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奶爸的滅世系統 > 069 變生肘腋
    看得出來,鐘蓓蓓的這些好朋友,都是被家里寵壞的小公主。

    也不知道她們的父母都是怎么想的,把女兒縱容成這樣,難道就不為孩子的將來想想?就算她們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天才,但是智慧也不該成為特權的借口!

    還是自家丫頭比較好,出淤泥而不染,跟著一群小魔女還能保持著赤子之心。

    所以說,能做到寵愛而不溺愛的我,才是最合格的老爹。

    看著一屋子的小丫頭圍坐聚餐,鐘衍忍不住浮想聯翩:不過話說回來,有這么多小丫頭在屋子里,感覺好軟好萌啊。

    被這么多軟軟萌萌的小丫頭環繞,鐘衍身為女兒控的光環,耀眼得快要進行氦閃了。

    “爸爸,寶寶的專屬菜,粉身碎骨小青龍怎么還沒有上來。”鐘蓓蓓毫不客氣的質疑,打斷了老爹的遐想,“寶寶跟嘉寧打賭了,這道菜爸爸一定能做得出。”

    洛嘉寧聞言興致勃勃的舉手道:“真的有專屬菜?寶寶也是寶寶,也想吃一點。”

    “瑤瑤和妹妹不喜歡吃素,就不吃專屬菜了。”洛瑤捂嘴偷笑,像是已經知道了最終結果一樣。

    鐘衍聞言哈哈一笑,轉身從廚房里端出來一大瓶綠色果蔬汁,又給兩個想吃專屬菜的小丫頭各倒了一杯,“蓓丫頭,這是爸爸用料理機打出來的粉身碎骨小青龍。”

    鐘蓓蓓無比得意的雙手起飲料,略帶挑釁的看了洛嘉寧一眼:“寶寶終于用事實打了你的臉,爸爸果然就是爸爸,沒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寶寶要贏的時候,就要贏得干凈利落,絕對不是什么苦澀的勝利。”

    說罷,她興致勃勃的喝了一大口,隨后又忙不迭的吐出來:“好苦呀,爸爸你用什么菜做的粉身碎骨小青龍?”

    “當然是苦瓜啊,爸爸這些天一直吃這個去火,難道丫頭你沒看見?”

    鐘衍笑瞇瞇的解釋著:“除了黃瓜和苦瓜以外,廚房里沒有其他的小青龍可以粉身碎骨。苦瓜汁清熱去火,丫頭你多喝一點,對身體很好。”

    說來說去都是小丫頭的錯,要不是她太心急把慕青蟬嚇走,鐘衍也用不著喝什么苦瓜汁降火氣。

    洛嘉寧瞟了愁眉苦臉的鐘蓓蓓一眼,不動聲色的放下手中的杯子:“還好寶寶沒有喝,如此苦澀的勝利,運氣又一次站在寶寶這邊。”

    拋去兩個寶寶之間的斗爭不說,今天的家宴還是很成功的。

    五個小丫頭都吃得很開心,對鐘衍的廚藝贊不絕口。

    吃過午飯后,她們也沒有要走的意思,而是坐在客廳里玩起了新一輪的桌游。

    “今天這場會議由本寶寶主持,”洛嘉寧端坐在主位上,煞有介事的對其他四個小丫頭道,“這一輪是蓓蓓的行動回合,蓓蓓擲骰子之前,其他人選擇給蓓蓓助力還是阻攔?”

    “今天的午飯很合胃口,所以瑤瑤選擇助力,給蓓蓓加一顆骰子。”洛瑤率先表態,拿出一個骰子放在桌上。

    洛悠看看姐姐,她慢條斯理的喝著牛奶,拿出一張黑卡壓下去:“本公主選擇阻攔,本回合增加未知變數,需要蓓蓓開動腦筋解決。如果蓓蓓解決不好,媽媽回家的啟動回合,就得往后推遲一個回合。”

    洛神秀在旁邊拼命點頭,同樣出了一張黑卡:“人家也選擇阻攔,剝奪蓓蓓的超能力一個回合。蓓蓓解決洛悠的問題時,不能使用超自然的力量。只有經歷過無數誤會和磨難的愛情,才是最甜美的感情。”

    “這句話是爸爸說的,他是人家心目中最紅的超級演員、超級導演、超級編劇,我相信他的判斷。”

    原本還滿不在乎的鐘蓓蓓,頓時摩拳擦掌來了精神:“寶寶的爸爸也說過,那些打不到寶寶的挫折,只會讓寶寶變得更加強大。一點點阻力算什么?現在寶寶要投骰子啦,給寶寶來個六六六!”

    話音未落,她果然投出了毫無氣勢的一二三,加起來正好一個六。

    不遠處的鐘衍邊收拾餐桌,一邊關注著幾個小丫頭的桌游進程。

    看見女兒鼓了半天的勁,結果就投出個一二三,他不禁搖搖頭:“唉,看來是我這個當爹的運氣太壞,連帶把我家丫頭的運氣都弄壞了。”

    為了不給女兒增加心理負擔,他索性直接進廚房洗碗,不看接下來的桌游進程。

    “只有一個六點,嗯~~~~~~本輪又不可以用超能力,寶寶決定抽卡一張,保留到下個回合使用。洛嘉寧,你可以繼續推演故事進程了。”

    “那好吧,洛悠請翻開你的阻攔卡。”

    “這是一張變生肘腋卡,人稱第三者插足。”

    ---

    “您一定就是解蘭幽,解小姐對不對?”

    東凰市城郊的一處民房外,正欲鎖門的解蘭幽被一個年輕男子從后面叫住。

    她有些警惕、有些疑惑的轉過身來,同時臉上還有難言的驚恐神色:“你,你怎么會知道我的名字,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不過在看見男子的長相時,解蘭幽臉上的驚恐瞬間褪去,她換上了有些驚喜的語氣:“我是解蘭幽沒錯,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嗎?”

    “我們以前究竟在什么地方見過面?像你這么帥的粉絲,我只要見一次,就應該不會忘記才對。”

    年輕男子微微一笑,語氣輕松的隨口說到:“解蘭幽,原青玉凰少女組合的第三成員。你違背公司的約定,私下談了一個在讀研究生的男朋友。你經不住男朋友的哄騙,違背公司的合約跟他有了更親密的關系。”

    “因此在公司上次的例行體檢中,你被查出患有婦科病還傳染了其他成員,直接導致公司與你解約。男朋友也拋下你不管不顧。”

    說到這,男子眼中透出幾分譏諷:“不得不說,解小姐你挑男朋友的眼光真差。明明是他會害你得這病,最后的苦果卻要你來承擔。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你得病的原因,多半是因為男朋友舍不得花錢、去不起好賓館緣故。”

    不等男子的話說完,解蘭幽臉色已經變得一片慘白:“為什么你會知道這些事情?你是趙姐派來找我麻煩的?我都已經慘到有家不能回的地步,為什么她還不放過我?”

    “停停停,我沒興趣聽你的悲慘遭遇。”男子伸手制止了快到歇斯底里邊緣的解蘭幽,“我不是趙姐派來折磨你的打手。我來只是想問你一件事,如今的你缺錢嗎?”

    男人的問題大約是觸及了解蘭幽內心深處的隱痛,她回頭看了看破舊的出租屋,沒好氣的反問了一句:“你說呢?”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黃振軼,你可以稱我為黃助理。”男人慢條斯理的做了個請的手勢,“我這次來,主要有三件事,咱們可以邊走邊談么?”

    解蘭幽冷哼一聲:“雖然你長得很英俊,但是抱歉,我對英俊的陌生男人不感冒。有什么事情,你現在就可以說。”

    黃助理不以為意的笑了笑,他豎起三根手指道:“我要說的第一件事,想給你介紹一份短期的高薪工作。時間限制在三個月到半年內,完成任務后,你可以獲得兩百萬的酬勞。”

    “第二件事,我想幫你說個媒,介紹一位年少有為的單親父親跟你結婚。第三件事,向你提供一個報復青玉凰其余三人的機會。”

    “或者說,這三件事你都可以一次性完成。”

    聽見黃助理開出的條件,解蘭幽的語氣多了幾分憤怒:“與其說是三件事一次完成,還不如說是同一件事的三種說法,你想讓我去陪哪個老頭子?”

    “唉,我都說了是一位年少有為的父親,你怎么聽成了老頭子呢?”黃助理搖頭嘆息道,“是我描述得還不夠清楚嗎?人家今年才二十七八,而且很快就會成為百萬富翁,唯一的缺點就是帶著一個五歲的女兒。”

    “年少有為且事業有成?”解蘭幽心中多了幾分意動,隨后她就意識到了黃助理語言中可能存在的陷阱,“有這樣條件的男人,找不到女人的原因只有一個——他長得實在太挫了。”

    脫離青玉凰組合的幾個月里,在社會上的摸爬滾打飽嘗生活艱辛的解蘭幽,已經不復當初的天真。

    她太了解生存的不易,無比渴望獲得更多的金錢,用來保障自己安穩的生活。

    跟一個丑男結婚,半年后就能獲得兩百萬的酬勞。

    解蘭幽仔細想了想,好像也不是十分為難的事情,咬咬牙就能挺過去。實在挺不過去,等錢到手了再離婚也不遲。

    只要有了錢,將來可以重新學習、重新學得一技之長,將來可以安安穩穩的過日子,不用再靠去酒吧歌廳唱歌賣藝吃青春飯謀生。

    想到這,解蘭幽咬咬牙道:“我可以接下這份工作,但你如何保證事成之后,我一定能拿到兩百萬的酬勞?”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