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xf5v"></em>

      <delect id="zxf5v"></delect>

      <b id="zxf5v"></b>

      <mark id="zxf5v"><menuitem id="zxf5v"><ol id="zxf5v"></ol></menuitem></mark>
        <strike id="zxf5v"></strike>

          <rp id="zxf5v"><span id="zxf5v"></span></rp><mark id="zxf5v"></mark>

          <pre id="zxf5v"><listing id="zxf5v"></listing></pre>
          <delect id="zxf5v"></delect>
          群穿小說網 > 青血劍仙 > 第十九章 石葦
              一號狩獵區。

              白帝城周圍有五座狩獵區,處于白帝城的四方。一號狩獵區處于白帝城的西方,也是猛獸兇獸妖獸極為密集的地區之一。

              現如今的白帝城可謂是一座猶如古代城池一般的圍城,周圍建立起了一圈厚重的城墻,以此來抵御那些獸族的入侵。

              通往五大狩獵區都有固定的專車,除了五號狩獵區神秘且不對外開放之外,其他四大狩獵區都是可以繳費進入其中的。

              所以,張知白他們五人乘坐一號班車來到了一號狩獵區。

              此刻,一號狩獵區附近已經人聲鼎沸,周圍的商鋪更是生意火爆,尤其是那些收集猛獸的店鋪最為熱鬧,畢竟猛獸也就相當于人族的武徒,兩三個武徒組成團伙便可以擊殺一兩頭猛獸,來錢也快,只是價格有點低。

              其次,收集兇獸材料的店鋪也極為熱鬧,出入其中的最低都是高級武徒,他們數個人聯手獵殺一兩頭兇獸還是沒有問題的。

              至于妖獸的材料,那就很是稀少了,也只有寥寥數人出入那種高檔店鋪,普通人是無法踏足的。

              張知白,煉氣期四層,乃是庚風體質,可以操控風系的力量,這樣的實力在這片區域也算是一位高手了。

              人潮涌動,張知白他們五人并沒有四處游覽,不是不想,而是沒有那個本金,兜里沒有多少錢啊。

              繳納了四顆靈晶,張知白五人通過特制大門進入了狩獵區。

              劉鶚看著前面的張知白,頗為羨慕,他是道教協會的初級道士,又是第一高中的高材生,他有著學生證,他便可以免費進入狩獵區,真是有點打擊人啊。

              四顆靈晶!

              劉鶚想一想都感到心痛,而且自己混了這么多年也沒有幾顆下品靈晶,這一次可是自己一半的家財啊!

              進入狩獵區,張知白很明顯地感覺到周圍的氣氛沒有以前那么和諧了,多了一下劍拔弩張和猜忌,好人與人之間充滿了敵意,這讓張知白頗為心痛:“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沒有了,又談何重建家園?!”

              而且,相比于其他人的全副武裝,張知白他們顯得極為寒酸:張知白他們都是一身普通服裝,沒有戰甲或皮甲,即便是兵刃也只是西瓜刀這種常見垃圾,看得劉鶚他們低著頭,滿臉的羞澀。

              不過,如同張知白他們一身白板裝備的人也是大有人在,他們絕大部分都是剛剛踏入這個行列,或者是一些家境貧寒的學生。

              錢!

              這是一個關鍵因素!

              實力,才是最終核武器!

              張知白是老鳥了,劉鶚他們四人還是菜鳥,所以,劉鶚他們顯得非常不自信,引起了不少人的窺視,將他們列入目標名單。

              忽然,張知白看見了一個熟人,他還是孤身一個人,二人算是同志。張知白走上前,看著身穿斑黃豬皮馬甲的石葦,微笑道:“石葦,我們又見面了,最近過的怎么樣?”

              “知白?”石葦正在蹙眉思考,突然間有人叫他的名字,轉頭一看,卻是熟人一個,他驚訝的打量了一眼張知白,說道,“知白,聽說你不是住院了嗎,這么快就好了?”

              “嗯,恢復的不錯。”張知白掃了一眼周圍那些不懷好意的人群,邀請道,“還是一個人?不如加入的我的隊伍,怎么樣?”

              “可以。”石葦瞥了一眼劉鶚他們四人,驚訝道,“知白,你變化還真大,居然找了伙伴,厲害了。”

              “唉,沒辦法,人單力薄,不好混啊!”張知白搖頭感慨道。

              “是啊,一個人很容易成為別人的獵物。對了,聽說你加入了武道沖刺班,你怎么沒有和他們一起訓練,還跑過來這邊?”石葦也是第一高中的學生,和張知白都是同年級。

              “我和他們不一樣,他們只需要專心修行即可,我還需要養家糊口,必須出來獵殺一些猛獸添補家用。”

              “嗯,我們都一樣。”石葦感同身受的點了點頭,雖然馬上要高考了,但是一旦考上了,那學費也是非常昂貴的,沒有錢,怎么上學,怎么學習學校的功法和課程,怎么提高家里人的生活水平?

              “走吧,我們邊走邊聊。”張知白微笑道。

              “好。”石葦警惕地掃了一眼周圍的人群,和張知白肩并肩地向狩獵區深處走去,畢竟,這里是外圍,還沒有進入真正的狩獵區。

              劉鶚他們四人看著身穿豬皮馬甲、手握鋼劍的石葦,再看一眼自己一身白板,他們眼中滿是羨慕,心中也頗為感慨:“嘛的,果然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原以為我已經混的很好了,沒想到我還不如他一個高中生,太氣人了!”

              豬皮馬甲!

              鋼劍!

              這可是好裝備啊!那豬皮馬甲最少也得十顆下品靈晶,鋼劍也得三顆下品靈晶,他一身表面裝備就已經十三顆下品靈晶了,真是太富有了!

              再看一眼張知白,他也是一身白板,可一身好裝備的石葦卻有點謙讓,看見張知白的實力必然比石葦強大,這讓劉鶚他們再一次深受教育:“實力才是根本!”

              沿著破舊高速公路,張知白他們一行六人還算是頗為輕松,而他們身后的一大群人卻有點緊張了,時刻擔心有猛獸沖出了,一場惡戰在所難免。

              一路上,石葦看著風輕云淡的張知白,心中頗為疑惑:“在以前,他可是手持鋼劍的,今天他怎么兩手空空,也沒有穿上他的牛皮戰甲,真是有點奇怪。”

              “怎么了?”張知白察覺到了石葦的疑惑,淡然一笑道,“是不是很奇怪,我為什么沒有帶上我的裝備?”

              “對。為什么?”

              “因為那些對我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我現在是一名煉氣士。再說了,我的鋼劍已經丟了,戰甲也破碎了,沒用了。”

              “哦?”石葦眉頭一挑,“是上次的那件事?聽說,你被算計,差一點死在那只老虎的口里,你可真幸運。”

              “是啊,幸運!”張知白嘆息一聲,神色有點惆悵道,“九死一生,激發了潛力,覺醒了體質,哦,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靈根’。”

              “什么體質?”

              “庚風體質。”

              “庚風體質?”石葦一怔,“風系金屬性體質?原來如此。我說呢,你以前速度那么快,原來你是風系體質,擁有風系靈根,真不錯。”

              “比不了你,你可是石木體質,力量很大的,我可比過你。”張知白搖頭笑道,這一次一見到石葦,張知白就感知到了石葦的不一般,這是以前所沒有感知到的。

              “哈哈,不愧是煉氣士。”石葦一驚,深深地看了一眼張知白,搖頭苦笑道,“唉,我雖然戾氣很大,卻不是煉氣士,只是一名高級武徒而已,想要突破武者,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如果有足夠的靈氣供應,你應該已經突破后天期了。只是,你不想那么早突破而已。”張知白微笑道。

              “唉,沒辦法,我還有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要養,靈晶給他們用就好了,我不著急,打好基礎才是。”石葦淡然道。

              “也對,基礎最重要了。”這一點,張知白非常贊同。

              半個小時之后,他們停止了腳步,因為前方是一片廢墟——曾經繁花似錦的城區已經變成了猛獸兇獸的樂園。

              “吼~!”

              “嗷嗚~!”

              “轟隆隆~!”

              此起彼伏的各種各樣的聲響傳入張知白他們的耳中,更是可以看見無數跳動的身影,它們絕大部分都是曾經的寵物,現如今卻是人族的敵人。

              “到了。”石葦凝重道。

              “是啊,即將開始新的征程了!”張知白眼神也凝重了起來,他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這里比以往更加的兇險了。

              劉鶚他們聽到那些獸吼聲,他們已經開始出冷汗了,這是他們第一次來到狩獵區,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接近那跳躍歡呼的猛獸兇獸,第一次感受自己是你們的脆弱和渺小。

              張知白瞥了一眼劉鶚他們,鼓勵道:“放輕松,有我和石葦給你們保駕護航,你們很快就會適應這里;待得你們適應了,我們的行動也就可以開始了。”

              “是,大人。”劉鶚四人深吸一口氣,恭敬道。

              大人?

              石葦詫異的看了一眼張知白和劉鶚他們,搖頭一笑道:“知白,沒想到你還有這么一面,真是令人有點訝異。”

              張知白微笑道:“人之常情。”

              石葦點了點頭,人之常情。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色狠狠亚洲爱综合网站入口|在线看片1788|中国农村夫妇做人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