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奇聞見習錄 > 第十一篇《兄弟》
    孩提時代總是充滿了歡樂與天真,沒有憂慮,沒有煩惱。

    但阿誠不一樣。

    他覺得自己從小充滿了煩惱。因為他有一個比他小兩歲,且極為調皮的弟弟。

    阿誠七歲的時候,爸爸給他買了最新的遙控賽車,手里的遙控器輕輕撥動著,那小賽車就跟個老鼠似的,在地面上賊快的溜動著。

    “哥,你的遙控車好酷哦,我們換吧!”

    沒有等阿誠做出任何反應,那原本屬于弟弟的破舊遙控車已經被弟弟強塞進了懷里,然后麻利的奪走了自己手里的遙控器,開始樂呵呵的玩了起來。

    才反應過來的阿誠也只能嘆口氣,父母說過,什么事兒都要讓著弟弟,他還小,而做哥哥的一定要有擔當。

    七歲的阿誠雖然不知道什么是擔當,可他很聽父母的話。

    所以,即使被弟弟搶走了自己期末考試考了班級第一名的遙控車獎勵,他也只能任由弟弟拿去。

    偷偷的擠出幾滴委屈的淚水,阿誠用袖子擦了擦,只能轉身回房間看書了。

    至于弟弟那給他的破舊遙控車,他才不想玩,因為太遜了。

    ...

    ...

    阿誠十歲了,弟弟八歲。

    阿誠四年級,弟弟二年級。

    兩人念著同樣的小學,只是處于不同的年級。

    (13+23)÷2=

    1000m=(____)dm

    。。。

    弟弟嘟著小嘴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練習冊,上面的習題他都無法作答,畢竟誰叫自己上課從來不認真聽講呢?

    不過沒關系,自己有個學習成績超級厲害的哥哥。

    “哥哥,我的數學練習冊好難哦,我們換著做吧!”

    弟弟看著正在正在寫家庭作業的哥哥阿誠,咧嘴笑著。

    “你連你二年級的數學習題都不會做,又怎么可能會做我這四年級的數學習題呢?”

    阿誠放下手中的鉛筆,無奈的看著面前的弟弟。

    “沒關系,總之哥哥會做二年級的數學題就夠了!”

    弟弟依然是無邪的笑著,然后一把拖過阿誠桌上的四年級數學題,隨后將自己的二年級數學題麻利的遞給了哥哥阿誠。

    阿誠再次無奈的一嘆,接過弟弟那二年級的數學習題,然后定眼一掃,頓時眉頭一挑。

    “這么簡單的習題,怎么你都不會呢?”

    阿誠像是在質問著弟弟,又像是已經知道了答案,只是在感慨。

    “嘿嘿,數學好討厭的,我不想認識它,它也不想認識我~”

    弟弟朝著哥哥阿誠做了個鬼臉,然后抱著哥哥的四年級數學習題溜到一旁去“認真”地寫了起來。

    約莫一刻鐘后,阿誠順利的寫完了弟弟的數學習題,而弟弟也是笑嘻嘻的將哥哥的數學習題還給了他,還拍著胸脯說自己已經將所有的題都做完了。

    阿誠聞言,卻是有著一種不好的預感...

    他打開自己的習題冊...

    (a+b)xc=_________

    這是一道簡單的乘法分配律的換算題,或者可以稱之為乘法分配律的公式。

    而正確的答案應該是axc+bxc

    然而,弟弟的寫的答案卻是...

    apple?

    翻譯過來就是蘋果?

    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是因為這道題全是英文字母,所以弟弟覺得這是一道英語題嗎?

    阿誠頂著滿頭的黑線,繼續往下看。

    問:把兩個銳角拼在一起,那么拼成的角不可能是什么角?

    答:我不會這道題

    阿誠:........

    嗯,看來弟弟很誠實,很坦白,很直率!

    問:一個直角三角形的底邊長為3cm ,高為4cm,請問你可以計算出它的面積嗎?

    答:不可以。

    阿誠:......

    嗯,從這題的發問邏輯角度上來說,似乎也沒什么毛病?

    總之,看完所有作答的阿誠最后是崩潰的。

    還好,用的是鉛筆,阿誠努力平復著自己的內心,然后耐心的用橡皮擦將這些亂七八糟的答案一個一個的給擦掉,然后重新填上正確的答案。

    ....

    ....

    阿誠十八歲了,而弟弟十六歲。

    高考結束,漫天的書卷飛舞,壓抑的心情瞬間釋放,猶如沖出水面的魚兒,歡喜,活潑。

    原本不少隱藏在高三的地下黨戀情也是在畢業的那一刻浮出水面

    阿誠自然也是這樣。

    他牽著女朋友蔥白玉嫩的纖纖細手在弟弟面前炫耀,女朋友則是對著自己男朋友的弟弟微微的笑著,動人又美麗。

    ....

    “哥哥,那是你新泡的馬子嗎?好漂亮哦!”

    作為準高二學生的弟弟與阿誠吃飯的時候帶著一絲壞笑詢問著。

    “什么叫新泡的?”

    阿誠往嘴里塞了顆牛肉丸,狼吞虎咽的將其咽下,“這是我的初戀好不好?”

    “嘿嘿,總之就是好漂亮嘛!”

    弟弟手里捏著筷子,用期待的眼神看著哥哥,“所以我用我的馬子和你換,好不好?”

    聞聲,阿誠當即就黑下了臉。

    這是十六歲的弟弟人生中第一次被阿誠打了第一個耳光。

    而打了弟弟以后的阿誠也很后悔,畢竟,弟弟如果只是開個玩笑呢?

    ...

    ...

    關于阿誠與初戀最后到底如何了,這其實已經不重要了。愛對了是愛情,愛錯了是青春。

    對于阿誠來說,那只是青春。

    后來阿誠大學畢業了,成績一向優異的他成功的進入了一家名企。

    而弟弟則是還在大學里享受著校園時光。

    ...

    ...

    這是一個美好的周末。

    陽光看起來很柔軟,如絲綢般輕撫在城市里的每一個人。

    原本該休息的阿誠今天很無奈,因為公司臨時派他去鄰市出差。

    “可憐我美好的周末呀!”

    阿誠一手悠閑的搭在車窗外,單手握著方向盤,臉上愁眉苦臉。

    “吱——”

    車輪與地面強烈的摩擦聲響起,緊接著是一陣驚叫聲。

    鮮血涌了出來....

    這是一場慘烈的車禍。

    ....

    ....

    阿誠漸漸的醒了過來,空氣里是一股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

    “我這是...”

    阿誠的腦子漸漸在變得清晰。

    他看到病床旁邊的床頭柜上的手機。

    那是自己的手機,虛弱的將它拿在了手中。

    屏幕已經破裂了,阿誠試了試開機。

    嗯,成功打開了。

    電量還是滿格?

    看來是有人幫自己充好了電。

    熟練的打開了微信,阿誠看到了弟弟發來的一條訊息。

    “哥哥,主治醫生說你的心臟壞掉了,所以我用我的心臟和你換掉了!”

    (本篇完)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