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重生之俗人修真 > 第一千零八章 終于醒了
    

    “好,聽你的。”

    章瑤點了點頭,她左右看了看,看見家里到處都打掃的干干凈凈,桌子上還放著許多她愛吃的蘋果,章瑤心里登時一疼,她知道,這是父親專門特意為她提前買好的。

    只是,章瑤現在也沒有心思吃了。

    過了一會兒,陳浩的手機響了,是大龍打來的,他接了起來。

    “喂,陳浩嗎?”

    電話那邊傳來的,是陳浩爺爺的聲音。

    “爺爺?嗯,是我。”

    陳浩連忙應了一聲。

    “嗯,你放心吧,你朋友他們已經到家接上我們了,我們打算休息一下,明天在出發。”

    陳浩的爺爺說道。

    “那行。您東西都收拾準備好了吧?”

    陳浩關心的問道。

    “都準備好了,放心吧,行,我把電話給你朋友了。”

    陳浩的爺爺將手機還給了大龍,他接過去,說道:“喂,陳哥。”

    “大龍,你們明天走,路上注意安全,另外,我這兩天有事兒,不方便接電話,你將我爺爺他們送到京都市后,給我發個短信就行了,還有,在路上有事兒的話,你給我爸打電話就行了,他的手機號碼你也知道。”

    陳浩交待的說著。

    “嗯,我知道了陳哥,你放心吧。”大龍答應了下來。

    “瑤瑤。”

    陳浩掛掉手機后,將手機關機,對一旁發呆的章瑤說道:“我這就進去,給你父親進行治療,記住了啊,千萬別打擾我。”

    “你有辦法嗎?”

    章瑤立刻回過神來,緊張關心的看著陳浩。

    “試一下吧,應該沒問題。”

    陳浩對章瑤笑了笑,轉身走進了臥室,將門鎖住。

    章瑤站在門外,心里一陣擔心,之前,醫生將父親的病情情況,也都給她講解過了,她現在心里很清楚,其實只要將父親腦子里面的那個腫瘤祛除掉,就算是病好了。

    但。

    即便是醫學發展到了今天,大腦依然是醫學無法觸碰到的禁區。

    這一點,章瑤心里是很清楚明白的,就是因為清楚明白,她才心里緊張不安——因為,她擔心陳浩也沒有辦法。

    陳浩的確是沒什么好辦法。

    他之前在醫院里的時候,就仔細考慮過了,只能是用之前喚醒王永兵的父親,王東磁的治療辦法,用銀針作為載體,將靈氣輸入章父的大腦里,然后,利用靈氣,來一點一點的將那個腫瘤徹底消除掉。

    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由于章父大腦里面的腫瘤,壓迫到了他的中樞神經,所以陳浩也不敢掉以輕心,在房間里,閉目養神,調息了一番后,陳浩才取出銀針,小心翼翼的刺入章父的頭顱內。

    一縷細微至極的靈氣,通過銀針,進入到章父的顱內。

    緊接著。

    陳浩就找到了那個壓迫著章父中樞神經的腫瘤了。

    它的大小,幾乎相當于一顆鵪鶉蛋一樣。

    深吸了一口氣,陳浩開始控制著靈氣,一點一點的去“消融”章父顱內的這個腫瘤。

    這個過程,有些類似于,用手握住一個冰塊,然后利用手的溫度,去慢慢融化掉這個冰塊,直至它徹底消失。

    在這其中,陳浩的靈氣,就是在起著溫度的作用,慢慢融化著冰塊。

    過程自然是無比緩慢。

    幾個小時過后,陳浩感覺到,章父顱內的這個鵪鶉蛋大小的腫瘤,才被“消融”掉了十分之一的體積。

    而陳浩的靈氣,卻是已經消耗掉了三成左右。

    這是讓陳浩之前根本沒有預料到的情況。

    不過,唯一讓陳浩值得慶幸的是,這個腫瘤在一開始的消融速度很快,但將外表消融掉了之后,接下來的速度,略微比之前快了那么一點。

    在外面的章瑤,同樣也覺得這時間十分煎熬。

    為了不打擾到陳浩,章瑤連鞋子都沒有穿,赤著一雙玉足,放輕腳步,躡手躡腳的來到臥室門口,趴在門上,豎起耳朵,屏住呼吸,仔細聽著里面的動靜。

    讓她失望的是,一點聲音也沒有。

    聽了一會兒后,章瑤又轉身走回客廳,在沙發上坐下來。

    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

    章瑤覺得有點兒餓了,但卻是沒有心思吃飯,抬頭看了一眼時間,從陳浩進去治療到現在,已經過去六七個小時了,但是看情況,似乎依然還沒有結束。

    時間。

    就在漫長枯燥之中,一點一點的過去了。

    這其間,章瑤去臥室門口,聽了好幾次,每一次,都沒有聽見里面有任何聲音。

    如果,臥室里面換成是其他人,給父親治療的話,這么久了,一點動靜都沒有,章瑤肯定要著急的沖進去看個究竟了。

    但里面的人是陳浩。

    而且陳浩之前還特意叮囑過她,千萬不要打擾到他的治療。

    章瑤只能是硬生生的忍住心里的急躁。

    不知不覺中,章瑤躺在沙發上睡著了,她今天一口氣,開了幾個小時的車,一路不停的趕回來,精神又始終處于高度緊張之中,實在是撐不住了。

    章瑤昏昏沉沉的,一直睡到天亮時,才猛然間驚醒,噌的一下坐了起來,看著外面初升的太陽,她這才發現,竟然已經是早晨七點多鐘了。

    章瑤連忙轉頭看了看,沒有看見陳浩,她小跑著來到臥室門口,放輕腳步,仔細看了一眼,并沒有陳浩曾經出來過的痕跡,她忍不住又趴在門上聽了一會兒。

    依舊是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動靜。

    章瑤的心,一下子就懸了起來,因為,這時間實在是太久了,已經過去十幾個小時了。

    但是章瑤也不敢推門進去,打擾陳浩。

    她只能是閉上雙眸,雙手合十,在心里默默的,替陳浩和父親祈禱著,希望一切都平安沒事兒。

    不一會兒,章瑤的手機,就震動了起來。

    身為東唐集團的副董事長,每天找章瑤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她需要處理的事情,自然也不少。

    這其間,趙朝暉給她打了一個電話,關心的詢問情況怎么樣了。

    章瑤含含糊糊的應付了過去,因為她也不知道,現在具體的情況是怎樣了。

    忙碌到中午,章瑤實在是餓的不行了,湊合的吃了幾顆蘋果,就算是當做午餐了。

    但是,臥室里面的陳浩,卻依舊沒有出來的跡象。

    章瑤的心里,越來越著急了,但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是安慰自己:“放心吧,肯定沒關系的,你又不是不了解陳浩……”

    這樣反復安慰了自己一番后,章瑤總算是不那么緊張了。

    但是到了晚上,章瑤又忍不住開始擔憂起來了。

    因為距離陳浩進臥室給父親治病,時間已經過去二十四個小時了!

    依然沒有任何動靜。

    章瑤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起來:“陳浩不會是在里面餓暈了吧?應該不可能,他要是餓了,肯定會出來吃飯的啊……都過去這么久了,是不是陳浩也沒有把握啊?”

    各種各樣的想法,一一都浮現在章瑤的腦海之中。

    她終于發現。

    原來等待的時間,是這么的漫長。

    獨自一人,在沙發上,一直枯坐到了晚上,章瑤在憂慮之中,昏昏沉沉的再次睡了過去。

    一覺醒來,又是看見了初升的太陽。

    而房間里面,依然沒有人活動的跡象,也就是說,陳浩依然還在臥室里面!

    章瑤都快要崩潰了。

    怎么過去這么久,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啊。

    她無數次抬起手,想要將臥室的門推開,但最終,章瑤的手,還是停留在了空中。

    “……不能打擾到陳浩……”

    章瑤心里默念著,深吸了一口氣,“我要相信他……”

    腦海里的念頭,還沒有轉完,無比安靜的臥室里面,忽然間傳來了一個聲音——撲通。

    像是什么東西掉在了地上一樣。

    章瑤的心,登時一個激靈,這一刻,她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情。

    她連大氣也不敢喘一口氣,整個人仿佛石化了一樣,站在臥室門前,豎起耳朵,仔細聽里面的動靜。

    “……嗯?”

    臥室里面,隱隱約約的,好像有一個聲音響起,但章瑤的精神,實在是太緊張了,導致她也不確定,到底是有人在說話,還是自己產生幻覺了。

    但下一秒鐘,有了答案。

    是父親的聲音。

    “……我怎么在這里?”

    聽到這個聲音,章瑤一個激靈,一下推開了門,然后,她看見父親坐在床上,一臉疑惑的東張西望著。

    “瑤瑤?”

    章父看見推門進來的章瑤,登時也是一臉呆滯,“你怎么在這里?咦?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爸。”

    章瑤左右掃了一眼,發現臥室里面只有章父在,而陳浩卻是不見了蹤影,她登時嚇了一跳,連忙問道:“陳浩呢?”

    “什么陳浩呢?”

    章父楞了一下。

    章瑤沒有理會他,一個箭步,來到臥室的床旁邊,然后她看見陳浩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這一瞬間。

    章瑤猶如雷擊,大腦里嗡的一聲,身體開始哆嗦不停,沖出去,一把抱住陳浩,“陳浩,陳浩,你怎么了?”

    由于之前陳浩摔倒在地上,章父躺在床上,視線被床阻擋住了,沒有看見他,眼下,看見章瑤在那里呼喊,他連忙探過身體,看了一眼,登時就驚訝的叫出聲來:“他是陳浩?怎么頭發都白了?”

    章瑤急急向陳浩的頭發看去,她這才發現,陳浩先前的一頭黑發,此時此刻,赫然變成了雪白色!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