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等待千年之時間線上的暗戀 > 第八章 大叔

  白雪覆蓋住了整片森林,參天的松柏向外延展著枯枝,好似怪物勾人的枯手,樹下的男孩早已凍得渾身青紫。

  這男孩不是別人,正是肖空,十年前的他只有七歲。“哈~哈~”肖空不住地往手上哈氣,可這一

  點都不管用,早已冰冷的麻木的手再也無法感覺到任何熱度,單薄的毛衣無法抵擋寒流的侵襲,

  他坐在樹下,回想起剛才的事故,絕望又一陣襲來。

  盤山公路上,只聽呲的一聲,一輛轎車滑上了冰塊,只一瞬,“嘭!”車子失靈了,車窗撞上了

  路邊的扶手,肖空由于慣性被甩了出去。當他醒來時,自己正躺在冰天雪地里,而身旁的車骸

  提醒了他這可怕的事故。

  他躺在這冰冷的雪地里,任淚水肆意的奔淌“爸!媽!”悲痛的呼喊,傳來的卻只有自己的回音

  他不再喊了,而是閉上了雙眼,爸媽,我這就來陪你們!突然,一張笑顏出現在眼前。不,他還

  不能死,他答應過妹妹會永遠陪著她,他不能死!

  求生的欲望使肖空忘記了雙腿的疼痛,他雙手支撐在雪地上,一步一步的匍匐著前進。

  他不能死!他要活著,他不能死!

  夜晚是說降臨就降臨的,現在是冬季,哪怕是五點多,天色也會暗沉下來。

  肖空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剩下的就是他的意志了。

  就在他咬著牙決心要活下去的的時候,突然他的手碰到了一個硬邦邦的東西。

  警覺的低頭去看,天光微弱,肖空撐大了雙眼,這是——死人頭骨!“啊!”他尖叫了一聲,暈

  了過去。

  “噼噼~~啪啪~”肖空聽到了火苗攢動的聲音,從昏睡中醒了過來。

  他坐起了身子,發現自己正躺在木屋的床上,而身上的衣服也不知什么時候被人換了。

  說話的是一個中年男人,肖空扭頭望去,發現這個大叔正坐在書桌前寫著什么,

  (how do u do)

  詢問自己的時候頭依舊不轉,任然在專注的寫他的東西。

  這個男人有些微胖,四十五六的樣子,頭發是棕黃色,長著一張混血的臉。肖空對他的長相并不

  感冒,畢竟這里可是美國,來自世界各地不同膚色的人們都居住在這里。看他的穿著,肖空猜想

  他大概是個護林員之類的,看他掛在對面墻上的一支搶枝就可以才出來。

  “我是怎么進來的?”肖空問。“你倒在了我家門口,所以我就帶你進來了。怎么,你生氣嗎

  (how do i get in)(you were lying out of mydoor ,so i took you in .what,

  you were lying out of mydoor ,so i took you in .what,

  you angry)“不,不,我的意思是說,謝謝。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早就死了。”

  (no no ,i mean ,thank you .if it wasn't u .i may already died.)

  這個大叔脾氣可真有點古怪,他那兒聽出他生氣了?不過他看上去不像壞人,又救了自己,肖空

  對他的印象還不算差。“我是托馬斯陳,你可以叫我湯米。嘿,小子,你怎么會受這么重的傷?”(i am tomas*en u can call me tommy .hey boy how did you get

  that hurt)

  于是肖空把自己的經歷和湯米講了一遍,想起他死去的雙親,肖空就忍不住的痛哭。

  “哦,天哪!為什么我就不不能和他們多待一會兒,這是不公平的,真的很不公平...第十章雪林

  的

  (oh god !why couldn't i stay long with them ,this is unfair ,really...)

  痛哭顫動了湯姆,

  “過來吧,好孩子。”湯姆走到床邊,攬過肖空的頭,埋在了自己的懷里。失去父母后的擁抱是

  (come here good boy.)

  久違的,溫暖到讓他無法離開。肖空死死的抱住了湯米,他生怕這樣的懷抱會再次被命運奪走。

  肖空宣泄了好長一段時間,直到哭得沒有力氣了才離開湯米的懷抱,湯米拍拍肖空的背,像是一

  位父親對兒子那樣的問“感覺好些了?”肖空擦干眼上的淚珠回答“是啊,不那么難過了。”

  (feeling better)(yeath not that sad)

  “每個人都會經歷些什么,但我不認為這是最糟的,至少你還在呼吸,不是嗎?”湯米的話振作

  (everyone may experience something but i don't think it's the worst at least u are

  breathing isn't it)

  肖空。是啊,還會有什么更糟的呢?至少他還活著,他還有妹妹啊!為了妹妹,他不得不堅強。

  “我得出去巡查一下,答應我,你會在這兒好好休息,好嗎?”湯米握住了肖空的肩膀,直視著

  (i will make my round ,promise me ,u will stay here and take a rest ,ok?

  他,等待他的允諾。“好的,我會待著的。”突然,一個死人頭骨浮現在肖空眼前,他拽住了

  (ok i'll stay)

  湯米的衣角“不你不能走,外面不安全。”眼下已是八點多鐘,外面的天早黑的什么都看不見了(no u can't go it's not safe out there)

  想起那恐怖的頭骨,肖空就不由的顫抖。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