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羅天道圣 > 047,六人去御劍四絕
    草草創立的鎮岳宗根基淺薄,沒有鎮教功法不說,便連稍次些的仙流煉氣法門也不見一部。

    陸吾本身煉氣法門不便于外傳,只能整理了一些得自得自被自己殺死散修的煉氣之法,傳與了眾弟子之后,又讓呂一先安頓下邊一眾弟子,后話只等接待完幾個來訪的煉氣士再說。

    使喚幾個弟子將原大堂拾整了一邊,將桌、椅都物悉數搬出,又在地上放了蒲團,陸吾這才引著二僧、一尼、一俗、二道六位煉氣士進了內間安坐下來。

    一番敘話,互相通報了名號,陸吾這才知曉了各人根底。那身著大紅袈裟、長得慈眉善目的和尚,便是先前報過名號的“得一”法師;另一個和尚法卻長得兇惡了些,個頭不過六尺,臉上生著橫肉,兩道眉毛也有尾指粗細,他法號喚作“法元”,乃是混元派的弟子;一句壞話害了焦骨道人性命的尼姑法號“凈壇”,柳眉杏目,頗有幾分姿色。她卻非大派出身,而是這量掌山附近玉尺山上一間名喚“泊月庵”的庵堂主持師太。

    俗裝打扮的男子生得峰眉修目、白面朱唇,雖然一身青衫不甚華貴,氣質卻不一般。

    他名喚燕北生,是落戶于東青山名喚“東青派”的仙流門派掌教;

    生就仙風道骨的年長道人乃是華山上清宮的主持,喚作“詮真子”;最后一個兩眼盼顧有神的青年道人喚作“長青子”,乃是煉氣名門東青派于青城山分院的主事弟子。

    這六人中修為最高的是尼姑凈壇,煉氣修為到了歸元大圓滿境界,只待找到與自家心意相合的異種元氣轉化了一身法力,便能達成合氣境界的修為;余者或因機緣不足,或因煉氣時間尚短,又或因資質不夠,煉氣修為都還處于歸元境界。

    一室人中唯有陸吾煉氣修為最高,兼之他法力獨特,扮相又好,一時間倒被六個本事尋常的客人奉為了天人一般,不住地說好話來吹捧。

    于這賓主盡歡的氣氛中,陸吾也自有了些感悟:“這些人要么是小門小戶出身,要么是煉氣大派中不入流的弟子,說到見識、氣度,差了那些前輩煉氣高人不是一點半點。與這等人糾纏無益,還是早早把他們送走,得了清凈自家也好煉氣吐納增長修為。”

    想到這里,他便道:“山門草創,尚有許多瑣事須得打理。今日我便不多留客了,只等哪日建成個像樣的屋子,再請諸位來談玄論道。”

    那六位煉氣士本還要將鎮岳宗立教的消息傳回各自門派,如今聽得主人送客,紛紛長身而起,各自說了些日后如何如何親近之類的話,隨后便被陸吾親自送出了門去。

    等客人走得遠了,陸吾坐蓮升空正要再布置一番,卻聽身后傳來一聲問話:“御劍四絕,這鎮岳宗占的是哪一絕?”

    毫無察覺之下被人模到身邊,陸吾當即心頭大驚。只是他又忖道來人能有這般本事,煉氣修為無疑要比自家高明,既然他未出手加害,想來是沒甚敵意的,此時再做驚慌閃避之舉便嫌小氣了。

    暗中使了法力護身,陸吾強作鎮定姿態轉過身去,便見得一柄吞吐著蒙蒙光華的飛劍懸于空中,其上盤坐著一個身材瘦小、須發皆白的善貌道人。

    猜想這使劍的道人是被自己剛才御使的飛劍所引來,看樣不是來尋晦氣的,陸吾便和氣地說道:“向聞仙流中有四家以飛劍為根本法器的大派,分別五岳劍派、峨眉劍派、點蒼劍派,還有那混元祖師當年所創的五臺劍派。道長言中的“御劍四絕”,可與這四家煉氣大派有甚么關聯么?”

    “既相關,也無關。”拋下一句前后矛盾的話來,道人輕叩座下飛劍,又說道:“御劍四絕,指的是使用飛劍的四種偏重——其一為氣劍,其二為光劍,其三為法劍,其四為技劍。那四家用劍的大派中,五岳劍派與當初混元祖師所創的五臺劍派一般,都是偏重氣劍之法,修煉無量劍氣渡厄防身;峨眉派的御劍之法,乃是將自身法力與飛劍相合,放出無量劍光對敵,走的是光劍之路;點蒼劍派則是用飛劍布陣施法,走的是法劍的路子。”

    “氣劍之術,可虛可實,可聚可散,勝在凌厲多變;光劍之術,快疾難防,迅猛難擋,能判吉兇于彈指一霎;法劍之術,雜合仙家種種陣法、禁制,能借天地之力為己用,勝在深奧玄妙;技劍之術,乃是以自家心神操縱劍胎,演化種種殺伐之術,極盡繁復變化之事,最是考驗用劍之人的資質、悟性。”

    手扶白須,道人目光凝于陸吾臉上,緩聲問道:“老道出身自點蒼劍派,生平只在把煉氣修行之事寄托在一柄劍上,名號便喚‘一劍子’。今日來華山訪友,無意間見的小友使得一手好劍術,又立下鎮岳宗,想必有不凡劍術傳承,故此便轉來這里問問你所傳的御劍之術是偏重哪一門路?”

    聽了這抱劍子自報了出身,知曉了其人來意的陸吾便不再擔憂他會對自家不利,當下說道:“前輩面前不敢妄稱真人,道長喚我一聲陸吾便可。于那御劍偏重一問,他也早有腹稿,此時便道:“我今日開辟山門道場,要傳是乃是氣劍之術。”

    青城劍術他自然不敢暴露出來的,不過好在五岳真形決之中自有御劍之法,走的是以神通衍化劍氣的法門,無疑是抱劍子口中所說的氣劍的路子。

    抱劍子點點頭,隨后捏訣作法,起身站在虛空中運使開了飛劍,邊道:“我觀你修為還弱,便也只用合氣境界的法力御劍與你比劃幾招,如何?”

    陸吾心知免不得與這道人演示一番劍術,當下點了點頭,口中喝道:“去!”

    金犀劍便帶著蒙蒙金光抱劍子射了過去。

    仙家劍法與凡間劍術不同,不論是氣劍、光劍、法劍還是技劍,刺擊起來都是要用心神牽引,比起用手把持來,更見靈活迅疾。

    兩人飛劍甫一相交,便各自順勢演化起了攻殺格閃之術,便如兩只游魚正在追逐嬉戲,或是迎頭相撞,或是銜尾相逐,或是撐鰭相割,或是纏身相絞。

    這般斗劍,種種變化只在電光石火間,最是考驗用劍之人的應變之能、斗劍經驗以及劍術技法。

    陸吾在青城派雖然沒有修煉青城功法,但是青城的諸般御劍法門陶鈞都傳給了他,于應變一道上自有心得,每每見了抱劍子劍勢變化,他便順勢拆招。

    兩人較技非是為了生死相搏,此時又都以基本劍術相持,倒也斗得有來有往。

    又過片刻,抱劍子忽道:“我要施展劍陣困你飛劍,看你有甚么獨門劍術能破。”

    陸吾甫才聞言,便見道人手上捏起了印訣,那飛劍也一變二、二化三,不大工夫分化出了千百道劍影,也分不清哪是虛哪是實,將金犀劍緊緊圍了住,一絲縫隙也未留。劍陣光華無量,天地間直如多了一輪太陽。鎮岳宗一眾弟子這時才見得外間又起爭斗,便在呂一的引領下出了大殿觀戰。

    陸吾此時對那劍陣毫無辦法,只能不住地以寄托在金犀劍上的神念御使它閃避接連襲來的千百道劍影。五岳真形決中倒有三路劍法可破這劍陣,分別名為虛空藏劍、劍化流光、二氣牽引。

    虛空藏劍乃是使飛劍遁入虛空之中,脫離當前一界天地,再刺破虛空從任意一處返回。如此一來,除非那一劍子所用的劍陣能把小千世界虛空鎖住,否則自是徒勞無功。

    劍化流光一式,可使飛劍散化精氣融入劍光之中,從而有形無質,遁速激增,尋得灰塵一般大的縫隙便可從容出入,尋常劍陣自困縛不得。

    二氣牽引劍式也自不凡,乃取天地初開兩儀生化之意,以劍氣擬化先天陰陽二氣,最擅分化各種力道。若是施展開這一式劍法來,一劍子所持劍影都要受陰陽二氣牽引,立時不成陣勢。

    奈何陸吾未曾在金犀劍中祭煉下相應的劍術符箓,無法施展那等劍術。

    此時見得剛剛收入門下的一眾弟子都來觀戰,陸吾更是心中更是焦急,只忖道:“此番若是輸了,先前的戲便白演了!”陸吾一著急,情急之下,靈光一閃,登時有了主意,開聲對一劍子說道:“若非我這飛劍未曾祭煉,道長這劍陣雖高明卻也困不住它。這里有一式劍法,道長且收去看看。”

    說著,他使了個心神傳念的法術,將虛空藏劍一式的施展法門夾在一點法力中射了出去。

    抱劍子不躲不閃,含笑收了陸吾射來的法力,隨意分出一點心神沉入其中觀看了起來。待見得內中所蘊劍法,他面容一肅,立時收了劍陣,自虛空中朝陸吾躬身一禮,口中道:“這等劍法,便是用劍大派也會珍如至寶不肯外傳,小真人肯示之于我,卻叫老道如何消受得起?”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