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青血劍仙 > 第二章 人妒英才
    虎魄珠?

    噬血奪魄,強化體魄!

    好強大的虎魄珠,真是令人驚嘆。沒想到,當初自己一時心血來潮花費了幾乎一年工資所購買的珍珠居然如此的神奇,當真緣妙不可言。

    輪回?

    古老神話的傳說...莫不是真的?

    若不是真的,那自己現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好吧,老天爺,您贏了。

    我開始相信那些古老神話傳說了。

    神話?

    嗯,對的,我也會變成一個神話。

    張知白深吸一口氣,知曉了虎魄珠的一些情況信息,目光轉向了另外一個信息:庚風投影分身!

    庚風投影分身:庚風凝聚成一個投影分身,本體不滅,分身不死不滅!

    “庚風投影分身?這是我的天賦神通?”這是來自身體的本能意識,張知白心中頗為吃驚,沒想到自己居然激發了自己的天賦能力,這還多虧了虎魄珠,是他強化自己體魄,激發身體潛能,最終覺醒了這個天賦神通:庚風投影分身!

    “庚風?金屬性的風。風系體質?”張知白也了解了自己的身體天資,自己的體質乃是庚風體質,屬于風系體質,而且還是金屬性風系體質,“這資質不錯啊!這么好的天資卻浪費了數十年,太可惜了。”

    庚風體質!

    張知白逐漸地對自己的身體有了一個全新全面的認知,自己現在還是一個普通人,待得病好了,必須加快步伐提升自身實力,這樣才能夠趕得上最后一班車。

    高三了!

    還有三個月就要高考了!上一世自己沒有高考,自己的一生極為平凡;如今上天給了自己第二次機會,如果再把握不了,以后的路就更加艱難了。

    “高考?”張知白有點腦殼痛的停止了思考,慢慢地入睡了。至于高考,還是等病養好了再說吧。

    張檬瞥了一眼入睡的張知白,自己這個大哥還真是一個棒槌,白癡一個,一根筋;明知道自己沒有那個天賦,還折磨自己,太讓人操碎了心,太可惡了。

    這一次,他差一點葬身虎口,幸好有高人搭救,否則的話,他就真的以身飼虎了,那太悲傷了。

    “咚咚~!”

    有人敲門,張檬停止了站樁,轉身打開門,卻見李醫師在門口,她驚訝道:“李醫師,您來給我檢查身體嗎?”

    李醫師,今年二十八歲,白帝城第一人民醫院骨科第一醫師,她也是張知白的主治醫師;她可以張檬,露出了一絲疲憊的笑容,微笑道:“嗯,我來看一看他,上面對這件事情非常重視。”

    上面?

    張檬愕然,隨即點頭道:“嗯,謝謝您,李醫師。”

    “不客氣。”李醫師走進病房,走到病床前,看著張知白,一搭脈,神色微微一驚,雖然有著‘黑玉斷續膏’的滋補,可他的恢復速度也太快了吧?再三觀察之后,李醫師繡眉緊蹙,轉頭看向張檬,詢問道:“小妹妹,這里可曾有人來過?”

    “沒有啊,就我一個人。”張檬疑惑道,“怎么了,我哥他還好吧?是不是惡化了?”

    “不,沒有,他很好,出奇的很好。”李醫師繡眉緊皺,沒有人來過,可他的病情居然痊愈的這么快,太快了,令人非常的費解。

    “李醫師,我哥他怎么了?”張檬看著李醫師反反復復地檢查張知白的身體,擔憂的詢問道。

    “沒事,他很好,過幾天,他應該就可以出院了。”李醫師凝視著張知白,眼中充滿了驚詫,她剛才感知到了張知白體內有一股微弱的能量在流轉,并在逐漸修復他的身體,他還真是因禍得福,凝煉出了一絲靈氣,真是一個幸運的小家伙。

    “沒事?那您怎么?”張檬蹙眉道。

    “我只是有點驚訝而已。”李醫師轉頭看向張檬,解釋道,“來醫院的時候,他的全身骨骼幾乎被大虎拍碎了,可他卻奇跡般的活著,當真是一個奇跡。另外,我們雖然用了最好的藥物,但他畢竟的傷及骨骼,原以為他還要好幾個月才能夠恢復,卻不曾想,他因禍得福,他體內居然誕生了一絲微弱的靈氣,應該是那只大虎的妖力所化的靈氣。”

    “靈氣?”張檬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瞧了一眼張知白,吃驚道,“您的意思是:我哥他因禍得福,他體內誕生了靈氣?”

    “對,是這樣。”李醫師微笑的看了眼平靜入睡的張知白,說道,“小家伙還真是夠幸運的,大難不死必有后福,真是讓人羨慕。”

    “靈氣?他居然誕生了靈氣?這么說來,他有可能成為一個煉氣士而不是一個武者?”張檬驚疑不定道。

    “對,他已經是一名煉氣士了。”李醫師看著張知白,眼中透露出一絲好奇,“他已經激發他的天資,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他應該是風屬性體質,可以直接吸收天地靈氣化為自身靈氣,不用向武者一般還必須將天地靈氣轉換成真氣,再返真氣為靈氣。”

    “這么幸運?”張檬一副傻人有傻福的模樣看著張知白,他就這么稀里糊涂地成了一名煉氣士了,這也太假了吧!

    李醫師轉頭可以張檬,微笑道:“小妹妹,這種好事需要機緣,機緣不到,誰也幫不了你。好了,我該走了,待會我會再過來一次,給他換藥。”

    “換藥?”

    “對,普通藥物已經沒有用了,即便是黑玉斷續膏也沒有用,必須用靈藥,他才能夠盡快恢復過來。哈哈,你放心,所有費用,有人替你們出,你們不用擔心。”

    “謝謝。”張檬松了一口氣,錢啊,我們可是很缺啊!

    “好了,我先走了,你也早點休息吧。”說話間,李醫師走出了病房,并隨手關上了門。

    “煉氣士?”張檬收回目光,走到病床前,看著熟睡的張知白,露出了一絲興奮的笑容,喃喃道,“我樂個趣,還真是傻人有傻福,他竟然這么稀里糊涂地成為了一個煉氣士,真是太氣人了。”

    “咚咚~!”

    又有人敲門了,并有人推門而入,卻是一個少年,他的模樣和張檬有八分相似,他是張檬的同胞弟弟‘張檸’。

    張檸身穿白帝城第一中學的白色校服,瞥了一眼病床上的張知白,看向張檬,冷酷道:“姐,他沒事吧?”

    張檬回頭道:“沒事,死不了。你怎么來了?”

    張檸坐在旁邊的病床上,回應道:“放學了,我就過來了。對了,爸媽來電話了,他們要加班,就我們兩個。”

    張檬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對了,快中考了,有沒有把握考上第一高中?”

    張檸冷酷道:“這是必須的。我現在是初級武徒,加上我的學分,進入第一高中綽綽有余。”

    張檬了然道:“那就好。不過,進入第一高中之后,你可千萬別學大哥,他太自大了,結果把自己差點搞死。”

    張檸嘴角抽搐了一下,瞥了眼熟睡的張知白,冷哼道:“他是他,我可不是白癡。爭風吃醋?呵,太幼稚了!”

    張檬無奈的搖了搖頭,坐在張檸旁邊,看著張知白,平靜道:“剛才李醫師過例行檢查,她說大哥很有可能是一名煉氣士。”

    “煉氣士?”張檸猛地一瞪眼,不可思議的看向張檬,一番你扯淡的嫌棄,“你在開玩笑吧,就他一個白癡?他還煉氣士,開什么玩笑,我才不上當!”

    張檬搖頭苦笑:“我也不相信,畢竟大哥他太平凡了,也太平庸了,他怎么可能有天資成為一名煉氣士!煉氣士,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我們這輩子就別想了。”

    張檸冷哼道:“我不服!我現在可是初級武徒,上了高中,我就可以學習到鍛體術,他很快就可以成為中級武徒、高級武徒,在高考前,我一定可以修煉出真氣,成為一名武者!”

    鍛體術?

    武者?

    張檬搖了搖頭,看了眼張檸,看向張知白,嘆了一口氣,說道:“鍛體術?大哥又不是沒有教過我們,我們現在的鍛體術就是大哥教的,我們還是不是只是一個普通的初級武徒,我們差的太多了!”

    “哼,如果我有大量的營養液,我也可以很快突破的!”張檸緊握拳頭,青筋暴漲,面露不甘心,一副怨天恨地的神態。

    張檬苦笑道:“好了,別怨天尤人了,這不是我們可以選擇的。不過,好在爸媽對我們都非常好,我們已經很幸福了。”

    張檸一聽,緩和了下來,躺在床上,轉頭看著張知白,冷哼道:“他還真是活該,明知道自己沒有那個天賦,他還要硬闖,真是一個白癡!”

    張檬瞥了眼倔強的張檸,微笑道:“這不能怪大哥,這些年來,如果沒有大哥暗地里闖蕩狩獵區,我們也不可能搬出貧民區,進入平民區。大哥做到的已經夠多了!”

    “我知道。”張檸閉上眼睛,眼角掛著了兩滴淚水,“我已經調查清楚了,有人要害大哥,他們不想大哥參加高考。”

    “為什么?”

    “聽說有大人物來白帝城了。我只知道這么多。”

    “好吧,我知道了。”張檬嘆息道。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