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青血劍仙 > 第十四章 揮手殺之
    竹刀小區。

    作為竹刀小區的土霸主,竹刀社團的人員眾多,自然也有人看見或是望見白朋他們的慘狀,但他可不敢上前幫忙,那個人太兇殘了!

    雖然不能助陣,但可以上報啊,于是乎,有人挑釁竹刀社團的消息一下子傳的沸沸揚揚,幾乎整個竹刀小區的居民都知道了。

    “我的媽呀,他瘋了吧?”

    “對了,他們叫什么?”

    “貧民區的劉鶚,那里的小混混,都是一群狠人!”

    “小混混?貧民區出來的小混混,他們也膽敢挑釁竹刀社團,他們也太膽大包天了吧!他們這不是在找死嗎?”

    “誰知道啊。不過,聽說他們好像有一個領頭的。”

    “誰啊?”

    “張知白。”

    “張知白?誰是張知白?”

    “呃,不知道,沒有聽說過。”

    “你聽說過嗎?”

    “沒有,他誰啊?”

    “啊,你們看,就是他們?”

    “我樂個趣,白朋的左手怎么了?”

    “被剁了!”

    “..............”

    剁了?

    媽呀,太兇殘了!

    白朋可是竹刀社團的人,他們這是要不死不休啊!

    所以,張知白他們一路走過,所有低聲議論紛紛的人群立即閉嘴了,生怕被白朋他們聽到,到時候免不了一場血雨腥風。

    人群之中,有人認出了張知白,他們是同一棟樓,且同一層的鄰居,自然有所交往,可他們只能看著,不敢說出來,同時心中也頗為吃驚和惋惜,他們才剛剛搬過來沒有多久,他們就得罪了竹刀社團,他們一家子要完蛋了。

    “知白?”張福興驚慌的望著張知白,“他怎么在這里,他被綁架了?這可怎么辦?劉鶚,他可是小地痞流氓啊,我們可沒有那么多錢啊!”

    張福興有些不知所措了,自己一家人之所以能夠住進竹刀小區,這可都是張知白的功勞,他被綁架了,這以后可怎么辦?

    他慌神了。

    同樣的,也有人慌神,并也通報了竹刀社團的社長:竹刀。

    竹刀是一個二十八歲的一星公民,他更是一名后天武者,一把竹刀打下了竹刀小區這片領地,實力之強在貧民區也是九大霸主之一。

    聽到手下的通報,竹刀停止了練刀,并迅速地打開電腦上網查詢,一番查詢之后,竹刀面色凝重了幾分,但很快就恢復平靜了。

    道教協會的初級道士?

    傳說中的煉氣士?

    怪不得如此猖狂!

    嘆了一口氣,竹刀提著一把青竹刀走下樓。

    “社長,您這是要會一會張知白這個煉氣士?”副社長‘白框’跟上去,微笑道,“這個小家伙,我們還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比較好。”

    “哦,為什么?”竹刀瞥了眼白框,眼神有點冷。

    “白帝城李家,您知道。張知白之所以加入道教協會,李家的李明霖出面牽頭,并派人送他去了學校。”白框勸說道。

    “所以,他的后臺是李家?”

    “不排除這個可能性。”

    “呵,李家?”竹刀冷哼一聲,白帝城李家?這是一個龐然大物,但自己背后的劉家也不是好惹的。

    “社長,煉氣士可不一般,我們要小心。”白框提醒道。

    “哼,一個幸運的小家伙而已,他才剛剛成為煉氣士,他又有多少能耐?你可不要忘記了,我可是后天武者,我的實力比他強很多!”竹刀不屑道。

    “唉,社長,煉氣士可不能小覷,他們的手段非常詭異,我們還是小心為好!”白框嘆了一口氣,如今看來,自己必須小心提防了。

    “哼,看著吧,想翻天?即便是孫猴子,還是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更何況他一個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竹刀輕蔑的冷笑道。

    “唉~!”白框搖了搖頭,不再勸阻,煉氣士是一群什么人,他可是深有體會,即便是最低級的煉氣士,一旦成長起來,他們銳不可擋。只是,沒有想到,竹刀小區居然誕生了一個煉氣士,這倒是有點出乎意料。

    走出了竹刀大樓,竹刀和白框帶領數百竹刀社團成員浩浩蕩蕩地向張知白方向走去,一路所過,吸引了無數人。

    竹刀社團的正副兩大社長同時出動,對于竹刀小區而言,這可是非常罕見的大事件,每一次他們同時出現,必然有大事件發生。

    同時,劉鶚挑釁竹刀社團的事件也鬧得竹刀小區人人皆知,他們都不約而同地走出了家門,望向那空曠的地方。

    竹刀社團數百人浩浩蕩蕩,一眼望去,那可是人山人海。在竹刀社團的對面,張知白一行人顯得勢單力薄了。

    看見竹刀,白朋立即滿血復活了,驚喜道:“社長,救命啊!”

    “閉嘴!”劉鶚兇狠地瞪了眼叫囂的白朋,白朋瞥了眼張知白,立即縮了縮腦袋,滿臉驚恐,眼中卻透露出一絲幸災樂禍,好似張知白要倒大霉似的。

    劉鶚他們十三人非常緊張,對面的竹刀社團可是浩浩蕩蕩數百人,每一個人都手持兵刃,自己這點人還不夠給人家塞牙縫呢,這可怎么辦?

    “大人?”劉鶚求助的看向張知白。

    “稍安勿躁。”張知白平靜的看了眼劉鶚,微笑道,“放心,你們死不了。”

    劉鶚:“........”

    死不了?

    嘛的,他們當然不會讓我們死的干脆,太悲催了!

    到了這個時候,劉鶚還能說什么,只能硬著頭皮堅持下去,希望張知白可以解決這一次滅頂之災,否則的話,自己可就看不見黃昏的太陽了。

    一片安靜!

    空曠的廢場地,到處都是雜亂無章的建筑材料和坑坑洼洼的小水洼。

    竹刀社團VS張知白!

    竹刀的目光瞥了一眼白朋那鮮血淋漓的左手,眉頭一皺,陰沉道:“張知白,你這是什么意思?”

    張知白?

    他們不是應該找劉鶚的麻煩嗎,怎么找張知白?

    什么情況?

    圍觀群眾懵圈了,誰才是主角?

    張知白望著竹刀,微笑道:“竹刀社長,見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廢話,我也不想多說,我要一個樓層四套房子。”

    竹刀面色一沉,冷哼道:“小家伙,你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吧!一個樓層四套房子?你知道他們價值多少嗎?”

    “知道。”

    “呵,你不知道。”

    “哦,你認為價值多少?”

    “賣了你,你也沒有那個價。”竹刀冷笑道。

    “呵,原來,你的人頭那么不值錢啊。”張知白有點失望的搖了搖頭,微笑道,“可惜了,我還想和你好好的聊一聊,真是可惜了。”

    “找死的東西!”嗖,有人出手了,人群中出現了一個熱血少年,一把鋼刀一刀斬向張知白。同時,也有數人出現,包圍了劉鶚他們,迫使他們不敢出手。

    “唰~!”

    明晃晃的鋼刀斬下,幾乎所有圍觀群眾閉上了眼睛,在他們心中已經給張知白判了死刑——認為他死定了!

    張知白看都沒有看他,左手隨意一揮,一枚小石頭詭異地化為一道流光飛過,噗嗤一聲,那熱血少年的額頭多了一個血洞。

    “哐噹~!”

    鋼刀掉落!

    接著,熱血少年瞪大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噗通一聲,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死了?

    他死了?

    “嘶~!”劉鶚倒抽了一口氣,難以置信的看著那熱血少年額頭的血洞,他就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噌噌~!”

    包圍劉鶚的一群人,他們面露驚駭地紛紛退步,看向張知白的眼神猶如活見鬼,這個人太恐怖了,他一揮手,老大就死了,太可怕了!

    “煉氣士!”竹刀瞳孔一縮,倒抽了一口氣,揮手間,一個高級武徒就這么不明不白地被殺死了,這就是煉氣士?

    白框苦笑,果然如此,煉氣士不好招惹啊,即便是剛剛踏入煉氣士行列的初級道士!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