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青血劍仙 > 第五章 天資,前程。
    別搞事?

    這是得多么不信任我這個大哥啊。

    張知白頗為無語的搖了搖頭,瞥了一眼地上的《煉氣訣》,張知白揉了揉眉心,說道:“小妹,把那本書給我。”

    “書?”張檬愣了一下,四下一掃,這才發現床底下有一本書,心中都點奇怪,我可沒有帶書給他,他哪來的書。撿起了一看,張檬怔了一下,不可置信的轉頭看向張知白,咕嚕一聲,質問道:“大哥,這是什么?”

    “煉氣訣。”張知白平靜道。

    “煉氣訣?”張檬的聲音遽然間拔高了幾分,顫抖的雙手緊緊地抓著《煉氣訣》,盯著張知白,怒其不爭道,“大哥,你就為了這本書?”

    張檸停止了寫作業,皺眉的盯著張知白,這個大哥也太不讓人省心了,他這是搞事情啊,這書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買到的,他瘋了吧!

    張知白嘆息一聲,瞥了一眼桌上的合同和證件,和顏悅色道:“喏,你們看,那是道教協會給我的合同和證件,你們自己看。”

    道教協會?

    張檬繡眉一皺,轉頭望向病床旁邊的小桌子,那里還真有一份合同和一份證件,她將信將疑地拿起,打開一看,頓時怔住了,道教協會?煉氣士?大哥是一名煉氣士?要不要這么開玩笑!

    “我看看。”張檸站起來,接過合同和證件一看,同樣被驚住了,難以置信的看向急公好義的大哥,他什么時候成了一名煉氣士了,我怎么不知道?

    “這是真的?”張檸質疑道。

    “對,是真的。”張知白聳了聳肩,微笑道,“好了,你們也不用這么看著我,李醫師她也知道。哦,對了,我是煉氣士這件事情,還是李醫師告知道教協會的,你們可以去詢問她。”

    李醫師?

    張檸和張檬二人對視一眼,眼中還是難以置信,自己這個一無是處的大哥什么時候成了一名煉氣士了,真是見鬼!

    “好了,不給就不給吧,你們自己看吧。”張知白無可奈何地靠著墻,靠著呆愣的二人,笑道,“煉氣訣,大路貨,你們想練一練,就練吧,無所謂。”

    張檸:“........”

    張檬:“........”

    好隨意的口氣!

    《煉氣訣》!

    這可是《煉氣訣》!

    雖然說《煉氣訣》是大路貨,可也不是我們這些平民老百姓可以買得起的,這可是價值數十萬的秘典啊!

    我的天吶,他還真是走了狗屎運,他的運氣怎么總是那么好,老天爺太偏心了,我不服啊!

    “嘭嘭~!”

    張檬和張檸直接扔掉合同和證件,欣喜若狂地盯上了《煉氣訣》,看得那叫一個津津有味,看得張知白搖頭苦笑,至于嗎?

    揉了揉眉心,瞥了眼合同和證件,張知白眼睛微瞇,暗道:“道教協會?三顆下品靈晶的供奉,這道教協會還真是富得流油啊!也不知道,道教協會內部有多少成員,他們都是煉氣士嗎?”

    “哥。”張檬和張檸二人看完了,一同轉頭看向了張知白。張檬詢問道,“哥,您感知到了天地靈氣?”

    “對。”

    “您引氣入體了?”

    “對。”

    “您開辟了氣海?”

    “對。”

    “您凝聚出了靈根?”

    “對。”

    “什么屬性?”

    “風系。”

    “風系?”張檬和張檸對視一眼,風系啊,有點弱啊,沒有什么攻擊力,可惜了。二人搖了搖頭,一轉身,將《煉氣訣》放在中間,迅速地開始抄錄了。

    “........”張知白無語的搖了搖頭,二人一臉嫌棄的神情,搞什么,風系怎么了,招你惹你了,至于嗎。

    不過,看到他們二人專心致志地抄錄,張知白還是有點欣慰的:“時常翻閱,對什么是有好處的。”

    張檬和張檸二人沒有理會,埋頭苦干。

    張知白搖了搖頭,轉頭望了一眼繁星點點的星空,一雙眼眸好似穿越了時空:“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唉,事已至此,既來之則安之。”

    閉著眼睛,張知白開始修行。

    “呼呼~!”

    這一次修行不同于之前,這一次張知白很快就進入了修行狀態,控制庚金風團形成靈氣漩渦,一呼一吸間,靈氣吐納,庚金風團提煉靈氣,運轉全身,滋養全身,虎魄珠照常提成。

    很快,張檬和張檸二人抄錄完畢,同時也記錄在腦海中。回頭看了一眼閉著眼睛,呼吸均勻的張知白,他好像已經睡著了,真是一個大懶蟲。

    二人對視一眼,眼中充滿了躍躍欲試,于是乎,他們迫不及待地盤膝而坐,開始按照《煉氣訣》上面的法門開始感知天地靈氣。

    一分鐘。

    沒有感知到。

    兩分鐘,沒有感知到。

    三分鐘、五分鐘、十分鐘........

    半個小時之后,張檬緊蹙眉頭地睜開眼睛,無奈的看著手中的《煉氣訣》,自己真的沒有辦法感知到天地靈氣嗎?

    張檸也有點心浮氣躁地睜開眼睛,看了眼張檬,苦澀道:“姐,你感知到了嗎?”

    張檬搖了搖頭:“沒有。你呢?”

    “我也沒有。”張檸苦澀道。

    “太難了!”

    “是啊,太難了!心平氣和,心若冰清?我的天吶,這怎么可能?我一閉上眼睛,腦海里就是一片亂麻,思緒紛紛擾擾,根本平靜不下來。”

    “我也是。越是想平靜下來,越是心浮氣躁,太難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張檸看向了張知白。

    “傻人有傻福唄。”

    “呃,好吧。”張檸搖了搖頭,小心翼翼地將手抄本放在了一旁,揉了揉眉心,苦笑道,“算了,不嘗試了,明天早上吧,我還是先寫作業吧。”

    “嗯,先寫作業。”張檬也收起了手抄本,并將原本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子上,并瞥了一眼平靜微笑的張知白,恍惚間,浮躁的心忽然間平靜了下來,這讓她一愣,使勁地甩了甩頭,“這怎么可能,我一定是出現幻覺了。對,幻覺。”

    “怎么了,姐?”

    “沒事。寫作業。”

    “哦。”張檸又開始了攻題了。

    張檬坐下,時不時地回頭看向張知白,他一臉的平靜,還有那平靜的笑容,給人一種安祥的心靜,真是奇了怪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狗屎運?

    好吧,他走了狗屎運。

    張檬搖了搖頭,不甘心的瞥了眼手抄本,一咬牙,強行挪開,看向自己的試題,開始埋頭攻克這些試題了。

    張知白他們并沒有注意到,李明霖已經站在門口很久了,她見證了三個人的修行,只有張知白一個人可以納天地靈氣入體,他還真是一個煉氣士,而且熟門熟路,應該不是第一次引氣入體,很有經驗啊。

    “煉氣士?”李明霖莫名一笑,深深的看了一眼張知白,轉身走了,“十八歲的煉氣士?雖然起步有點晚了,但也不算晚,培養得當,前途還是很光明的。只是,如今修為最高的煉氣士,他也不過只是筑基期,想要更進一步,只能靠你們自己!”

    煉氣士?

    李明霖惋惜地嘆了一口氣,煉氣士雖然奇妙,但功法卻稀缺,都在大門大派,沒有門派的散修,想要更進一步,何其之難,難于上青天啊!

    “小家伙,祝你好運。”李明霖步入了自己的辦公室。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