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機甲天魔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丐幫之約
    張弛饒有興致的想到,包不同在電視劇里就一個跑龍套的,和三個家將一般就是站一邊,給慕容復喊666,實際上還是有點斤兩的,這武藝看起來還不錯,只不過想要對上開掛三兄弟就差得太遠了。

    姚伯當大喊了起來,“慕容公子,今日我們就信包先生一言,暫且離去,但你總要給我們個交代.......”

    “啰嗦!”

    張弛已是極不耐煩,冷哼一聲打斷了姚伯當的話語,意念力瞬即散發覆蓋全場。

    秦家寨與青城派所有人都懸浮了起來,停在半空中定了下,驟然加速,如天女散花般四面八方的拋射而出。

    霎時間,來犯眾人已無一個留存在參合莊內。

    段譽,王語嫣,阿朱,阿碧,包不同齊齊呆愣在了原地,定定的望向張弛,驚得說不出話來,這一幕也太過詭異了些。

    一片慘叫聲此起彼伏的在莊外響起。

    “行了,不過是一些小手段而已,無需如此驚訝。”張弛淡然說道。

    “這......這.......這哪是凡人能掌控的手段?莫不是妖術?”段譽驚呼出聲。

    “呸!你這小子見識得少!滿口胡柴!我家公子爺神仙般的人物,有這手段有何奇怪!”包不同當即斥喝道,懂是沒看懂的,但只要是自家公子爺出的手,那就決計是沒道理也得變成有道理的了。

    “表哥好厲害!這是何武功?怎地如此驚人?”王語嫣想遍記下的所有武功典籍,都想不出有哪樣武功能做出這等驚人的景象。

    “我這一趟出門,無意中尋到了一個前輩高人留下的洞天福地,在那地方突有所悟,天人交感,將斗轉星移修至我們慕容家歷代都未曾達到的境界。”

    張弛隨口胡謅道,管你們信不信,反正就是這樣了。

    “這是斗轉星移?”包不同喜容滿面,“公子爺能有這番際遇,果是氣運加身,大業......”

    說著,包不同突地警醒過來,這還有段譽這外人在,不能妄言,硬生生的把下半截話悶到了肚子里。

    “行了,阿朱,阿碧你們去看看,下人可有受到傷害。”張弛淡然吩咐道,“若沒事就讓他們出來收拾下。”

    “這便去,公子爺你剛嚇煞個人啦!”阿碧拍著胸脯說道,那一幕著實讓她嚇了一大跳。

    阿朱稍顯鎮定些,但尤自不住顫抖的身軀還是表明她也受了很大的驚嚇,阿碧扯了她手臂下,這才跟著走了。

    “是小弟見識不廣,方才胡言亂語,慕容兄請勿見怪。”段譽拱手賠禮道。

    “無妨。”張弛微笑回道。

    包不同心里直犯嘀咕,不知為何,公子爺會對這小白臉格外友善,看他油頭粉臉的,一副草包樣,是哪點得了公子爺的青睞?

    腹誹歸腹誹,在“慕容復”面前,包不同雖對段譽觀感不怎么樣,還是分外收斂,不露一點痕跡。

    阿朱阿碧帶著幾名下人跑了過來。

    “公子爺,這廳里雜亂,不便待客,且讓下人收拾,先和段公子,表小姐到花廳稍坐如何?我已命老顧去準備筵席。”阿朱道。

    老顧是誰張弛完全想不起來,參合莊內也不熟悉,阿朱這話是正中下懷。

    “好,給段公子帶路。”

    “段公子,這邊請。”阿朱抬手引道。

    “小弟叨擾了。”段譽又是一拱手,才跟著阿朱向前行去。

    張弛順勢就跟了上去。

    花廳內還未被那班江湖人士禍害,還整潔得很,阿朱請張弛坐了首座,段譽與王語嫣分坐兩旁,才和包不同阿碧落座相陪。

    不一會,聽香水榭中的婢仆就呈了酒菜上來,一番推杯換盞,賓主盡歡。

    飯后,段譽就想告辭,“此次被那番僧抓來,能結識慕容兄這等人中俊杰,實是一大幸事,只是小弟被擒離家,怕家人擔憂掛念,需得早些回去,他日慕容兄若是到了大理,定要讓小弟盡個地主之誼。”

    按段譽所想,留在此地,看著王姑娘就覺如百爪撓心一般,慕容兄對我禮遇有加,若還對王姑娘存著念頭,那是大大的混賬,還不如就此離去,眼不見為凈。

    “不急,我也要出門一趟,剛好和段兄弟結伴同行,你應該沒意見吧?”

    段譽想跑路是不行的,還要提溜著他去找喬峰呢,看看這次不同的際遇,他還會不會和喬峰擦出火花,想要結義。

    難得來天龍世界一趟,和兩個氣運之子合個影也挺好玩的。

    當然張弛并沒有參與一份的打算。

    “慕容兄可是為了玄悲大師在大理遇害一事?那便依慕容兄所言,在大理小弟還是有些門路的,定能幫上你的忙。”

    段譽尋思著,是不是該把自己是大理鎮南王世子的身份說出來,但又有些躊躇。

    “如此就好。”

    張弛微笑了下,轉頭向著下首的阿碧阿朱吩咐道,“阿碧,阿朱,你們收拾下,這次我們一同出游。”

    “公子爺要帶上我們?太好咯!”阿碧歡天喜地的拍手。

    阿朱眼中也流露出驚喜之色,興高采烈的拉著阿碧去收拾行裝。

    “公子爺,有一事老包忘記說了,丐幫大批好手來到江南,想要和咱們過不去,我已讓風四弟去約他們明早在惠山涼亭中相會。”包不同發話道。

    張弛倒不意外,這劇情還是記得很清楚的,喬峰就是在惠山被全冠清率眾責難,道破了他契丹人的身份,導致他卸了丐幫幫主之位,還捅了自己幾刀。

    “我知道了,明日一同前去,今日嘛,我們便先出去走走,在外面尋間客棧住下,不致于誤了時辰。”

    “丐幫又是為了何事與慕容兄為難?”段譽疑惑的問道。

    包不同道,“他們的副幫主馬大元給人用‘鎖喉功’殺了。‘鎖喉功’是馬大元的成名絕技,殺馬大元沒什么大不了,用‘鎖喉功’殺馬大元,那兇手當然是要嫁禍于‘姑蘇慕容’了,有公子爺主持大局就最好了,此次定要與那些窮叫花子分說明白。”

    “那是自然,包三哥你通知下風四哥,我們在外邊會合。”張弛道。

    包不同點了點頭,起身跑了出去,慕容家自有飛鴿傳書的法子,公冶乾還想了一套密文,就算旁人截獲了飛鴿,也難以讀懂其中含義。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