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何安在 > 第三章 在京都(一)

  大陳的都城汴京建城六百余年,不能說是歷史最悠久的城池,但絕對可以稱得上是最宏偉的城池。

  六百年前,先圣皇帝耗費二十幾年時間,調動全國十州、六衛、七十八縣共二十余萬工匠修筑城墻,同時在五郡燒制城磚,建成面積遠超前朝天都,京城城墻全長達七十幾里,承載了大陳半個帝國氣運的汴京城,最高處達二十米,上城最窄處三米,最寬處二十米,下寬十五米,垛口一萬三千多個,窩鋪兩百座。

  這是大陳真正的心臟之地!

  昨夜老劍仙帶著小沈周入城時分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應天府也并沒有設在城中,所以他就帶著小家伙在京都一間客棧住了一晚。不過讓李長安有些頭疼的是,這個看起來挺文靜的小家伙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文靜。可能是一下子看見太多從未見過的風景之后,小家伙的話明顯變得多得多,嘰嘰喳喳的問著他這個便宜師傅。而且更讓他沒想到的是,小家伙居然要踹被子!

  后果自然是老劍仙一夜沒休息好,頂著淺淺的眼圈起了床。

  “師傅我有點事,上午要出去一趟,這段時間你就待在這里,記得別亂跑,聽見沒有?”其實老劍仙也有些頭疼,今日回京都肯定是要面圣的,可他并不想把小沈周帶著一起去,不然以陛下那個性子定然會向他要人的,他可不想把如此天資卓越的后生送給吳起那個瘋子去教,只好先把小沈周留在客棧里。

  還好的是,這個孩子沒多大心思,抱著姑蘇重重點點頭。

  然后李老劍仙就走了,完全忘了這個京城里還有個偏偏歡喜同他作對的小魔王······

  ······

  其實對沈周而言,他也習慣了一個人待的時候。以前在村子里時,沒到農忙時節,父親就叫他去放牛,一去就是大半天,一個人對著空曠的草地發呆是常事,而那時候他才不過六歲。后來先生到村子里立學,父親也準許他去讀書,先生是極好的,游歷天下見過不少世面,給那個小小的村子帶來了許多的新鮮事,往往一講就是一二個時辰,偏生小沈周就愛好這些,也就往往聽得如癡如醉沉浸其中。

  更何況老劍仙離開之前已經將姑蘇交給了他。小家伙不太懂李長安真正的意思,但他很確定他很喜歡這把劍,也能確定名劍姑蘇交到他手上時更是欣喜,當下把姑蘇抱得更緊了。

  李老劍仙選的客房很有意思,是靠在主街的小二樓,把窗子打開就能一覽正街風景。而此刻小沈周就正靠在窗邊望著著大街上,在村子里可沒有這么繁華的街景,沿著正街一路望去,耍雜技的、賣胭脂的、賣小玩意兒的形形色色都有。村子里可見不到如此繁華景象。

  遠方人群有些騷動,有一騎疾馳而來,路上不知惹得多少行人怒目而視。可街上巡邏的兵士只一瞧那馬上的年輕身影就默默的轉過頭去。

  乖乖,在這汴京城里還真沒有幾個不長眼的敢去招惹那馬上的年輕公子哥。

  沈周定睛一看,那馬上的身影說是公子哥都有些勉強,因為那個年輕的身影不過十五六歲,比他也大不了多少。只見那少年一路騎行至客棧樓下,轉頭翻身下馬一氣呵成,身上錦衣紫袍半點灰塵不染,一看就是常干此事的主兒。翻身下馬后便有人將馬匹牽走。

  沈周不禁心頭一動,總不能是來找自己麻煩的吧?

  這念頭還沒落下,他所在客房的門就被人敲得咚咚響。“臭老頭,開門我知道你在里面,回京了竟然不先給小爺我知會一聲,越來越過分了哈你。”

  小沈周一陣頭大,果然是來找他師傅的,可他師傅今天一早就出門了,剩下個自己在京都人生地不熟的,剛想解釋兩句,外面又響起聲音來,“我數到三,你再不開門小爺我可就踹門了啊,不就是讓你收個便宜弟子嘛,多麻煩的事啊。”

  事實上,外面只數了一聲“三”,那錦衣公子哥就直接動腳把門給踹開來。只聽一聲巨響,錦衣公子哥就無比瀟灑的踩在碎成木塊的房門上,搖著折扇望著屋內,一臉獰笑。

  不過也只一瞬間,那錦衣公子哥就鄒起眉頭,屋內預先想好的老劍仙沒在,只有一個十一二歲的青澀少年愣愣的望著他。

  “你又是誰?老家伙吶?你怎么在他的房間里?“錦衣公子哥確信收到的消息沒有錯,昨晚老劍仙臨近關城門之際才到的京都,之后沒去見任何人就在這家客棧住下,他相信手下人是不會騙他的,那么眼前這個小家伙又是誰?

  沈周強打精神道:“應該是我問你你是誰吧?這應該算是······擅闖民宿?”

  錦衣公子哥眉頭更緊,沉聲道:“少廢話,你跟李老頭是什么關系?不然信不信小爺把丟進汴水里?”

  沈在只好無奈道:“我師傅今天有事出去了,應該要下午過后才能回來。”

  “你說李老頭是你師傅?我才不信,李老頭可是說過此生不再收徒的。”錦衣公子哥冷笑,全然不相信,“我看你倒是像個梁上君子才是吧!”

  話音還未落,錦衣公子哥又一陣愕然,因為直到這時候他才注意到沈周懷里抱著的那把絕世名劍姑蘇。

  在這個世界上,對于一個劍客來說,除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外什么東西最重要?當然是他隨身的佩劍!尤其是像李長安這等境界的大劍客,更是把自己的佩劍看得無比重要,當初他想摸摸名劍姑蘇都不行,怎么這個小家伙身上會有姑蘇?

  “這把劍你是怎么得到的?”錦衣公子哥臉色有些不好看,他不相信老劍仙會把隨身佩劍隨意交給別人保管。

  “你說這個啊,師傅說這把劍與我有緣就送給我了啊。”沈周一臉的真誠。

  這下錦衣公子哥是真的震驚了,他明白眼前這個小家伙說的意思,這把陪了老劍仙半生的名劍一旦交給他就代表著老劍仙真正將他作為關門弟子來看待,甚至將隨身佩劍都交給了他。

  難不成真是老劍仙出門歸來后收的關門弟子?

  一想到如此,錦衣公子哥就有些氣憤,心想本公子求了大半年不過是讓你收我做個記名弟子你都不干,這下你把你的隨身佩劍都送出去了,真是當小爺沒脾氣的哈。

  想完,錦衣公子哥望向沈周的眼神都變了,一臉獰笑的向著沈周走去。

  ······

  京都正街有九九八十一條,沈周他們所在的客棧在靠近南華門最近的朱雀大街上。這朱雀大街也是八十一條正街上最重要的幾條,往北能直到皇城南門,穿過南門神華就直到皇宮內,端的是一個重要。

  那錦衣公子哥帶著沈周走了半條街,終于是找到了那家有名的牛肉館子,也不多說,要了兩碟上好的醬牛肉再搭上一壺京都特有的小杜康,就在店里喝上了。

  “你不知道,你那師傅有多小氣,我只是想跟他學學劍而已嘛,結果求了他小半年他都不干,每次都一個勁的推脫,要不是我們家同那死老頭關系好,我都想罵娘了。”一杯落下,錦衣公子哥的話癆也算打開了,拉著小沈周就聊得起勁。

  不過沈周還差兩個月才滿十三,看著那壺小杜康直鄒眉頭,他也相信師傅是絕對不允許自己第一天就跟個不認識的人喝酒的,當下輕聲拒絕,表示以茶代酒。

  錦衣公子哥點點頭,也不是很介意,只是笑道:“酒鬼劍仙教的徒弟不會喝酒,那你可真是沒那個口福,你知不知道老家伙最喜喝酒,特別是他所釀的酒,那才是真正的神釀!”

  沈周有些意外,因為他的確沒想到師傅居然還有這個嗜好:“可是我怎么沒聽說過?“

  “你當然沒聽說過,老家伙私底下可喜歡著,只是很多事情外人不知而已。”錦衣公子哥微笑道,“對了,我還沒認真介紹過我自己,我叫齊麟,齊家的齊,麒麟的麟。”

  那個笑臉,無比陽光,無比燦爛。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