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何安在 > 第五章 在京都(三)

  在大陳,應天府是個很特殊的地方。它不直屬于朝廷,卻又與朝廷息息相關,大量的中下層官員都是通過應天府舉行的大朝試入選為官。至于軍方那些名將將星,出身于府里的則是更多。吳起、孫殿輝、關興,大陳十二將星有八人出身府里,可以說,應天府為大陳輸出了無數人才。

  但是奇怪的是,像這樣一個嚴重威脅皇家地位的畸形存在,卻從來沒有引起過皇家的懷疑。無論是當初應天府初立,還是現在的第八代府主林曉舟,都深得皇帝的信任,而皇家也從未懷疑過對方的忠誠。其中緣由,外人不得而知。

  所以就連像對外用兵這樣的大事,皇帝也讓府里兩位頂梁柱在旁出謀劃策。

  皇帝陛下今天的心情可能是真的很好,在敲定了對外的戰事之后,早早的結束了御書房里的特殊會議。青衣道人林曉舟與自己師弟李長安走在離宮的大道上,宮里的太監侍衛都知道這兩位的地位超然,也只有這兩位雖不是宮里的人也敢如此在皇家內廷如此自在的漫步。因為皇帝陛下早下過旨意,給了這兩位以特權,除了那幾個宮里,可以自由逛逛。

  可見皇帝陛下對這兩位的圣恩是何等的眷顧。

  要出了神華門時,老劍仙李長安輕輕的道:“我不相信上次那些異族人是偶然才越過天海的,我去親眼看過,對面明顯是有準備而來。”

  青衣道人林曉舟邊走邊回應,道:“我也不相信,而且太巧了。”

  什么太巧了?李長安當然知道師兄說的是什么。早在三個月前,南方劍宗發出通告,將在望海城舉行試劍大會,邀請全天下各個宗派進行比劍。這是南方劍宗三年一度的大會,主要目的是為了通過比劍來促進各派弟子的交流。只是這些年來有些變了味,各宗派反而有了一爭高下的意思。而望海城事發的時候,正是試劍大會舉辦的第三天。

  李長安鄒眉道:“你在懷疑南方劍宗?可是不對,太巧了,時間剛剛對上,如果真是南方劍宗與異族人勾結,不會選在這個節骨眼上。“

  “我的意思是,不一定是南方劍宗與異族勾結,但很可能其中有人給異族通過氣,才剛好選的這個時間段。”

  “可是,為了什么吶?就憑這點人手就想指染大陸?他們未免太自信了吧?”

  林曉舟輕輕頓了一下,才說道:“我懷疑他們是在試點,在試探我們。“

  李長安聽后沉默,仿佛想起了什么。

  “而且,我在追殺最后幾人時,看見他們領頭的那人身上似乎印有一個標志。”林曉舟說的很慢,似乎自己都不相信這個推論,“那是前朝大秦皇帝的帝紋!”

  ······

  如果真的是事關前朝大秦皇帝的話,那這件事就真的好玩了。自大陸有歷史以來,在這片土地上誕生過無數的國度,出現過無數偉大的君主、英偉的領袖,但是真正統一過這片大陸的人,只有前朝大秦皇帝一人,而已。

  原因無他,只因為他是真正的圣人,哪怕是千年前的儒家圣人也只能勉強分去他一點光芒而已。

  李長安在回客棧的路上默默盤算著,圣人超然世間凡塵之上,八百年前一代至圣大秦皇帝突然駕崩,才使得其下諸多諸侯不受壓制,各自為戰才形成了現在八國而立的局面。

  不知覺想著想著就到了客棧樓下,也就沒再去細想,就算那位圣人有什么謀劃,只怕也早已死去多年了,還是想想當下的事更現實一點。不過當他回到房間時,很奇怪的是沈周并沒有在房里等著,而他們房間的房門都被人踹開了。

  在李長安剛踏進客棧的時候,店里幫忙的小兒就看見他,只是一時忙沒來得及時跟老劍仙知會一聲,這下在房門外小心翼翼的說道:“先生,之前······三殿下來過了。”他說的已經很小心了,誰不知道三殿下在這京中早已橫行霸道慣了,眼前這位前輩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三殿下,竟然能讓那位小祖宗親自到場,可不管是不是這位先生得沒得罪三殿下,但肯定是他這個小小跑堂的能惹得起的,萬一將怒火發在自家身上,也不是自個能承受得起的,所以這才說得很是小心翼翼。

  不過顯然他是擔心得有點多了。

  老劍仙只是一拍腦袋,完全忘記了京都里還有齊麟這個小禍害,不過他相信沈周還是沒什么問題的,只是不知道這個小祖宗會怎樣對待他的這個小徒弟。

  李長安在客棧里等了很久,一直默默的在客房里喝著京都最普通的滿天星,等著自己徒弟和那位三殿下的歸來。其實以他的修為,想要在京都里找一個人還是很容易的,更何況姑蘇還在小沈周的手上,他只需一念間就能定位兩個小子的位置,只是他并沒有那樣做,反而是自己一個人在客房里靜靜的喝著那廉價的滿天星。

  可能是由這兩個年輕人身上想到了當年的自己和師兄,又或者是從期間看到了一些什么東西,他沒有故意去打斷,只是在這里靜靜的等著少年的歸來。

  所謂的歷史可能大概就是這樣,總是在不經意間就走到了分岔路口,李長安也沒想到,就在這樣一個普通的日子,這樣一個普通的客棧,因為兩個年輕人的相遇,歷史的車輪正在慢慢加速,越來越快,越來越迅速,直至變成一股不可阻擋的洪流,最終席卷整個世界······

  而我們的兩個當事人卻沒有這樣的覺悟,齊麟帶著沈周逛遍了朱雀大街,從南到北走了個遍,讓從未領略過大都會風光的小沈周好好看了一遍。而第一次遇見齊麟的小沈周也是心大,懵懵懂懂的跟著眼前這個只能確定跟師傅認識的人走了一天也絲毫不擔心自己被人賣了,這可能大概也許就是所謂的緣分?反正兩個第一次見面的年輕人就這樣度過了相遇的第一天,直到天色漸晚,齊麟才帶著小沈周回了客棧。

  早上被齊麟一腳踹開的房門被人修好,推開門,就看見李老劍仙靜靜的在桌子邊等著兩人。小沈周的臉一下就變了,他知道自己早該回來了,可是齊麟那個王八蛋非要拉著他不讓回來,而且他第一次來京都也不知道回客棧的路,只好拖到現在才到,可師傅果然早回來了,還在等著自己,就難免不難過地想著,這下肯定要被師傅教訓了。

  可沒想到齊麟眉毛一挑,微嘲道:“老家伙你還真回來了,回京都怎么不來見見本少爺,還好小爺把你徒弟拉著,不然是不是這次你又打算躲著本少?”小沈周瞪大雙眼,沒想到眼前這個家伙敢當著他師傅的面罵他老家伙,他只以為這個錦衣公子哥是師傅的熟人而已,看樣子這個叫齊麟的家伙來頭不是一般的大!

  齊麟的來頭當然很大,畢竟是大陳的三皇子,在京都橫著走豎著走歪著走都沒有問題。李老劍仙聽著這個小子說的,也是明白他不想讓自己透露他真正的身份,即使不明白為什么,李老劍仙也沒有拆穿,只是偏頭疼道:“你小子還說,每次我回京你都要坑我,要不是我回來得早等著,你怕不是要把我這小徒弟都坑去賣了,少來,我這次什么都沒帶,我佩劍都給了你身邊的小家伙了,別想從老夫身上盤算什么!”

  齊麟望著李老劍仙,只是冷笑著:“我看不是我算計你什么,怕不是你要算計什么吧?”然后他又沉默了一陣,“聽說千尋師兄他······”

  李長安神色一黯,點點頭。

  錦衣公子哥齊麟難得的難過了一會兒:“師兄他一向對我不錯,過些日子我會去后山的。”

  后山是太祖皇帝為大陳犧牲的將士專設的陵園,為大陳做出過重要貢獻的人死后也會安葬在期間。

  李長安微微點頭,算是謝過這位三皇子的好意。

  可能是牽扯到了李老劍仙的痛處,齊麟也沒好意思繼續說下去,只讓小沈周回到老劍仙身邊,便準備告辭離去。待走出門口的一瞬,他想了想,從身上取下塊牌子扔了過來,道:“初次見面,算是我給沈周的見面禮,沒多大用處,但遇著事兒了,報我的名字也還是有點用的。”

  沈周一愣,下意識的接住了,卻又看向了師傅,似乎在詢問自己該不該接這塊牌子。李老劍仙道:“人家白給你的,不要白不要。”

  齊麟在門口笑了笑,抬步準備離開,又轉過頭笑著問道:“其實我看這小家伙挺不錯的,要你考慮下,讓他跟著我算了?”

  這下李老劍仙再也不打算忍了,只見他氣沉丹田,沉聲喝道:

  “滾!“

  三皇子齊麟絲毫沒有介意,大聲笑著離開了。

  小沈周以為師傅真的生氣了,急忙拉著師傅的手,卻一不小心看見師傅嘴角上掛著的那抹笑容,這下更迷糊了。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