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銀鴉之主 > 第三百四十一章 交戰
    熔爐廣場。

    依靠著強大的身體素質徒步前進的亞戈,在靠近到熔爐廣場接近兩公里的距離時,忽然發現在身后無論他加快多少次,都絲毫不差地吊在恒定的距離尾隨他的那法爾子爵,忽然加快了速度,仿佛一道鬼影,消失在了亞戈的前方。

    這速度......

    已經盡可能地發揮出默希絲的全部身體能力奔行的亞戈,根本追不上的速度。

    不過,很快,他就發現了前方那法爾子爵的身影。

    那法爾子爵停下了腳步,并且,伸出了左手橫直,示意他停下來。

    亞戈緊急剎車,高高鼓起的豐滿隨著停下的動作顫了顫。

    但亞戈并沒有時間借著第三人稱欣賞這番風景。

    在兩人前方的一定距離內,視野之中,一個又一個的身影,正在不斷地發生肉眼可見的變化,一個少女,變成了一個高大壯漢,一個青年,變成了一個少女......

    傳說重現,取代現實。

    “在哪個位置?”

    語氣冷漠的那法爾子爵,言簡意賅地詢問道。

    “在那邊——”

    默希絲外表的亞戈,指向了熔爐廣場南部的一棟三層小公寓。

    “小心被侵蝕取代。”

    留下這一句話之后,那法爾子爵直接沖了出去,身體就像是一陣朦朧的霧影,消失在亞戈的視野中。

    隨即,亞戈便看到了那法爾子爵的右手卷起澎湃的火焰,仿佛漩渦一般聚攏在手心中,沒有任何猶豫,那法爾子爵將手中的火焰甩向了那棟三層公寓。

    亞戈則是先循著聯系感,向著左后方修格因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

    立刻,他就聽到了修格因的聲音:

    “我不能進去,食死徒可以吞噬靈霧,但在這種情況下,太容易受到方向侵蝕影響,我不能進去,不然很快會被取代掉。”

    修格因的說明,讓亞戈準備前進的動作一頓,但是,隨即,它的聲音再次傳來:

    “縫合者的生命很強,如果時間不是特別長,應該可以抵抗侵蝕,并且本質上你是在用看門人面具,理論上應該不會有事。”

    理論上?

    聽到這個flag,亞戈就不由得有些擔心,不過,亞戈還是打算進去看看,實在不行再跳轉廢墟圣殿跑路。

    并且,這時,修格因繼續道:

    “我會用‘荷官’的能力輔助你。”

    可以了。

    下一瞬,他便感覺到了,一股奇妙的、和賭徒謬論的能力有些區別的奇妙感覺縈繞在自己的身上。

    立刻,亞戈也拋出了一枚靈霧凝聚的硬幣。

    翻滾的硬幣落在地上,呈現出冰晶雪花的圖樣。

    失敗,累積成功——

    賭徒謬論!

    【魅惑檢定=81.......】

    【魅惑檢定=65/80】

    帽子戲法!

    隨著魅惑被替換為幸運的字樣,亞戈也沖了出去,向著那法爾子爵的位置沖了過去。

    就在他的身軀前進了十幾米距離的時候,來自默希絲對于身體的靈敏控制和感知,他感覺到了,有什么力量,從四面八方襲來,在緩慢地、試圖進入他的身軀。

    下意識地進行抵抗,在那股侵蝕的感覺被阻滯后,亞戈繼續前進。

    而在這個時候,那法爾子爵,已經和其他人發生了交戰。

    一個帶著尖頂帽的、外表蒼老的女人,在晦澀的喃喃自語聲中,右手的木質球杖一揮,四面八方卷動起水流,與那法爾甩出的火焰對撞。

    雖然水流并不算大,但是,還是對那法爾的火焰形成了阻滯。

    眼見這一幕,剛剛在那棟三層公寓不遠處的另一棟公寓房頂落下的那法爾,雙手合攏,再次張開時,凜冽的寒風在他手中匯聚,然后甩出——

    右手一甩,那凜冽的冰風瞬間擴大成風旋,將那水流凍結的同時,將那蒼老女人的身軀也一同凍結。

    并且......

    肆虐的風暴,直接將那蒼老女人的身軀打碎,無數被冰凍的血肉四散飛起。

    毫無憐憫,眼神冷漠的那法爾的身周烈風卷動,帶著他飛向了那棟三層公寓。

    也就在這個時候,他身體忽地一轉,看向了左側空無一物的空氣,在他前方,烈風匯聚,形成宛如盾牌一般的形狀。

    呼——

    輕微的、幾乎接近無聲的痕跡掠過,撞在了他以烈風塑造的盾牌之上,被風刃撕裂,消散不見。

    沒有猶豫,那法爾子爵立刻沖向了襲擊的來源處。

    但就在這個時候,地面忽地隆起,一只巨手從地面伸出,向著他狠狠地抓了過來。

    沒有停頓,那法爾右手伸出,握攏:

    同樣的、地面石板隆起,形成一只巨大的手掌,將這只巨爪一把抓住,同時,順勢扯了出來。

    那是一個石巨人,一只外形近似石巨人一般的生物。

    但那法爾知曉,這不是真的石巨人......

    ......

    亞戈也看到了這一幕。

    同時,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修格因告訴他的,關于那法爾子爵的途徑和能力。

    序列5“魔法師”,能夠使用任意種類、任意領域的法術。

    各個領域的法術,歸屬于各個握有不同權柄的神明,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只有“神明”青睞的不同種族,所指引的途徑,才能夠使用這個領域的法術。

    但是,魔法師能夠使用任何領域的法術,并且是以類法術的形式,不需要任何祈禱和儀式,就能夠使用。

    而對此,修格因的評價是“沒什么特別的,這個途徑的序列6,‘全能者’,也可以做到類似的,其實并沒有太大的變化”。

    并且,修格因最后的一句話,給了他解釋——

    “你可以把‘全能者’叫做‘模仿者’”。

    模仿.....

    他隱約明白了原因了。

    不過,在他思考著子爵的能力,想方設法準備找機會協助子爵的時候,忽然,他的身后,出現了一個人影,仿佛一道黑影,無比迅速地將匕首向著他刺了過來。

    但是,就是在這個時候,他的怪盜感應傳來了強烈的“失敗”感。

    不躲就會失敗。

    那襲擊者,不,是那匕首很危險!

    沒有猶豫,依照著從朗費羅那里沿襲而來的戰斗習慣,默希絲外表的亞戈,側身一躲,在那人一記擊空身體略微失衡,想要調整動作時,狠狠地一記撩陰腿,自下而上地將那人踹飛起來。

    不過,他似乎聽到了一聲什么東西爆掉的聲音。

    嗯,應該是骨頭。

    雙拳握緊,雙腿一繃,亞戈一躍而起進行追擊。

    在咚的一聲巨響中,把那人砸到了地上。

    而在這時,他聽到了一聲朦朧的、兇狠的狼嚎聲。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