群穿小說網 > 何安在 > 第十一章 天生劍心

  “那是自然!”

  “這世間武夫共分九品,從高到低,品階越低代表功夫越高。而二品以上,才能真正稱得上是高手,一品境界可以說是大宗師。而一品境界之上還有一個境界,這就是人們口中的天位高手,道了這等境界,這天下雖大,卻再也沒有他們所到不了的地方。這種人一劍自可平天下!“

  許歌說這話的時候很是坦然。

  “那師兄你現在是什么境界啊?”沈周突然想到這一茬兒,好奇的問道。

  許歌本來還想說點什么的,卻一下子卡住了,想說又有點不想說的樣子。

  劍廬里傳來一道聲音:”你大師兄還差點機緣,現在不過二品巔峰,偽一品的境界。“

  聽著這個聲音,許歌才想起李長安還在里面等著吶,當下也不再廢話,拉起小沈周就推開門往里面走去。

  沈周進門一看,不大的劍廬里只有兩個人坐在其間,一個他已經白了發的師傅,還有個青衣的年輕道人。兩個人喝著茶,似乎已經等了有許長時間了,說話的正是那個青衣道人。

  許歌行了弟子禮:“弟子許歌見過府主,見過師叔祖!”

  那個青衣道人是應天府當代主人,林曉舟。

  沈周也學著師兄行了弟子禮:“弟子沈周見過師傅,見過師叔!”

  李長安微微笑著對林曉舟說道:“怎么樣,我這個關門弟子苗子不錯吧?千年難遇的體質,可算是讓我見到了希望。”

  沈周偷偷打量著那個年輕的青衣道人,他沒有想到應天府的府主是個這么年輕的人,完全不像是應天府這樣一個龐然大物的主人的樣子。而他一抬頭,發現應天府主也在打量著自己。

  “苗子是好苗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應該是近千年來的第二個人吧。”

  “是啊,第二個,天生劍心!“

  沈周不知道自己師傅和自己這位剛見過面的師叔說的什么意思,當下問道:“不知道師叔剛剛說的偽一品境界是如何,一品就是一品,為什么有偽一品的說法?”

  林曉舟望了他一眼,道:“天下劍客以御劍于身外,驅劍斬敵于十丈之外為一品境界。你這師兄能御劍于身外,卻就是不懂得如何驅劍應敵,所以只能算是偽一品。”

  “不過是沒尋到那把適合他的劍罷了。身為劍士,最不可缺的就是有一把屬于自己的劍。”

  “是啊。”

  小沈周聽著自己師傅和府主的閑聊,他不明白師傅一直提到過的天生劍心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明白,那是他師傅一直念念不忘了很久的東西,很久很久了。

  “許歌,你帶他先去休息,我們還有事要談。”

  應天府主林曉舟揮了揮手,讓許歌把初來匝道的沈周接下去安頓著,新到一個新環境,總得讓小家伙先適應一下,畢竟這個小家伙才十三歲不到。

  許歌答應了一聲就領著小沈周去劍廬里面。

  劍廬正廳里,李長安與林曉舟這一對長達七十余年的師兄弟繼續喝著茶,有的沒的在閑聊著。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李長安剛遞到嘴邊的大紅袍只輕輕抿了一口就皺起了眉頭。

  青衣道人靜靜看了他一眼,道:“關于這個孩子,你有什么打算?”

  李長安把手中的大紅袍輕輕放下,淡淡的說道:“還能怎么做,先把他放府里跟著學兩年,把他的基礎先打好,等他再大點我就親自帶他。這樣一株仙苗可惜我發現得太晚了,沒有基礎功底,再高的天分也只是虛有其名罷了。”

  “你就舍得讓他在府里跟著那些家伙們帶?”青衣道人林曉舟道。

  “像這樣的體質,恐怕老秦他們也會寶貝的不得了,畢竟這是千年以來的第二例。何況,我還需要去調查一些事情。”

  青衣道人林曉舟忽然想起了什么,沒有接下話。

  “前些日子里參與過望海城的那些異族,每每想到我都會不寒而栗,我總感覺這背后會有巨大的陰謀。天海不可渡,他們既然能渡過天海一次,就可能有第二次、第三次,不除掉他們,終究是個大患!”

  林曉舟知道,他的心里一直有個結,異族渡過天海來到世界的這一邊殺死了他最有天分的弟子王千尋,始終讓他心里自責。因為李長安本來應該是和千尋一同前去的,是他路經南唐中途拜訪何安在,沒有跟在千尋身邊。

  所以一直以來,李長安都覺得千尋的死與他有莫大關聯,心里那關難渡。

  青衣道人林曉舟開口道:“異族的事,陛下自然會還千尋一個公道,你也知道天海難渡,看開點吧。”

  劍仙李長安沒有說話,只是用手指輕輕敲著桌子,一下一下,發出沉悶的敲擊聲。

  林曉舟嘆了口氣。

  ······

  作為堂堂大陳一代劍仙的閉關之所,劍廬算不上宏偉,甚至可以用寒酸兩個字來形容。除了正廳外,就只有寥寥幾間房間,青山大師兄將沈周帶到后面居所,讓小家伙自己選擇住那邊。其實攏共也不過三四間屋子而已。

  沈周看了看,選擇了向東的那一間。

  門一開,一股樸素的氣息撲面而來,一木桌,兩木椅,一木床而已。

  許歌輕聲道:“師叔祖一生為劍道而生,向來不喜那些奢侈之物,還希望你不要嫌棄這里。”

  “當然不會。”

  何止是不會,鄉野出身的小家伙一直以來住的都是類似的房子,突然之間要他去住華屋大宅,他可能反而會不適應。在劍廬住著,倒更有一種情切感。

  “喜歡你還能住得習慣。”許歌把關了許久的窗子一打開,整個屋子一下子明亮了起來。他轉頭想說些什么,正好看見沈周把那把陪伴了一帶劍仙半生的名劍放在立架上,眼里一下多了些莫名的東西。“真沒有想到,師叔祖真舍得把姑蘇都許給你。”

  沈周道:“師傅答應送給我了,他應該不會收回去吧?”

  許歌瞇著眼睛笑了笑,道:“肯定不會啊,想他一代劍仙,送出去的東西怎么還有收回去的道理。”

  然后他又說道:“沈周,你做好準備了沒有?”

  沈周不解。

  “師叔祖的弟子可不是那么好當的,你應該還沒有見過那些人吧?那些可以稱得上妖孽的少年,等明天你就會見到了,那些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燈,我很期待,與大陳最優秀的年輕人相遇,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呢?”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