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xf5v"></em>

      <delect id="zxf5v"></delect>

      <b id="zxf5v"></b>

      <mark id="zxf5v"><menuitem id="zxf5v"><ol id="zxf5v"></ol></menuitem></mark>
        <strike id="zxf5v"></strike>

          <rp id="zxf5v"><span id="zxf5v"></span></rp><mark id="zxf5v"></mark>

          <pre id="zxf5v"><listing id="zxf5v"></listing></pre>
          <delect id="zxf5v"></delect>
          群穿小說網 > 農女福妃名動天下 >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又出什么事了?
              七皇子走都一半,突然捂著肚子:“不行,酒水喝多了,我要小解!如廁在哪里?”

              七皇子的小廝扶著他道:“七皇子,花園那邊有個小院,閑置的,沒有人住,里面有,我扶您過去吧!”

              “趕緊,好急!”

              眾人大笑。

              .....

              溫玲躲在假山邊上,看著七皇子離開的方向,跟了過去。

              花廳里

              太后和安親王,安親王妃在那里說著話。

              所有的賓客安親王妃都已經安排下人送走了。

              納蘭瑾年送皇上回宮了,今天下午邊境有軍情送來,他們吃過飯,便叫上一些官員進宮議事了。

              溫暖在一位宮女的帶領下走了進來,恭敬的給三人行禮:“慧安,見過太后,見過安親王,見過安親王妃!”

              太后在溫暖說了一半便開口了,嗔怒道:“好了,你這孩子,都是一家人,怎么這么多禮!”

              安親王妃也笑道:“暖暖就是太多禮了!這倒是和十七皇弟互補了!”

              太后笑著點了點頭:“暖暖,你平時要多說說十七,他整天板著張臉,不知道的還以為別人欠了他幾百萬兩呢!”

              說著她對溫暖招了招手:“來,坐我身邊?!?br />
              溫暖笑了笑,走了過去坐了下來:“我不覺得十七哥整天板著臉??!”

              安親王妃聞言沒好氣道:“那是對你!溫柔得簡直變了個人似的!對我們哦,就一臉有廢話趕緊說,我沒時間聽你廢話,趕緊滾,滾,滾.....!”

              安親王妃說到最后,還使勁的擺了擺手,一臉不耐的樣子。

              安親王笑道:“十七皇弟那是這個樣子的!他是這樣的......”

              說到這里,安親王動了動,整個身體歪在椅子上,慵懶的靠著:“皇兄,你又做了什么蠢事?”

              安親王妃和太后大笑:“哈哈......對,對,就是這樣!”

              安親王妃捂著肚子笑道:“他表面就是這樣,他心里肯定是再說,廢話趕緊說,說完就滾!”

              幾人聽了都笑了,溫暖也笑得不行。

              笑過后,安親王妃才說正事:“十七是臉冷心熱的人,有事找他,他從來沒有辦不妥的!慧安郡主也是!我們家王爺的身體,真的是多虧了慧安郡主了!要不是慧安郡主發現了我家王爺其實是被下了毒,這病都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好!皇上說您是福星!納蘭國的福星!也是咱們納蘭家族的福星!這話真沒錯!”

              前段時間,溫暖不是不在京城,便是她要準備世子的親事,忙得不可交加,她早就想當面感謝溫暖了。

              正好現在賓客都送走了,忙完了,

              溫暖微微一笑:“我那是什么福星?湊巧罷了!王爺的病,是因為日積月累的少量攝入,終究有些毒素留在體內,我才發現的。這種精神性的毒物妙就妙在它中毒的時候沒有什么,等到病情發作了,那毒素就已經在體內消耗殆盡了,沒有什么毒素留在體內,所以太醫院的太醫一直都沒有看出來,但是這要是過上一段時間太醫也能發現?!?br />
              安親王妃擺了擺手:“的確是慧安郡主救了我們王爺一命!等過一陣子,王爺的身子都不知道被折騰什么樣子了!要不是王爺吃多了養生菜,身體越來越好,估計現在也不知道如何!”

              安親王點了點頭:“慧安郡主,你是本王的救命恩人!大恩不言謝,本王一定銘記于心!我們安親王府世代子孫都銘記于心!”

              溫暖見此,故意調皮的道:“王爺和王妃怎么這么客氣了?這是不將我當未來弟妹看待了?剛才還說一家人呢!”

              大家聞言都笑了。

              安親王妃笑道:“沒錯一家人!一家人,不必言謝!過不了幾天,慧安郡主也該叫我一聲皇嫂了!”

              太后笑道:“暖暖一張嘴能說會道,你們兩人是說不過她的!”

              安親王妃笑道:“那是,那是!”

              安親王:“哈哈....十七是三生有幸能娶得你這樣的女子做王妃??!”

              安親王活了大半輩子,像是慧安郡主這樣絕美聰穎的女子,還是第一次見。

              慧極必傷,聽說小時候身體不好,幸好遇到了好的機緣,才得以長大成人。

              欽天監卜算過,她過了十一歲,便前程似錦,福澤綿長了!

              太后笑著點了點頭:“他也就在哀家面前做過唯一一樣讓我滿意的事了!就是可惜暖暖一朵鮮花插在硬邦邦的冰塊上了!”

              溫暖笑著搖了搖頭,決定轉移話題:“下毒的人找到了嗎?”

              安親王妃聞言冷哼一聲:“找到了!”

              只不過什么都沒有問出,那人便服毒自殺了!

              溫暖:“是在什么地方上下毒的?”

              安親王的吃食不會如此疏忽才是,那只能在器具和貼身的衣物上做手腳,溫暖當初是這樣提醒安親王妃的。

              “你猜對了,我讓人找遍了所有東西都沒有找到,最后發現在沐足的木盆里有毒!”

              “那丫鬟將木盆抹一層毒液,再曬干,王爺晚上有泡腳再睡的習慣,久而久之救就中毒了?!?br />
              溫暖:“果然隱蔽?!?br />
              這讓溫暖想到她第一次進宮見太后時,那毒是直接下在燒制的瓷器上,也是極其隱蔽。

              但那事最后查到了是和二皇子妃有關的。

              太后一臉怒意:“如此陰毒之事,會不會又是南疆的人的釘子!這南疆國的人慣會下毒了!”

              安親王搖了搖頭:“查不到背后的人!那丫鬟服毒自盡了!”

              “那丫鬟的家人是什么人?”溫暖問道。

              “那丫鬟的父母是......”

              ...

              溫暖幾人在討論著誰下毒的事,這時一個丫鬟來報:“慧安郡主,七皇子請你過去!”

              安親王妃則道:“你去請七皇子過來吧!”

              丫鬟遲疑了一下:“可是......”

              溫暖聞言微微詫異:“七皇子有說什么事嗎?”

              “是關于溫玲姑娘的事!”那丫鬟吞吞吐吐的道。

              溫暖下意識的皺起了眉頭,溫玲沒有和大家一起離開嗎?

              又出什么事了?

              她站了起來,對太后等人行了一禮:“太后,王爺,王妃我去看看!”

              太后笑著點了點頭:“去吧!”

              到底是自己的府邸,安親王妃站了起來:“我和你一起去吧!”

              兩人匆匆的來到了花園的一處小院。

              溫玲坐在地上大哭。

              七皇子坐在一邊訓斥著他的小廝:“你說說你,怎么不敲門就闖進屋子里了?!本王子平日是怎么教你的?”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色狠狠亚洲爱综合网站入口|在线看片1788|中国农村夫妇做人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