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何安在 > 第六章 后山

  李長安帶著沈周沒有第一時間回應天府,反而是在京都又停留了兩日。

  在第三天的時候,一支自望海城歸來的車隊終于是姍姍來遲,抵達了京都。

  似乎是感受到了人們悲傷的情緒,已經十來天沒下過雨的京都在今日下起了小雨,淅淅瀝瀝落在地上,同時也落在人們的心頭上。

  那支從望海城歸來的車隊不是別的,正是從京都出發,去迎接在望海城一戰中消逝的英靈們歸來的車隊。從瓶州到京都距離遙遠,沒有十來天的時間沒有辦法趕回來,車隊只能帶著那些英靈的骨灰踏上歸程。

  皇帝陛下給出了最高的榮耀,對于此次望海城一役犧牲的將士皆以國葬葬之,以祭奠他們為大陳的安寧所作出的努力。

  國葬當天,李老劍仙帶著小沈周來到后山。山腳之下,有許多自發前來祭奠的百姓,皆衣白衣,著白巾,向這些陣亡的英靈表示自己的哀思。但是前來祭奠的百姓太多,負責維持秩序的禁軍不得不進行封山。

  李老劍仙帶著小沈周慢慢從山腳向山走去,禁軍知道劍仙的身份所以并沒有阻止,一路上,但凡見過老劍仙的士兵皆低下頭表達哀思---他們也知道,在望海城一役中,老劍仙最出色的弟子身先士卒,抵擋住了異族最猛烈的一次沖擊,最后壯烈戰死在城門之下,不知道多救了多少百姓,于公于私都應向老劍仙表示些什么。

  被老劍仙牽著上山的小沈周很安靜,他不知道師傅今天為什么顯得有些沉重,但看見京都今日那無處不在的白旗時,他也明白今天是個很悲傷的日子,所以很是安靜得跟著師傅。直到到了山腳下,看見那一直綿延上山,仿佛無窮無盡的墓碑之時,他才真正的明白了什么。

  上山只有一條神道,兩邊是密密麻麻的墓碑,每一座墓碑都代表著一位為大陳獻身的將士。而依沈周視野所見,則是數不勝數,即使有些墓碑已經立了很久,但仍然可見山腳處的這邊,基本上都是新里在此。遠方的枝頭有老鴉飛走,被翻開的泥土無聲的述說著殘存的榮光。

  “這是后山,你也可以叫它神山。”老劍仙沒有看著沈周,仍然牽著小沈周的手向山上走去,“其實叫什么都沒有意義,因為這里只是一座葬地。”

  “你看見的這兒只是一部分,真正的葬地還在更上面,那里的墓碑更多,埋著的人地位更高。”

  ”這些新立的,都是上個月在望海城犧牲的將士,過了一個月才將他們帶回來。“

  老劍仙說得很輕,仿佛是怕打擾了這里的英靈的安寧。“你有個師兄也死在了瓶州,聽說死在了城門之下,給城里抗下了足夠的時間反應,不然可能望海城連幾個百姓都逃不出來。”

  沈周牽著的手下意識的緊了緊,顯然也是第一次從師傅口中聽到這個消息。

  待走到半山腰時,李長安默默停下了腳步,沉默地看著前方一座不起眼的墓碑。然后他抬手指向那里,說道:”你師兄就在那里,去跟他上杯酒。“

  沈周從身后拿出師傅讓他準備的好酒,倒了一杯,然后傾杯,慢慢從身前滑過。

  面前的墓碑很沉重,他默默念著上面的名字,師傅從來沒跟他說過他有個師兄在瓶州的望海城之役中逝世,可他能感覺到這個師兄一定對師傅很重要。

  默默想著,他也覺著很是難過。

  “千尋師兄的劍道天賦千古難尋,所以我知道你是真正把他當衣缽傳人來看待的,可是這個孩子又是怎么回事,我查過了,他只是青州一戶普通人家的孩子,沒什么出眾的,那么你把他帶在身邊又是為什么吶?”李老劍仙沉默的站在遠處,不知何時,他的身邊多了兩個年輕人。

  說話的是齊麟,這位大陳的三皇子。

  李長安輕輕的看了他一眼,沒有意外三皇子也出現在了這里,只是他看見三皇子身邊的年輕人時,也還是有些詫異。

  三皇子齊麟身邊的是白家家主的長孫,白起。

  白起對著老劍仙行了個弟子禮。

  老劍仙沉默了會兒說道:“你還記得我給你說過什么嗎。他是我迄今為止找到的最有可能的一個人。“

  齊麟挑了挑眉,他不太記得老劍仙跟他說過什么了,跟何況他一天跟人沒大沒小的。他仔細想了想,突然記起來很久以前李長安跟他說過,他們四個所謂的劍仙其實這輩子都不太可能入傳聞中的圣人境界,他不行,白帝不行,付默默也不行,何安在也許有機會但現在看來也是希望渺茫。老劍仙還說,他這一輩子以前最大的心愿就是登臨天道成就圣人境界,后來老了,就想著培養個弟子能不能成就圣人果位,所以后來他找到了王千尋,希望能功成。齊麟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道:“你的意思是這個小子以后有可能成為圣人果位,與大秦皇帝和儒家圣人并列?!”

  李長安與齊麟并排站著,沒有想瞞這個勉強算是忘年交的年輕皇子:“不錯,我窮其一生,終于找到理論上存在的那個人。我們幾個推演出來的體質,天生劍心!“

  聽完老劍仙的話,齊麟深深的看著前方那個小小的身影,千年前一位大秦皇帝橫空出世,橫掃了當時的整個世界從而一統天下,建立了大陸歷史上唯一一個統一了全大陸的大秦皇朝!而另一位儒家圣人一朝成生,庇護道教千年不倒,終成世上教宗正統!如果眼前這個小家伙真有這樣的潛質,那么他就必須得和那個小家伙建立起深厚的友誼。于是他嘴角微微上揚,笑道:“看來你收了個不錯的弟子。”

  老劍仙心想,這何止是不錯,老夫才是真正的撿到寶了,然后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對身旁的齊麟和白起道:“不要把消息傳出去。”

  齊麟撇撇嘴,道:“我是真的有病才會把消息傳出去。”

  然后又補了一句:“你也別跟太子和皇兄說。”

  李長安不置可否,看著白起說道:“你小子也別打我徒弟的主意,不過話說回來,白石那個老家伙怎么讓他后人跟著你了,那家伙不是向來不參與你們幾個的事么?”

  齊麟苦笑道:“這有什么啊,白將軍讓白起跟著我一段時間只是因為我要隨著吳將軍去邊疆,白將軍才讓他和我去歷練一番。”

  在大陳,能讓桀驁不羈的三皇子親口喚一聲將軍的,僅有白石與吳起兩人而已。

  李老劍仙鄒起眉頭,道:“陛下怎么想的,依大陳律令,自古皇子不領兵,怎么會讓你領兵?”

  “只是監軍。”齊麟回答道,“依父皇意思,看來要為以后的大動作提前做準備了,雖然父皇不會讓我與皇兄領兵,但想來如果真有那一天,父皇也會將我們帶在身邊的,那時候會怎樣也說不一定。“

  一直沒說話的白起也笑著說道:“我爺爺的意思也是讓我跟著吳將軍去邊疆看看真正的大戰事,免得那天我真的接任了他老人家的位置時丟了他老人家的臉可不好。“

  老劍仙笑道:“整個大陳誰不知道你白家就你小子最出息,全年打南方赤龍國的時候不就是你去帶的兵?八千人把人家一萬五千人打得找不著北,陛下都說你白家出了一個了不起的小子,我看啊,白石那老家伙就是想讓你跟著老吳去邊疆掙點軍功,讓你以后更好的接手鎮北軍打基礎才是吧?”

  白起笑了笑,沒有接話。

  不遠處的沈周沒有聽到這三人在說什么,他只是給在地下的從未見過的師兄很認真的祭奠一番,然后以轉頭就看見那個姓齊的公子哥不知何時也來到了這里,正和師傅在說些什么。

  祭奠完畢,他走到師傅身邊,跟那姓齊的公子哥問了聲安,然后再看向齊麟身邊的那個年輕人時吃了一驚。他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那年輕人劍眉星目,身正不阿,一看就知曉是將門出身,唯一的不同之處莫過于他的眸子---小沈周突然想起以前那個云游先生跟他說過的,這世上有一種人乃天生重瞳,天生神力。

  可沈周從來也沒見過什么是重瞳,但他看到白起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那個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年輕人便是云游先生所說的天生重瞳。

  李劍仙跟沈周介紹道:“這是白起,天生重瞳,你可以叫他白師兄。”

  沈周靜靜問了聲安,下意識靠在師傅身邊,有點不敢看白起。白起無奈,對著這個小家伙善意的笑了笑。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