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何安在 > 第七章 上山

  在國葬后的第三天,李長安在后山上待了兩天兩夜,才在第三天的早上從后山上下來。

  他一個人在山上枯坐了兩天兩夜,連小沈周都沒有帶,同樣也沒有人知道他在上面做了什么。

  三皇子齊麟隨同吳起將軍前往邊境監軍,走得很是倉促。原本定于一周后出發的三皇子也很郁悶,這兩天本來齊麟還能帶著小沈周逛逛京都的,現在也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倒是白起仿佛接到了什么消息,帶著三皇子就馬不停蹄的趕往南陽郡。

  而小沈周一個人在那間客棧一待就是三天。

  李長安在來京都的路上沒怎么跟他說過關于練劍的事情,只是在路上,偶爾給他演示一下基本的劍招,饒是如此,也讓這個小小的家伙大開了眼界。老劍仙沒有刻意掩飾什么,他只是讓小沈周在還沒真正入府的這幾天好好休息,一旦上了山,就再沒有這么悠閑的日子了。

  雖然明知道師傅是故意恫嚇自己的,但小沈周還是一臉的惆悵。

  這兩天里,他也沒有出門去,一是本來對京都就不熟,一是他也默默的在比劃著師傅師傅施過的幾招。

  以往在村子里,他就是個聽勤快的孩子。以前沒書讀,不過四五歲的他就幫家里放牛了;后來那個云游的教書先生來了后,每日天不亮就起床做飯吃飯洗碗然后上學,早就成了習慣,連那云游先生也夸他。

  所以這兩天每天早上,他就像往常一樣在房間里學著師傅的樣子練著他不知道名字的劍招。剛開始只覺得姑蘇太沉,練舞起來都困難,后來慢慢的熟練了,也學得有模有樣了---只兩天,他再練劍招時就隱隱有劍花隱現---只是他還不明白而已。

  他不知道老劍仙給他演示的這招劍招叫風起,也不知道這是應天府府主林曉舟天行九劍的起手式,更不知道這一起手式要練有起色有多難。他只知道自己練了兩天,也只練了兩天,越發覺得這招式越來越純熟。

  其實也沒有兩天,在第二天的一早,他就能自在的用處,仿佛這招天生就是為他而生的。

  劍鋒再指,一劍自沈周手里劈出,可憐的房門又一次被劈開,顯現出門外忽然白了發的老劍仙身影。

  沈周一愣,隨即眼睛又一酸,眼淚差點落了下來。他沒想到這才兩天的時間,那個舉世無雙的師傅怎么會突然白了頭,怎么會一夜之間變成這樣。

  他急急忙忙跑向那個已經白了頭的身影,緊緊抱住不肯松手。

  李老劍仙輕輕摸摸沈周的頭,很是欣慰。他沒想到這個小家伙只兩三天的時間,就能把師兄的拿手式練的如此熟練,已經有了幾分真意。

  他安慰道:“沒事的,師傅本來就老了,只不過是頭發白了而已嘛,乖,把東西收拾好,我們要回去了。”

  沈周抬起頭,望著已顯老態的師傅:“去哪兒啊?師傅。“

  “我們回青山。”

  ······

  雖然應天府是大陳最出色的學府,但是它并不在京都里,而是在京都外北十里的青山上。原本這一整片是皇家的狩獵區,后來應天府初立,選址城了大問題,當時的先圣皇帝又不愿應天府收到京都繁華風氣的影響,直接拍板把整個青山劃給了應天府,連帶著外圍的皇家狩獵區也一并取消。

  從京都入府只有一條供三馬車并行的官道,而上山更只有一條路。

  青山不高,能有個小千米左右。在山腳部分,是那些外門弟子以及管理執事生活修行的地方,這一片也是青山最大的地方,能有小五百人左右。再往上,半山腰左右的位置,則是內門弟子的修行地,正式進入府里的弟子都生活在此,也是府里先輩長老修行授學之地。外門弟子皆以能入府為榮,對他們而言,只有進入山上,才算是真正的應天弟子。

  至于為什么要設立外門內門,用祖師爺的話說,就是我們應天府只接受天才,寧可少收點,也不要凈是些碌碌無為之輩。如果你不甘心?可以,先入外門門下,拿出你的努力與成果來,讓我們看看,然后再正大光明的走上來!

  再往上,就是峰頂,也是應天府真正的核心之地,是歷代府主與長老的修行之地。而收藏有近千冊武林秘籍的藏書閣也在峰頂,這些年來不知吸引了多少江湖人士的窺視,卻從未有人能偷闖進去。

  像這些年來,江湖上多了四大劍仙,多了用槍至圣的槍仙徐浩南,多了江湖一大魔頭顧九舟,他們的畢生所學,或者說師承所學多半收錄于此。應天府初立時,當時的后秦皇帝曾放言,他愿用邊境三州換一座藏書閣,只可惜這也只能想想而已。

  半山腰上,作為應天府第二代弟子中的首席大師兄許歌并不需要像普通弟子一樣每天早起練劍,劍客到了二品的境界就不單單只是靠練劍就能提高境界,更多的是需要靠自己的感悟,枯燥的練劍已經沒有多少效果了。像前朝大秦年間,有人苦練幾十年也不過達到三品的小高手入門境界;而南唐劍仙何安在,三十歲前從未解觸過劍道,因遇故一夜入一品境界,之后又直上天階,從此江湖上又再多添一劍仙!

  可許歌還是喜歡每天早起練劍,無論春秋,抑或冬夏。有人不解,問許歌緣故,他笑了笑,沒有解釋什么。后來才跟人說起,他每日跟著新入門的弟子早起練劍,是為了不讓自己懶惰下來,更何況,他喜歡年輕人的朝氣蓬勃。

  也是在那一日,人們才知道這位大師兄已經入了二品小宗師境界,有好事者將其與王千尋并列為青山雙杰。

  上山唯一的那條路上,已經白了頭的劍仙李長安牽著小沈周的手往山上走去,耳邊開始漸漸響起劍鳴聲。

  李長安指著前方道:“往前就是練劍臺了,現在才清晨,想來你大師兄又帶著師弟師妹們開始練劍了,他呀也怪,明明是個小宗師了,還老是喜歡跟這些新人一起練,練的還是最基礎的劍法。”

  背上背著姑蘇的小沈周有些不解,,在江湖上,武夫分為九品,九品到六品的境界在軍中最高只能到個小校尉。五品算是一個坎兒,入了五品就算是小高手了,二品又是一個坎兒,可以稱之為小宗師。到了一品就是真正的宗師,放在任何一國內都算是數得上號的高手。而一品之上,則是天階,凡是超過了一品境界的,都是縱橫大陸難遇敵手的強大存在,像江湖四大劍仙、槍仙徐浩南、后秦魔頭顧九舟都是超越了一品的天階高手。

  所以小沈周很好奇,為何這位入了二品的小宗師大師兄還習慣每天晨起練劍。

  李劍仙瞇起眼睛,笑道:“所以我才說你這位大師兄是個怪人啊。”

  兩人繼續往練劍臺走著,李老劍仙細細的跟小沈周說著山上的事情。而臺上的人也早已注意到了慢慢走過來的老少二人,只是這臺上的幾十號人多半都是新入門的弟子,一時間沒有誰認出來那老少二人的身份。許歌看著那個已經白發的身影,一陣沉默,直到老劍仙帶著沈周走近了才單膝行了弟子禮。

  “弟子許歌見過師叔祖!“

  許多才入門的新弟子這才反應過來,行了弟子禮。在應天府里輩分很重要,連大師兄都要叫師叔祖的整座青山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大陳劍仙李長安。

  李長安笑著讓眾人起身繼續,然后就帶著沈周道一旁坐下。

  許歌咬咬嘴唇,跟了上去,挨著李老劍仙坐下,輕聲道:“我沒想到您現在會變成這個樣子,想來府主見到您也會很吃驚的。”

  老劍仙笑笑,道:“人嘛,都是會老的,我也該到退隱的年紀了。以前聽別人說人都是一下子老去的,還不相信,這不,果然一下子就白了頭了嘛。”

  然后他用很落寞的聲音說道:“更何況我也早該退隱了嘛,要不然怎么給你們這些年輕人出名的機會,現在的江湖上就記得我們幾個老家伙,這樣沒有年輕力的江湖,不好。”

  許歌聽出了師叔祖話里的落寞,心里很是難過,想著千尋師弟的離去對師叔祖的打擊還是太大了,只好接著安慰道:“可是師叔祖您退隱了,府里怎么辦,沒有您的應天府那里還算完整的?”

  老劍仙白了這個年輕的首席弟子一眼,道:“你想什么吶,我就算老了,要隱退了,也要讓這個江湖永遠記得我一劍長安的名號,怎么會就這樣悄悄的離開。”

  他又說道:“再說我還沒登臨天道,怎么可能就此甘心!”

  許歌望著小沈周,若有所思。

  然后才笑道:“我就說師叔祖你不可能是這種沒有大氣魄的人物。”

  “是啊。”

  老劍仙輕輕摸著沈周的腦袋,眼睛望著天外,仿佛預見了遙遠的未來。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