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等待千年之時間線上的暗戀 > 第十八章 殘酷

  此后的日子,充滿了汗水與痛苦的忙碌。

  肖空憋在地下室里,除了正常的生活作息以外,他倒寧愿一個人待在這里,享受著熱汗與呼吸帶給他的此幾與安全感,以緩解他迫于擔憂妹妹的焦慮。

  大叔這幾天不緊不慢的為自己或許是為肖空打造了一副全新的木樁。

  訓練這種浪費體力的活兒總會在其舉方面有著嚴格又苛刻的要求。就比如說這木樁,不到一個星期就已遍體鱗傷,湯米不得不承認肖空這孩子的實力。

  地下室不時的傳來爆破的聲音,敲擊,拍打,這些機械而又考驗著人們忍耐力的動作在肖空的堅持下竟有了幾十萬下。

  肖空怒視這木樁,眼神熊額,一拳接著一拳的甩過去,他下意識的將這木樁當作是陷害他們一家人的兇手丑惡的嘴臉。

  憤恨與羞恥感驅使著他不停的重復手下的動作。

  訓練出一身肌肉對于日日夜夜平均只休息四個小時的肖空而言不是一件難事兒,甚至不出三個月他便達成了這個目的。

  小說可以用“不到三個月,他開始了下一個階段的訓練”來轉折。

  可現實是往往你還是要經歷一段訓練過度,體力不支的無奈感。

  肖空蜷縮在臥室床的一角,敏感與自己的驕傲使他不愿多展示自己此時脆弱不堪的模樣。默默忍受著壓抑到極致的大腦神經傳達給自己的疼痛感。

  他一聲不吭,只想讓全身腫痛的肌肉在松弛下來的一頓時間里快速的緩和過來。

  他明白,他不是鋼鐵俠,更不是超人。一分光鮮,一分痛苦。凡事都具有互補性。

  就像丹麥最原始童話里美麗的人魚愛麗兒,為了雙腿,她付出了同等的代價——她的歌聲與踩在地面就會如玻璃刺一般的痛楚。

  “肖空,我的孩子,想哭就哭出聲來。我知道你一定很痛。”大叔明知肖空必須得經歷一次這樣成長的挫折,但他還是不忍心。

  換做誰又能忍心,畢竟他只是個孩子,正處在全美國的男孩都應該崇拜超人,崇拜鋼鐵俠的年紀。

  而他卻得逼迫著自己超出實際,超越極限,去做一個“鋼鐵俠”,一個“超人”。

  “嗚嗚嗚……”他抽泣,“大叔,為什么爸爸媽媽要離開我?”為什么死的不是陷害他們的仇人,而是善良的父母。

  大叔眼眶閃過淚水,卻又仰頭逼下了眼淚。

  把肖空隔著床被抱在懷里,湯米想起來十多年前,那是他第一次遇見他妻子的那一年。本打算戰爭結束就回來保護他的妻兒一輩子,卻就在他孩子七歲的那一年,發生了搶剪案。

  在那個暗不見底的美國黑人貧困區,他的妻子就在那里被剪傻了,連同一一個被鎖在家里餓似的孩子。

  回來的時候,他發了瘋似的撐紅了暴哩的雙眼。他推開州長的辦公室門,他質問他們,不是說好了他去參軍,他們就負責保護他妻兒的安全嗎?為什么,他的妻子會被剪傻!?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