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何安在 > 第八章 許歌

  年齡不過二十有八的青山大師兄許歌點點頭,心想這才是咱們應天府大劍仙的風采,縱然是我將離開這個讓我心心念念的江湖,也要讓江湖永遠記得這個天下曾經出現過一個劍道上無敵天下的李長安!

  只是,他有些狐疑的看向沈周這個小屁孩,他早就注意到了老劍仙隨身帶了幾十年的佩劍現在被這個小屁孩背在身上。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出老劍仙為什么帶著這個孩子回山,當下打趣道:“這一趟出門,師叔祖不知道從哪兒帶回來的小毛孩兒,瞧著也不像是練劍的料子啊?”

  李長安別了他一眼,說道:“等你有那個眼力介兒了,你也不會卡小宗師這兒這么久了,再說了,按輩分來算你得叫他師叔。”

  小沈周小心翼翼的看了許歌一眼道:“師侄?”

  老劍仙和許歌都同時愣了一下,然后就聽見老劍仙那爽朗的笑聲響徹整個練劍臺。

  旁邊正在練劍的新入門弟子一臉莫名,心想咱這個老劍仙看上去也不像表面上那么嚴肅啊?

  而我們的堂堂青山大師兄,年僅二十有八卻有一身二品劍道修為的小宗師許歌,差點被這個新來應天府的小屁孩給氣笑了。除了那些師叔輩的前輩,這整個青山上下有幾個敢和他這樣說話?

  當下許歌把臉一橫,佯裝怒道:“小屁孩說什么吶,還師侄,叫我大師兄!”

  沈周輕笑,躲在師傅身邊沖他比了個鬼臉。

  李老劍仙打岔道:“怎么的,我的關門弟子難道你不該叫師叔?真是混成了大師兄了就開始沒大沒小的了,你眼里還有沒有我了?“

  身為青山大師兄的許歌靜靜苦笑,這個師叔祖也太那個啥了。

  倒是躲在李老劍仙身后的沈周扁著個腦袋,看著這個初次見面的大師兄道:“見過大師兄。”

  李老劍仙笑笑:“你看,還是我徒弟懂事,不然你這個大師兄該怎么當?”

  許歌心里狠狠想著,要不是你個青山第一護犢子的人在護著,這小子敢跟我這樣說話,還不給他吃了。

  不過心里想歸想,卻只能在心里想想,不然依老劍仙的性子可能他幾天都沒法好好休息了。然而李長安話鋒又一轉,接著說道:“要不你先帶著你這個新來的小師弟先熟悉兩天,剛好你是做大師兄的,怎么樣?”

  許歌想了下,認真的點了點頭,能讓應天府最強大的大陳劍仙李長安收為關門弟子,他也想看看這個新來的小子有什么獨到之處。

  然后他轉頭去看小沈周的時候,正好也瞧見那個小屁孩望著他微笑著。

  無比燦爛。

  ······

  嚴格來說,應天府應該算是劍修一脈,只是府里并不只是注重劍道修為,對入門弟子的其他方面也同樣要求嚴格。每日除了練劍之外,還有相應的課程,諸如修習國文,諸如琴棋書畫弈,對每個門下弟子的要求都極高。

  這是早在應天府初立的時候就定下的規矩,當時的第一代府主說過,他建立應天府的目的,是為了給大陳培養人才的,而如何去判定,不單單是以劍道修為為標準,更多的是看他的綜合素質。

  所以從應天府走出來的門生,基本上國文教義,琴棋書畫弈獵不能說樣樣精通,但都有所涉獵。

  這也是讓應天府隱隱成為天下第一學府的原因之一,能與之并列的,只有后秦那所自大秦時期一直延續至今的鴻都學宮!

  而現在已經日上竿頭了,和往常一樣,沈周那個不靠譜的師傅把他丟給了許歌之后又不見了人影。

  好在即便師傅不靠譜,卻也不會真把他給忘了,答應了小沈周這三天時間就讓他跟著青山大師兄熟悉一下應天府,過后他就真正開始修習劍道。

  現在早已過了晨時,習劍術是青山弟子每日清晨必練,是青山弟子練基礎的劍術。這是最基本的東西,是每位青山弟子必修劍術。而后便是有國文教義,有些年輕弟子出身并不高貴,但天資卓越,府里不會為了教授劍術而放棄其他方面的修習,道藏三千,國文大義,都是府里要傳授的。

  許歌帶著沈周穿過練劍臺,見過了幾位教習,來到了一排很長的小樓前,人還未到,就隱隱聽見了隨風傳來的朗朗書聲。

  許歌指著那一排古樸的小樓說道:“這是春風樓,是秦先生自洪都學府歸來后提議新建的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秦先生應該等會兒會來上課,我給你去說一聲,等會兒你先去聽一下。注意下課堂紀律好吧,先生脾氣很大的。對了,你應該上過學的吧。“

  沈周點點頭:“以前有先生教過兩年學,還是會的“

  許歌摸摸下巴,道:“那就行,你先去吧,我給教習說聲。”

  遠遠看著那棟樓并不算大,可直到走近了沈周才發覺其實遠比他想象的大得多。樓有小三樓,每層都能見著好幾個大的教室,現在也不早了,一路過來,那些新來的門生都坐滿了。

  他也沒停留,直直走上二樓甲房,很認真的敲了下門。

  里面嘈雜的喧嘩聲一下就沒了干凈,隱隱的聽見翻書的翻書、研磨的研磨。小沈周大概明白是先生還沒到,就輕輕的推開門,本想自顧自的走進去,卻在開門后一瞬間看呆了。

  門后的世界當然是教室,也只是間教室,在教室的正前面,正中間放了張大秦風格的書桌,再之下就是一群不過才十二三歲的新生,規規矩矩的坐著。看到來的不是秦先生,顯然他們也很是吃驚。

  開門,最先見的卻是一個小姑娘。

  一個有著大大眼睛的小姑娘,小沈周就這樣愣愣的望著她,那個小姑娘也直直的望著他,兩個人就這樣靜靜對望著,房間里也安靜極了,甚至靜到能聽見每一個人的呼吸聲。

  可能是命運的安排,也可能是所謂的命中注定,總之,現在的小沈周懵懵懂懂的什么都不大明白,卻早早的遇見了那個人。

  慢慢有孩子在悄悄議論這個站在門口又不說話又不進來的怪家伙,那個小女孩離沈周最近,忽然笑了起來,招呼小沈周進來。只是小女孩的手還沒伸出來,就怯怯的縮了回去,剛剛那些還在低聲嬉笑的孩子也一下沒了聲音。

  “你在這兒干什么?”

  一道略顯疲態的聲音從沈周背后響起,引得小沈周忙忙轉過身去,見到了一位身著前秦風格長衫的老文士佝僂著站在他身后,靜靜的問道。小沈周不敢怠慢,先向老文士行了一禮,才報出自己師傅的名號。

  老文士這才正眼看向小沈周,就在剛剛,許歌跟他說他把李長安關門弟子帶來看兩天。整個青山上下,除了府主林曉舟外,就數劍仙李長安地位最高、修為最強,能被這個老家伙收為關門弟子的人,他也十分的有興趣,想看看這是一個什么樣的天才,能被這個老怪物收在門下。

  秦沐風這才正色道:“你就是······那個沈周?”

  小沈周道:“是的,先生。”

  在應天府待了大半生的秦先生見過不少所謂的天才,甚至連當今的大陳十二將星里都有三人是他的門生,眼下卻沒有看出眼前這個孩子有什么出眾之處。其實這也不能算秦先生,這位在應天府里待了大半輩子的老儒生一生都在為傳播儒家思想做貢獻,武道修為卻沒有真正上去,儒生想像千年前那位儒家圣人登臨圣人果位,比尋常武夫要付出的努力并不會少到哪兒去,而且儒家文士更看重天賦,沒有那一點機緣,可能連一品境界都只能是奢望。

  秦先生而今,不過堪堪入了二品境界而已。

  秦沐風沒有再對小沈周做過多關注,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雨便化龍,早晚會看出來的。然后他輕輕道:”你師傅是個老怪物,我希望你也不要讓我失望。你在后面去搬張桌子,就坐七七旁邊吧。“

  小沈周這才看見那個小姑娘桌子上掛著的小木牌,楊七七。

  嗯,很好聽的名字。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