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青血劍仙 > 第三章 道教協會
    病床上,張知白在張檸敲門的時刻,他就醒了,但他沒有睜開眼睛,對于心高氣傲的龍鳳胎,自己這個大哥曾經有點挫敗感,好在現在自己蘇醒了,自己不可能再平庸下去,絕對不可能!

    平靜的聽著龍鳳胎姐弟的交談,張知白心中微微嘆息:“窮苦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千古不變之理。即便是沒有覺醒前世記憶,這一世的自己還是本能地艱苦奮斗,照顧年幼的弟弟妹妹;只可惜,天妒英才,人心隔肚皮啊!”

    “武者?煉氣士?如此說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武者神仙,這里是一個神話世界?”張知白傾聽著他們的交談,再加上已有的記憶,張知白漸漸地明白了自己處于一個什么樣的世界,“靈氣復蘇百年,人類進入了遠古神話傳說中的修仙時代?”

    仙人?

    張知白凝神感受自己的身體,慢慢地他驚愕看見了一個微弱光點,湊近一看,愕然是一團白色風團,這白色風團內部蘊含著一個猶如劍刃一般鋒利的白色風刃,白色風刃周圍包裹著強有力的風氣,充滿了力量!整個白色風團,在張知白的感知中,它就好似一頭蟄伏的兇猛白虎!

    白虎?

    張知白有點驚愕:“風團?這就是靈氣?而且,它還是風系靈氣,還有著一股金屬質感,應該是傳說中的庚金之風吧?!”

    庚風投影分身?

    庚金之風?

    庚風?

    好吧,姑且叫你‘庚風’。

    張知白看著庚金風團,它只有米粒大小,但卻給人一種鋒芒在背的驚粟感,真是令人驚嘆:“靈氣?沒有屬性的天地靈氣直接轉換成庚金風氣?這就是煉氣士?”

    煉氣士?

    自己居然成了一個煉氣士,而且還是一個將天地靈氣凝煉成庚金風氣的風系煉氣士,真是妙不可言。

    再看向庚金風團周圍,張知白發現這是一個似虛似幻的空間,只有庚金風團是實質性的存在,其他都是虛幻的,或許只有通過庚金風氣的轉化,這個似虛似幻的空間才會變成實質性存在。

    “丹田?傳說中的氣海丹田?”張知白好奇的觀察了一會,滿臉驚嘆,“果然,傳說中的煉氣士真的存在!氣海丹田?這才是煉氣士的根基啊!”

    開辟出氣海,這就踏入了煉氣士的門檻。

    風屬性的煉氣士,按照古老修行體系,自己的靈根是風系靈根,自己也是一個修仙者了。

    修仙啊,多么高大上啊!

    張知白做著美夢,漸漸入睡了。

    待得張知白睡到自然醒,他習慣性地伸伸胳膊、蹬蹬腿,舒服!可是,接著,他就愣住,不可置信的猛地睜開眼睛,看著自己的一雙手,之前還不能動,現在居然...好了?

    植物人滿血復活了?

    張知白有點懵了,自己的傷勢,自己清楚,這才一夜的功夫,自己就好了個七七八八,這也太神奇了!

    嘗試地坐起來,奇跡發生了——張知白坐了起來,要知道,昨天他還不能動,即便是細微的手指都無法動彈,現在居然可以坐起來了,這太神話了!

    張知白有點傻眼的看著自己的一雙手和一雙腿,自己好了?真不愧是一個修仙時代,太神奇了!

    這幸福感來到太突然了,張知白有點不適應,但很快就恢復了平靜,同時也感覺旁邊有人,轉頭一看,卻是一個身穿白色大褂的年輕女醫生,她一頭烏黑盤旋頭發,面色白凈的含笑看著自己,張知白眉頭微微一簇,瞥了眼她的工作牌:骨科主任,李明霖。

    骨科主任?

    張知白了然,也對,自己本身就是骨科病人,骨科主任來例行查房很正常。他微笑道:“李主任,早。”

    李明霖驚訝的觀察著波瀾不驚的張知白,他有點平靜的過分了,自己可是骨科主任,更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女,更是有著后天中期的修為,他居然沒有絲毫吃驚,他還是一個十八歲的小家伙嗎?

    李明霖頷首,職業性的微笑道:“張知白,第一高中高三九班的學生。你很有膽量,居然上百次地出入狩獵區,到現在還沒有死,真是一個幸運的小家伙。”

    張知白注視著李明霖,職業性微笑道:“李主任,我什么時候可以出院?”

    “出院?”李明霖一愣,沒有了良心,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連個謝謝都沒有,太無情了,她不爽的冷哼道,“按照你目前的康復速度,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明天?”張知白翻了白眼,你們這些醫生也太沒有責任心了吧,我可是一個傷殘病人,你讓我明天出院,你確定你沒有在開玩笑?

    “怎么,你不相信我?”李明霖銳利的盯著張知白,這個小家伙也太多疑了吧,太不相信我的專業能力了吧,太討厭了。

    “沒有,只是有點小驚訝而已。李主任猶如華佗在世,妙手回春之能當今世上舉世無雙。”張知白皮笑肉不笑道。

    “哼,算你有眼光。”李明霖欣然接受了張知白的夸獎,她又道,“小家伙,你真是撞了大運,你已經是一名煉氣士了,你知道嗎?”

    “我知道。”張知白點頭道。

    “嗯,知道就好。另外,我已經通知了道教協會,他們應該會派人過來。放心,這事對你有好處,沒有壞處。”李明霖微笑道。

    道教協會?

    前世就有這么一個高大上的道教協會,現在應該更加雄偉壯觀了吧。好吧,加入道教協會還是不錯的,最少待遇不錯。

    張知白沉吟了一下,瞥了一眼房門外面的人影,詢問道:“他們已經來了,對吧?我弟弟妹妹都上學了?”

    李明霖點頭道:“對,他們來了,他們去上學了。看起來,你一點也不擔憂。算了,你的事情你自己做主。不過,我提醒你,現在的道教協會可是不好過。”

    “為什么?”

    “武者協會可比道教協會強大太多了,道教協會有點名存實亡了,只有理論沒有實踐,高手太少了!”

    “這么慘?”

    “慘不忍睹!”李明霖搖了搖頭,“如果你真加入了道教協會,你好自為之吧,他們可不會給你提供多少修行功法,因為他們手中也很少,只有理論!”

    “呃,是夠慘不忍睹的。”張知白恍然,只有理論沒有實踐,算個屁啊,形同擺設,沒用!更何況,自己現在最缺的就是修行功法,你不給我修行功法,我怎么修煉,我怎么追求長生不老的神仙傳說?

    張知白揉了揉眉心,苦惱啊。

    李明霖笑了笑:“好了,我也不打擾你們了,你們慢慢聊吧,我先出去了。”說完,李明霖轉身走出了病房,一個老道士和一個年輕道士走了進來。

    “道士?”張知白眉頭一挑道。

    “對,我們都是道士。”老道士笑容可掬道,“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李康健,道號:守康;這是我徒弟:道朗。”

    “守康,道朗?你們師徒二人是正一派的道士?”張知白驚訝的看著老道士和小道士;守道明仁德,這是道教正一派的道號排名啊。

    “對,我們是道教正一派的弟子。看來,道友對我們道教還是有所了解的,那就好辦多了。”老道士守康微笑道。

    “你想邀請我加入正一派?”張知白挑眉道。

    “對。”守康道士滿臉微笑的看著知白,“我們正一派的創派祖師乃是張天師,你也姓張,正好與我們正一派有緣。”

    “我可以加入道教,但我不想成為你們的犧牲品。”張知白直截了當的回應道,并盯著守康道士,嚴肅道,“所以,你認為該怎么做?”

    “不加入我們正一派?”守康道士眉頭一皺,瞇著眼睛,這個小家伙他真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十八歲小青年?嘛的,這家伙就是一只老狐貍嘛。

    道朗吃驚的看著張知白,他不加入我們正一派,他是不是傻啊,我們正一派可是很強大的,師父可是煉氣七層的存在,相對于后天巔峰的武者,他這都拒絕,真是一個白癡。

    而且,你也不過是剛剛開辟氣海的練氣一層的小道士,弱的可憐,你還在這里裝大爺,傻逼一個。

    道朗很不屑,輕蔑的撇了撇嘴,白癡一個,鑒定完畢。

    守康道士敏銳地感知到了道朗的神態,暗自搖了搖頭,還是有待磨練啊,太嫩了。他看向張知白,這是一個老油條,不好對付啊。

    守康道士微笑道:“道友,如果加入我們正一派,我們可以免費給你一部修行功法,這可是一大福利。如果你只是加入協會,協會也會給你一部功法,但那只是大路貨,可比不了我們正一派的正宗功法,你可要想清楚。”

    大路貨VS正宗功法?

    傻子都知道哪一個好。不過,知白卻微笑道:“謝謝你的好意,我只加入道教協會,不加入任何一個門派。”

    守康道士見此,點頭道:“好吧,我尊重你的選擇。如果你想加入我們正一派,我們隨時歡迎你的加入。”

    “謝謝。”張知白微笑道。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