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青血劍仙 > 第十一章 尋仇
    初次見面,張知白鶴立雞群。

    武道沖刺班,六位男生三位女生,三個團體,張知白自然被孤立無援,再加上他是唯一一個平民出身,在他們眼中他就是草莽一匹,沒有太多的價值,何必浪費時間花費在他的身上。

    對于他們這些自以為眼界高超的人,張知白只是平靜看待,并沒有多少波瀾,也沒有主動上前交談,因為他知道要想要融入一個圈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是需要沉淀的,即便是迅速地加入,時間也不會太長,至于所謂的真心,張知白唯有呵呵一笑了。

    而且,身為武道沖刺班的學生,大家之間免不了互相競爭,這可是關乎自身切身利益的,馬虎不得。

    煉氣士,固然讓人羨慕,但更多的是忌妒,心中自然有所不喜和排斥,憑什么你可以成為煉氣士而我不能,老天爺太眷顧你了,活該你被孤立。

    所以,張知白停留了一會兒,他便走出了教室。武道沖刺班的九個學生,他們都是武徒,自己則是煉氣士,自己只需要吐納煉氣即可,不需要如同他們一般打熬身體,突破身體極限來感知天地靈氣。

    李彤繡眉微蹙的望了一眼走出教室的張知白,說道:“鄧琪,我的這位新同學好似有點孤僻啊!”

    鄧琪撇了撇嘴,一副我早知道如此的神態說道:“李彤,這不是他們煉氣士一貫作風嗎?他們煉氣士都很孤僻的,不是嗎?”

    吳瑩也點頭道:“對呀,他們煉氣士都很孤僻,都是一群不合群的家伙,我們不用理會他們。”

    李彤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或許吧。不過,沒想到平民中居然出現了一個煉氣士,真是令人有點小驚訝。”

    “得了吧,就他這性格,他注定走不長的,有他苦頭吃的。”鄧琪不屑的撇了撇嘴,一副瞧不上張知白的神情。

    “哈哈,或許吧。”李彤搖了搖頭,他感覺張知白的目光的確是有點‘目中無人’,他好似也瞧不上我們吧。

    繼而,教室里,他們繼續各自的修行。

    另一邊——

    張知白走出武道沖刺班的教室,稍微停駐了一會兒,他便看見杜凱匆匆忙忙地走了過來,他微笑道:“教導員,有什么事情嗎?”

    杜凱一愣,瞥了一眼教室里熱火朝天的九個學生,再看一看獨自一個人的張知白,蹙眉道:“怎么,有點不適應?”

    張知白搖頭道:“沒有,挺好的。”

    杜凱松了一口氣:“那就好。哦,對了,這三枚下品靈晶給你,這是你這個月的份額。還有,你可還有什么需要,盡管提出來?”

    張知白接過三枚乒乓球大小的白色晶石,他感知到白色晶石里面有一股氣體的流淌,那是天地靈氣。他微笑道:“謝謝教導員。哦,對了,我們學校可有什么功法可以給我學習的嗎?”

    “功法?”杜凱了然,遞給張知白一本書,解釋道,“給,這是教育部頒發給你們煉氣士的基礎修行功法:《浩然正氣歌》。你回去多看一看,或許對你有所幫助。”

    “《浩然正氣歌》?”張知白接過《浩然正氣歌》,翻閱了一遍,內容通俗易懂,卻只有前六層的功法,也算不錯。

    “知白,這《浩然正氣歌》還是非常適合打基礎的功法,你可以借鑒一番。哦,對了,你可以不用每一天來學習報到,你只需要三個月來參加高考考核即可。”杜凱也沒有辦法,他實在是教不了張知白多少關于煉氣士方面的知識,只能靠他自己自學了。

    “好,我知道了,謝謝教導員。”張知白收起《浩然正氣歌》和三枚下品靈晶,微笑道,“竟然如此,教導員,我先回家了。”

    “回家?”杜凱怔了一下,這才想起了,他剛剛出院,他還沒有回家一趟,他的確是該回家看一看了。杜凱點頭道:“好,去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地方,你盡管告知我,我會全力幫助你的。”

    “謝謝。我先走了。”

    “好,去吧。”

    “再見。”

    “再見。”杜凱看著張知白走進了樓道,下了樓梯,想校門口走去,“煉氣士?唉,我們國家的煉氣士還是太少了,對于煉氣士的研究也只是剛剛開始,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啊!”

    搖了搖頭,杜凱走進了教室,他還要繼續教導里面的九個學生,他們才是關乎學校榮譽的關鍵,必須教導好他們。

    武徒常有,而煉氣士不常有;孰輕孰重,對于學校而已,那就不言而喻了。更何況,學校對于煉氣士的課程,他們幾乎沒有多少準備,也教導不了煉氣士的修行,還不如讓他們執行摸索,也好過誤導和耽誤他們。

    因此,學校只能給張知白提供一本基礎功法《浩然正氣歌》和每一月三枚下品靈晶作為資助,其他的就幫不上忙了。

    走到校門口,校衛看見張知白,主動打開了正門,這是上面領導的吩咐,他恭敬道:“張道士,您好!”

    “你好。麻煩你了。”張知白愣了一下,便知曉了緣由,回頭望了一眼辦公樓,微微一笑,便轉頭走出了校門。

    “嘀嘀~!”

    張知白走出了校門,正門再一次關閉。

    校衛羨慕的望著張知白的背影,喃喃道:“煉氣士?我們白帝城好似也沒有幾個煉氣士,他可真幸運啊!正門?這可是只有開學或放學的時候開啟,可他無論什么時候都可以從正門出入,真是令人羨慕!”

    搖了搖頭,校衛繼續回到了自己的門衛房。

    “呲~!”

    一輛捷豹跑出風馳電逝地跑了個來,一個漂亮的飄移停止在校門口,并走下了身穿白色職業西服的女子和一個身穿第一高中校服的美麗女孩。

    “諸葛玥?”張知白扭頭,一眼就認出了那個美麗女孩,露出了一絲笑容,打招呼道,“你來上學了?”

    諸葛玥也怔了一下,看見生龍活虎的張知白,有點吃驚道:“張知白?聽聞你不是住院了嗎,怎么這么快就出院了?沒事吧?”

    “沒事,一切正常。”張知白微笑道。

    “嗯,那就好。哦,對了,你也是剛來學校嗎?”諸葛玥瞥了眼校門,邀請道,“走吧,我們一起進去。”

    “不用了,我要回家了。”張知白拒絕的搖頭道。

    “回家?為什么?”諸葛玥繡眉一簇,“這個時候不上學,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嗎?需不需要幫忙?”

    “不用了,一切都很好。好了,你快進去吧。”

    “真不用幫忙?”

    “不用。”

    “他們,你能解決嗎?”諸葛玥望向遠方一群蜂擁而來的小混混,他們是學校附近的小混混,經常欺負學生,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放心吧,一群廢材而已。”張知白眼睛一瞇,他自然認得那些人,自己可是和他們打過好幾次,也吃過不少虧,但終究是自己的事情。

    “好吧。”諸葛玥見此,也不多勸了。

    “小姐,您該上學了。”這個時候,那女子平靜的看了眼張知白,提醒道。

    “好,知道了。待會進去。”諸葛玥平靜道。

    女子無奈,只能望著那些小混混走過來,而自家小姐卻不進入學校,這不是誠心添堵嗎?還有,這個張知白也就是一個貧窮的廢材,有什么可交談的。

    “乒鈴乓啷~~~!”

    一群十三人手持木棍,氣勢洶洶地走了過來,將張知白包圍了起來,為首的刀疤青年瞥了一眼諸葛玥和女子,厲聲道:“小娘們,看什么看,還不快滾!”

    “小姐!”

    “等。”

    “好吧。”女子無奈,但卻做好了打架的準備。

    “知白?”

    “謝謝,不用了。”張知白搖了搖頭。看向刀疤青年,張知白微笑道:“劉鶚?你這么氣勢洶洶而來,所謂何事?”

    “張知白,少他媽扯淡!前些天,你打斷了我一個兄弟的右腿,這筆賬怎么算?”刀疤青年‘劉鶚’盯著張知白,手中握著一把西瓜刀,語氣非常的不善。

    “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這是我的一貫作風。再說了,欺負弱小,這很不對。”張知白平淡道。

    “切,去他媽的狗屁英雄!小家伙,你可真是命大啊,這都死不了!不過,你打斷了我兄弟一條腿,我也得打斷你一條腿,你三條腿,你選哪一條?”劉鶚煞氣道。

    “我都不選。還有,你們哪里來回哪里去,這不是你們可以參與的,你們還沒有這個資格。”張知白向前走去,他該回家看一看了。

    “嘛的,給臉不要臉!上,斷他三條腿!”劉鶚氣憤的冷喝道。

    “好!”

    “動手!”

    “唰唰唰~!”

    十三個小混混同時向張知白攻殺而去,張知白面色一冷,目光如虎一般掃了一眼劉鶚等人,冷聲道:“你們還是不長記性啊!”

    “殺!”劉鶚怔了一下,他被張知白的目光嚇了一跳,但沒有猶豫,繼續撲殺向張知白,他今天是來報仇的,必須血債血償。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