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何安在 > 第一章 老劍與少年

  在青州與京都之間有許多很小的鄉村,就像滿天星,零零散散分布在四野間。

  桃源村就是其中的一個。嚴格來說桃源村的地理位置是真的很好,往西再三百里就是京都,往東幾條主官道盤橫交錯,靠南一岸則汴水浩浩蕩蕩流過,交通極為方便。

  其實這兩年來,桃源村的日子越來越難過。大陳與楚國的戰爭越來越激烈,隨之而來的賦稅也越來越重,再加上時不時的大旱日子,更是讓靠土地吃飯的人們苦不堪言。

  可日子再艱難,不也還得過不是?

  這一天,村子外來了個老人。

  李長安站在村子外,鄒了鄒眉。他是天下四大劍仙之一,自然能看出此地不凡。用看龍脈的方法去看,這個村子四方皆有龍氣環繞,當為出龍之地,理應誕生何等了不起的人物都不足為奇。可此地卻又仿佛被人硬生生將大龍釘死,斷了整個村的氣運,不然早就能出宰相將星之類的人物。

  可再仔細一瞧,卻又像這大龍仍在孕育之中,靜靜潛伏在此。

  “還真是怪哉。”

  練劍一生登臨劍道巔峰的劍仙長安輕嘆一聲,慢慢走了進來。一入目,就見村頭靜靜屹立著一顆老槐樹,郁郁蔥蔥,能有十人合抱粗,其下幾名稚童正在嬉戲。

  一片怡然自樂的景象。

  越往里走,姑蘇越來越欣喜,宛若活了過來般。

  再往里走,就差不多到了村子的盡頭。這只是個小村子,能有三四十戶人家,不出一刻就能從村頭走到村尾。

  可他沒見有任何能讓他感到驚艷之人,這里生活的都是一些很普通的人,卻為何此姑蘇有如此大的反應?

  正當李長安向一戶人家要了碗水喝準備歇歇腳時,村尾的山道上傳來了一陣牧笛聲。就見那山道的盡頭,遠遠出現一道小小身影,騎在一頭碩大的青牛身上,伴隨著陣陣笛聲,由遠而近。

  姑蘇再抑制不住,發出一聲清澈的劍鳴。

  如龍低吟。

  也就是姑蘇發出了那聲劍鳴的同時,李長安望著那遠遠歸來的少年時,竟是有些呆了。劍鳴一聲,他就靜靜的仍由姑蘇輕輕的低鳴。在他登臨劍仙之境后,已經很多年沒有激動過了,在見到那少年之后,他卻難掩心頭的激動之情。

  在世人看來,他們天下四大劍仙就是劍道一途的頂峰,是無法超越的高山。后人最多只能與之持平,再難翻越。

  可不只是他李長安,其余幾個家伙都能感覺到在他們之上還有一層境界,用超凡入圣來說也不為過。單以境界論,可以稱之為圣人!

  可他們幾個家伙用了幾十年的時間也沒法更上一樓,冥冥之中有什么東西在阻擋著,以至于他們沒有一個人能碰到那個門檻。

  而現在,在見到那個騎牛少年之后,他終于明白差的那一點是什么了。

  在姑蘇清鳴的那一刻,不只是劍仙李長安一個人在發呆。那騎牛歸來的少年聽得那聲低鳴之后,就安靜了,沒有說話也沒有做什么,只是呆呆的聽著。在那一瞬間,少年只感覺身體里有什么東西第一次被觸動了---那大概就是靈魂吧。在少年的世界里,可能還沒有劍道這個觀念,但是他只覺得,自己好像生來便是練這個的。

  “天生劍心!”

  李長安輕聲自語,言語間微微有些顫抖,因為他沒想到他們幾個家伙理論上推演出來的體質是真的存在,而且剛剛好被他遇見了。難道世界上真的有緣分這種東西?

  他們幾個家伙認為,要達到圣人境界,除了付出難以想象的大毅力之外,就只有生來便是天人之質才有可能。

  前者幾乎難以實現,目前只有南唐的何安在有一線機會;而后者更是稀少。何為天人之質?就是被上天選中的幸運兒,像天生劍心就是如此,類似的還有儒家的先天圣人,佛家的金剛佛陀等。

  可傳說只是傳說,大陸歷史上真正被公認為圣人的只有兩位,一是前朝的先帝,一是千年前的儒家圣人。

  眼前這個少年便是有登臨圣人境的潛質,叫他如何能放過?

  待到那騎牛的少年近了,李長安才真切的看清了騎牛少年的樣子。不過十一二歲的樣子,面容清秀,可能是常年在外放牛的緣故一身健康的小麥色皮膚,最讓人難忘的是他的眸子,清澈、干凈、純凈的仿佛能倒映出自己的靈魂。

  未等到李長安說話,那少年倒是先問道:“先生修為蓋世,想來一定是了不起的人物吧?“

  “我可以摸一摸那把劍嘛?”

  劍仙嘴角微微揚起,也沒多說就把姑蘇遞給那少年。

  就在少年拿到姑蘇的那刻,沒有什么激烈的變化,姑蘇也沒了之前的反應,反而很是安靜,就像游龍入海、也想猛虎歸了山。

  “為什么我會哭吶?”

  少年已淚流滿面。

  李長安輕聲說道:“你這一生會遇見許多事、許多人,而那些注定會影響你一生的事是冥冥之中就注定了的,我們一般把這個稱為機緣,或者說緣分。”

  “也可以說這就是命中注定。”

  少年明白了劍仙收徒的意思,只是之前未曾見過,難免有所不安,何況父母那邊也不會放心。只好說道:“先生是何許人?”

  李長安輕聲一笑,一把抽過姑蘇凌空斬向遠山。

  一劍寒光,山巔巨石化為齏粉。

  “李長安!”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