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何安在 > 第四章 在京都(二)

  李長安今天一大早就從客棧出來門,沿著朱雀大街一直往北走,直到神華門時也沒有停下。

  守門的軍士準備例行攔下時,有一著大紅袍的年老宦官伸手攔住了那軍士,其下有小太監悄悄跟軍士說了些什么,守城軍士便沒有再多說什么。

  那年老宦官是當下正當紅的大宦官趙忠。其實嚴格來說趙公公也是個苦命人,他本來是個失敗的教書先生,走投無路之下才自閹入了宮,卻意外得到了當今圣上的賞識才算有了些起色。

  李長安微微拱手:“有勞趙公公了。”

  趙忠連連罷手,輕聲道:“這又是那里的話,奴家不過是做著分內的事罷了,那里擔當得起先生這話,還是請先生隨我來,陛下已經等待多時了。”

  說罷趙忠做了個請的手勢,老劍仙也不再廢話,跟在趙忠身后往著宮廷深處走去。

  依照大陳律,不是每天都要開早朝,所以今日大陳偉大的皇帝陛下沒有在正殿里等著。趙公公直接將李長安帶到了御書房里。

  一身青衣的年輕道人站在一旁。

  那青衣道人看著年輕,一身青衣飄飄,看似風流倜儻,其實身體里藏著個活了近百年的老妖怪。那青衣道人是李長安的師兄,應天府府主林曉舟。其余幾位分別為六部尚書,宰相李斯,護國大將軍吳起!

  可以說在場的幾位都是大陳真正的棟梁!

  過了一刻鐘左右,大陳偉大的皇帝陛下才緩緩進了御書房。雖然已有了四位龍子,但皇帝陛下年齡其實并不算大,剛過了不惑的年紀,明黃色的長袍上繡著滄海龍騰的圖案,袍角那洶涌的金色波濤下,衣袖被風帶著高高飄起,飛揚的長眉微挑,黑如墨玉般的瞳仁閃爍著和煦的光彩,帶著天神般的威儀和與身俱來的高貴,整個人散發著一種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氣。

  幾人連忙行禮。不過明顯的,皇帝今天的心情有些好,微微笑著說道眾愛卿免禮,然后打了個手勢示小黃門把事先準備好的地圖拿來。

  “既然長安也回來了,那諸位愛卿不如就來說說自己的看法,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皇帝親手把地圖鋪開,仿佛打開了一幅宏偉的畫卷。幾位大臣互相望了一眼,彼此從對方眼中看出了一些東西,都說圣心難測,但其實這近二十年來陛下想干什么他們這些親近的大臣都知道。當年圣上初登皇位,內患還沒平定,外又有楚國侵擾邊境,被迫與楚國的魚忠益率領的鐵甲衛戰一場,大敗而歸,最終被迫割地求和,導致皇帝陛下這些年里一直有個執念,非得報了當初的仇不可。

  宰相李斯輕聲咳嗽一聲,道:“陛下,依臣所見,當下的當務之急應該是如何重建望海城,天海那邊的異族遠渡而來,想來所圖甚大,此時如邊境再重啟戰事,極可能陷入兩線皆敵的境地。”

  面前的地圖上,清楚的標明了大陳幾只精銳軍隊的部署,鎮北軍集結北方衛州邊境線上,白澤軍駐扎東線南陽郡,最讓大陳應以為傲的黑騎雄踞益州靠北邊境,以黑騎那恐怖的突擊能力,不過兩日就可穿過邊境線,直撲楚國南方的九陽郡。到時候三軍齊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吞滅楚國南方,再一鼓作氣殺進北方,不出三日就能攻破楚國國都漁陽。

  這是何等的大氣魄!

  皇帝陛下一臉的平靜,似乎不以為意,卻也示意繼續。

  吳起苦笑了一下,為大陳打了幾十年的仗,像這樣的大戰事想象的是多么美好,可真正打起仗來卻可能完全是另外一個樣。雖然楚國近百年開始有了日落西山之勢,但畢竟是大秦之后最強大的諸侯國,遠不是其余幾國可以比擬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何況一國也?所以他知道,皇帝陛下沒那么大的野心,也沒那么大的信心沒一口吃掉楚國。

  他猶豫了一下,說道:“依臣看,此前經望海城一事,足可以看出天海那邊的異族依舊還是想吃掉我們,雖然天海遙無邊際,但之前那些異族人誤打誤撞之下又穿過了天海襲擊了望海城,眼下也卻是著重海防。至于東線,讓鎮北軍與白澤軍守住兩邊,黑騎吃掉九陽也不是不可,同時還可以借機震懾一下其余幾國。“

  天海的那邊是哪邊?據說在這片大陸的最東邊,有一片無邊無際的大海,在海的那一邊,生活著一群與眾不同的異族人,他們天生雙翅,有著與人一樣的容貌,卻極度的野蠻,食人肉,飲人血,幾近惡魔。

  不過傳說只是傳說,誰也沒有真正見過,直到上個月望海城出了事,才讓大陸的人們確信了這個傳說的真實性。原來那些食人的惡魔,是真實存在的!

  皇帝思考了一下,重新把目光放在了地圖之上:“你們說的關于天海那邊的異族人的事,朕自然知道,不過上次那些異族人應該只是偶然度過了天海,不然來的就不止區區不到兩百人了······“

  皇帝的話還沒有說完,底下人一片沉默,以不到兩百人殺光了三千州軍外加四千多大陳引以為傲的不死軍,這般恐怖的戰績足以證明了異族人何等恐怖的戰斗力。

  “他們只是偶然越了過來,現在的我們沒有辦法,但朕終有一天會殺過去,讓那些異族人付出代價的!“皇帝接著說道,”但是現在,除了那些異族人之外,還有人在窺伺著我大陳!這是朕所不能容忍的!“

  御書房內,幾位臣子知道他們偉大的皇帝陛下心里一直憋著口氣,不出了這口氣是怎么也不會舒服的。

  青衣青衫的道人林曉舟張了張嘴,欲言又止,最后還是什么都沒說。

  “所以我猜,陛下此次的目標就是此處!”一直沒說話的兵部尚書蘇文昊指著地圖上一處,那是位于楚國南方的潁川郡,向南與大陳接壤,位于平原之上,無天險可守,并非什么兵家必爭之地。

  皇帝一下爽朗笑道:“果然還是蘇愛卿懂我,不錯,朕就是要在他楚國內釘顆釘子,他老徐家當年吃我大陳那么多的土地,朕早晚有一天要全都收回來,這一下不過是先收點利息罷了。”

  吳起的眼神突然一亮,驚嘆道:“假如真打下了潁川,真可謂是神來之筆,雖然潁川地處平原之上,無天險可守,但這本身就代表一種優勢。一旦潁川歸我大陳所屬,驛站一建起,到時候不論是向北用兵,還是向西征討去平了那所謂的西天萬國都是一種極大的優勢。“

  李老劍仙不懂軍事,也能從中聽出此地的重要,與師兄彼此對視一眼,默默無言。

  皇帝陛下望著地圖上的潁川部,滿臉止不住的欲望。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