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何安在 > 第十章 劍廬

  聽到秦先生提出的條件,沈周還沒什么感覺,周圍卻引起了一陣驚呼。

  在應天府里,有幾座最著名的建筑。春秋閣,藏經閣,天道樓。藏經閣收錄有天下絕頂武學秘籍上百冊,天道樓是歷代府主的閉關之地,據傳,一入天道樓就相當于半只腳踏入了天階的門里,最少能成就天下絕頂高手之列!

  而這春秋閣則是收錄歷代府主收集的天下神兵系列!可以說是一座真正的藏寶庫!據傳大秦皇帝當年打天下的佩劍春秋一直下落不明,有很大可能被春秋閣收錄其間。

  這也可能是春秋閣其名的由來,只是這么多年來,從未有人證實過,應天府也從未承認。只是說當初的名劍春秋在大秦皇帝駕崩之后隨之陪葬,埋在了大陸某個角落。

  但是沈周并不知道能入春秋閣代表著什么,甚至不知道春秋閣是個什么地方,他只是很苦惱的看著眼前這個貌似很和藹的秦先生。有些膽大的學生已經開始起哄,這下就算小沈周再不想接下也只得接下,所以他只好硬著頭皮說道:“先生,那要不,我試試?”

  “果然年輕人還是膽子大,這才剛進府里就敢應下來,比你那一心搭在劍道上的師傅強多了。”秦先生微笑道。

  沈周摸著頭,靦腆的笑著。

  ”好了,我們繼續,南陽真人自踏上了煉丹一道后······“

  之前村子里有先生講過講義,所以沈周很安靜的趴在桌子上看著書,想了一會兒,就直直的盯著七七的臉看。

  可能是屋里有些熱又或者是感受到了沈周那直勾勾的目光,七七剛開始還能保持自然,之后就慢慢紅了起來。她有些不自然的說道:“你看什么呀。“

  這個看上去很靦腆的小男孩燦爛的笑道:“我在想你怎么這么好看啊。”

  七七的臉更紅了,仿佛深秋熟透了的蘋果,讓人產生咬上去的沖動。

  若有若無間,秦先生撇了沈周一眼,這小子,剛來就去招惹人家小女生了。

  秦先生把書合上,說道:“好了,今天我就先講到這兒,回去認真背書,下次誰沒過可是有你們好受的。”學生們有些意興闌珊,斷斷續續的答應著。而七七一下課就把書收好,和幾個女生走了,跑得是一個無比飛揚。

  小沈周有些遺憾,他其實也說不出來為什么會對那個小女生有那么大的興趣,他只是覺得她笑起來的時候真的很好看。而且他總覺得有種奇怪的感覺,仔細說又說不出來,總感覺自己很多很多年前就見過七七了。

  很熟悉,卻又想不出來為何。

  走了出去,身兼應天府大師兄的許歌早已在春風樓外等候多時。

  基本上青山絕大多數的應天弟子都認識這個修為又高、待人又和善的應天大師兄,所以這些新入門的弟子都一口一個大師兄的叫著,許歌也都以微笑回著。

  沈周知道大師兄是得了師傅的命令來接自己的,很自然的跟在許歌身邊問道:”師兄我們去哪兒啊?“

  許歌很自然的牽起小沈周的手,邊走邊說道:“當然是帶你去見你師傅。”

  小沈周的臉一下變得幽怨起來,說道:“師傅不是說他這兩天忙,讓你帶我么?“

  “至少也得把你住的地方安排好吧,看他把你寶貝的樣子,是肯定舍不得讓你和普通師弟們住一塊兒的。等會兒到了地方千萬別驚訝。“

  小沈周只乖乖的跟著這個明明很強大卻很和善的大師兄走著,說來很奇怪,跟著大師兄一路走著,從鄉野來到京都的隔閡感消失不見,剩下的只有心安。

  沈周悄悄抬起頭偷看這個已經二十有八的大師兄,那張波瀾不驚的臉上打理的很干凈,給人一眼看去就很舒服的感覺。

  或許是注意到了小沈周的目光,許歌問道:“怎么,我臉上有東西嗎?”

  小沈周憨憨的笑了笑,搖頭道:“沒有沒有,就是覺得師兄很帥。”

  許歌無可奈何道:“聽師叔祖說,你還挺文靜的,現在看來你還是會說些好聽的嘛。我還以為他老人家又收了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小怪物吶。“

  “什么叫又?師傅從沒跟我講過我還有師兄弟,難道我還有素未蒙面的師兄嘛?”沈周不解的問道。

  牽著小沈周手的應天府大師兄許歌靜靜頓了下,才輕輕說道:“你師傅一生,算上你才收了三個人。你葉書真師姐遠走南唐,已經很久沒回來過了,但想來遲早會回來的,到時候你就會見到的。至于你千尋師兄,不久前死于望海城。”

  沈周知道王千尋這個名字還是不久前師傅帶他去了后山祭拜時,那時還迷迷糊糊的他并不知道千尋就是師傅的弟子,也是他素未蒙面的師兄。他只知道這個名字對師傅而言很重要,也是在不久前的望海城之役中最偉大的名字。

  “我沒想過千尋是我師兄,聽說他是個很偉大的人。”

  正帶著沈周的許歌一下子停了下來,沉默了些許后蹲下身子抓住沈周的肩膀說道:“沈周你給我聽好了。你師兄王千尋是個很了不起的人,他值得我們應天府所有人為他驕傲。你要記住,一定不要辜負了你師父的期望,不要墮了你師兄的名號,聽明白了嘛?“

  沈周第一次見這個與人和善的大師兄如此正色的說話,很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見這個小師弟鄭重的樣子,許歌笑著揉了揉小沈周的頭,繼續走著。

  其實嚴格來說,應天府是很大的,畢竟當初先圣皇帝直接拍板,將整座青山劃歸應天府旗下,可以說是很大方了。走了大概能有兩盞茶的功夫,許歌帶著沈周從山門前走到了青山之后一處很安靜的所在,在沈周面前的是一座簡單的廬亭,能有三四間房間的樣子;劍廬之旁有道小瀑布,生生不息的流淌著;在其后,只一片很是清幽的竹林。許歌停下了腳步,輕聲道:“到了。”

  沈周沒有想到堂堂一代劍仙李長安的棲身之所竟如此簡單,比他想象的還簡單。

  看著沈周有些驚愕的樣子,許歌笑道:“怎么,和你想象中的劍廬有所區別?”

  “只是很驚嘆師傅的閉關之處是這樣的清幽所在。”

  許歌說道:“師叔祖一心追求劍道,對于外在的并無太高要求,所求的不過是個清凈。不過對你而言可能就有些清苦了,要是你不愿意,我可以跟師叔祖說聲,或者等你劍道小成之時,就可以擁有自己的劍廬了。”

  沈周搖搖頭,四下看了看,發覺除了劍廬之外,周遭再沒有其他,這下可真的是太過于清幽了。

  沈周眼尖,正準備說些什么的時候,遙遙望見對面的山峰之頂有道赤紅色的影子。等到他認真的望去,才發現那是把赤紅的大劍,正好插在山峰之頂。

  他好奇的指著那把赤紅色的大劍問道:“師兄那是什么?”

  聽見沈周問道,許歌臉上難得的露出了仰慕的神色:“那是上代南疆赤龍國主的佩劍,你師傅劍道大成之前與那一代的赤龍國主有些恩怨糾葛。在最后時,師叔祖一夜破境入天位,于南疆斬殺大敵,這把赤龍劍就作為戰利品被你師傅帶了回來。”

  沈周好奇道:“那個赤龍國主很厲害么,看師兄你一臉欽佩的樣子。”

  “那是自然,你要知道,赤龍國主不是單單指一國君主這么簡單。它更是實力的象征,只有超過一品的天位高手才能成為赤龍國的國主。”

  “天位高手,很厲害么?”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