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穿越血色浪漫 > 第三百八十九章:伊娃(下)
    “馬庫拉,你覺得那個中國小子要怎么應對眼前的局面?”喬布斯雙手叉著腰站在落地窗前。

    “我不知道。”馬庫拉聳聳肩,“無論他怎么應對,可能你的處境比他更差,不,甚至可以說是糟糕。”

    “斯卡利又在董事會說我壞話了嗎?”喬布斯不置可否,“他們根本什么都不懂!”

    “不,問題的關鍵是麥金托什!”馬庫拉道:“如果麥金托什有非常漂亮的市場表現,斯卡利說什么都是浪費口水!”

    “麥金托什沒有問題!”喬布斯有些惱怒,“人們喜歡她的外觀、圖形界面和鼠標!”

    “但是麥金托什的銷量比瓦力伽瑪差了一大截,每個月連一萬臺都沒有。”

    “這······”喬布斯頓時語塞,探口氣道:“好吧,我不得不承認,那個中國鐘確實很厲害,他的目光永遠比別人遠半步,而我們總是落后!”

    “我聽說,鐘躍民從來不插手手底下人的工作,他這次去中國,幾乎缺席了瓦力伽馬的整個研發周期,但瓦力伽瑪仍然遠遠超過麥金托什。”馬庫拉勸道:“或許,史蒂夫,你可以放手麥金托什一段時間?”

    “不!”喬布斯下意識地拒絕,“麥金托什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樣,它將是個人計算機的未來!我不允許任何人把它從我手上奪走!”

    “OK,如果這樣的話,你最好早做打算!”馬庫拉沒有辦法,只好聳聳肩,史蒂夫雖然尊敬他,但是他仍然沒有辦法讓這個固執的天才改變想法。

    ······

    再一次,鐘躍民重新站到電影幕布前,電影放映機在吱吱呀呀地轉著。

    “今天沒有別的事情,主要給大家推介一款新的產品。”

    鐘躍民一開口就引起現場媒體的唏噓聲。

    本以為鐘躍民會針對瓦力公司目前遭遇的訴訟困境召開的新聞發布會,沒想到卻是一場產品發布會。

    “叮叮叮······”非常經典的電話鈴聲響起,讓人以為是身邊有個座機響了。

    “叮叮叮·······”

    鈴聲不斷響著,始終沒有人接聽,引起了所有人的主意。

    大家都在東張西望,尋找電話座機所在的地方,想要結束掉這個該死的聲音,讓鐘躍民繼續說下去。

    “不好意思。”鐘躍民一開始一聲不吭地站在那里,后來仿佛突然想起來什么,從自己的褲子口袋里掏出手提電話,“好像是我的手機響了。”

    鐘躍民就站在舞臺上開始打電話了。

    臺下的觀眾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鐘躍民的電話內容給驚了。

    “什么?IBM說我們偷他們的技術?他們造出了更好的個人計算機了嗎?

    沒有?瓦力伽馬是最好的個人計算機?那你能問問IBM的總裁,我們是怎么通過偷技術成為世界第一的嗎?

    OK,就這么說,我這邊還有個發布會,再見!”

    鐘躍民的話引得在場的媒體記者哈哈大笑,他們聽明白了鐘躍民對IBM的奚落。

    “對不起,先生們,女士們,耽誤了你們一點時間,不過剛才那個不重要。”鐘躍民像是趕蒼蠅一樣揮揮手,“今天的主角是這個,就在我的手上。”

    鐘躍民高高舉起手,露出手上的糖果色的手提電話,“這就是伊娃,全新一代的手機!”

    記者們紛紛舉起相機對著伊娃手機拍攝起來,現場一片閃光。

    “伊娃只有500克,支持續航十個小時,持續電話兩個小時,只有十五厘米長,五厘米寬,厚一點五厘米,是目前世界上最小的手提電話。

    而且我們的設計師給他配了七種顏色,希望世界多姿多彩一些,女士們也能喜歡。”

    “民先生,電話售價多少?”

    “對啊,多少錢啊?”

    鐘躍民指了指電影幕布,“九百九十美元!支持分期付款!”

    “我的老天,民先生又對摩托羅拉舉起了屠刀!”有通信行業的記者忍不住驚呼。

    摩托羅拉大哥大售價四千多美金,而鐘躍民推出的伊娃只有不到一千美金,整整差了三倍的價格!可想而知會引起多大的一場戰爭!

    ……

    “哎呀,這下好了,做筷子和竹勺子的機器也有了!”楊小曼看著哄哄運轉的機器高興地拍手叫好。

    “嘿嘿……”濤子拿著工具,滿臉滿手都是黑油,望著自己的成果也頗為自豪。

    “小濤要是我的崽就好了!”楊老田站在一旁有感而發。

    “爸,你說啥呢!”楊小曼喊了一聲。

    “我這是夸他呢!你還不樂意了?!”楊老田慍怒道,“真是女生外向,這是怕我賴上小濤了!?”

    “爸~”

    濤子覺得有些尷尬,“那什么,我先回屋了。”

    “小濤啊,別走。”楊老田連忙叫住他,“這兩臺機器是不是也要人看著?”

    “對啊。哦,楊伯伯,您別愁,我這些天天不忙,我自己看著。”濤子以為楊老田精力跟不上。

    “不是不是,我是說你有大事要忙,這種看機器的事情,還是讓小青來干吧?”楊老田期冀道。

    “小曼哥哥?”濤子遲疑道。

    “對,就是曉曼哥哥。”楊老田道。

    楊曉曼驚訝道:“爸,哥回來了?”

    “回來了,一直不敢露面。”楊老田撓頭道:“這是個敗家子,但我也不能不管他。他要是能有個事兒干,回頭再討個老婆,生個孩子,肯定能安定下來了。”

    “爸,這是不是哥跟你說的?”楊曉曼沒好氣道:“這話他都說了好多遍了,您還相信啊?”

    “不信能怎么樣?”楊老田不高興道:“他再怎么混賬也是我兒子,你的哥哥,咱們能不管他嗎?”

    楊曉曼一下子就沒有話說了,楊曉青說到底是她哥哥,但是他不靠譜的程度實在讓人擔心,讓他來看機器,第二天機器全都被賣了,她也不奇怪。

    楊老田道:“你們放心,曉青這回肯定改好了,再說還有我看著呢,肯定不能給你們壞事!”

    楊曉曼有些松動,她朝濤子望了望,“那個······”

    “讓曉青哥負責這兩臺機器吧,我來教他,肯定馬上就能上手的!”濤子最終還是點了頭,殺人不過頭點地,應該給他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對對!這次他肯定能改好的!”楊老田忙不迭地點頭道:“還是小濤心善!”

    “楊伯伯,這事兒就這么說定了,您讓曉青哥早點回來吧,天天在外面也不是那么回事兒。”

    “成成!”楊老田高興地直點頭。

    楊曉曼也不由地笑出來。

    濤子安排道:“曉曼,你在家里做鹵煮,我出去跑跑,推銷一下咱們的產品,說不定到年底咱們又可以添一臺機器。”

    “哎!你出門當心,早點回來。”

    “知道了。”濤子笑笑,背上包就走了。

    ······

    “咚咚咚!收房租了!”

    大早上,租戶們還在睡夢中,剛準備起床,卻被院子里敲臉盆的聲音給吵醒了。

    兩個刮了青皮的混混,拿著臉盆挨家挨戶收錢,一邊敲一邊嚷嚷:“都起床交房租了,一個一個交!”

    租戶們都睡眼惺忪,都有些發懵,“這個月房租不是收過了嗎?怎么還要交房租?”

    “這個月收過了,下個月的不用交嗎?”一個混混瞪著眼睛道:“少他娘說廢話,趕緊交錢!”

    “不行,我要找房東!哪有這么做事的?!”一個中年租戶出離的憤怒。

    “嘿,要找就去找!”混混一點都不攔著,“房東還要給我交租呢!”

    楊老田其實早就聽見聲音了,但一直到租戶敲門,他才起床開門。

    楊曉青更是抱著被子,悶頭大睡。

    “老田,這是咋回事?你能不能管了?!”

    “管不了,我兒子欠了人錢,房租歸別人收了。”楊老田悶聲悶氣道。

    “那,那也沒有一個月收兩次房租的呀!”

    “他們不講道理,我也沒有法子。”楊老田翻來覆去就是這么一句話。

    租戶見他真不管,只好氣呼呼地離開,“不租了,這破房子不租了!”

    混混已經收了幾戶人家了,聞言笑道:“不租了趕緊滾蛋!想租的人多得是!”

    “憑什么,我已經交了這個月房租,我得住到月底!”中年租戶爭辯道。

    “憑什么?就憑這個!”青皮混混面目猙獰,逼上前去,對著中年租戶就是一拳,打得中年租戶原地轉了半圈,吐出來半顆爛牙。

    中年租戶口角有血,腫了半邊臉,哭喪著臉:“你!你怎么打人?”

    “廢話!”青皮混混像是聽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話,大笑道:“我是流氓,流氓不打人,難道講禮貌嗎?!”

    “你!你!”中年租戶氣得直哆嗦,伸手指著混混半天說不出話來。

    “別瞎指,小心斷了你的爪子!”

    混混放狠話,家屬連忙拉走中年租戶,擔心再被打!

    “哈哈,房租還得交!”混混望著落荒而逃的中年租戶和面露怯意的其他人,得意地大笑。

    ······

    楊老田從頭到尾沒敢吱聲,瞧完了熱鬧本想回屋喊兒子起來開工,沒想到青皮混混跟著他進了屋。

    “你,你做什么?”楊老田心里一緊,自己這老胳膊老腿的實在不抗揍。

    “當然是討債呀!”青皮混混皮笑肉不笑道:“楊曉青在家吧?”

    “在···不在家!”楊老田震驚道:“房租都被你們收走了,怎么還要問我們要債?”

    “光靠這點房租猴年馬月才能還上十五萬啊?”青皮混混走到楊曉青床邊,一下掀開他的杯子,“還裝睡呢?想挨揍呢?”

    “大強哥,別揍我!別揍我!”楊曉青一個激靈從床上蹦下來,赤腳踩在地上,躲到楊老田身后。

    “出來!”青皮混混大強喝道:“再不出來我可真揍你了!”

    楊曉青期期艾艾、磨磨蹭蹭地從楊老田背后走出來:“大強哥,我出、出來。”

    “聽說你最近辦廠了?挺能干啊?”大強嬉笑道。

    “沒,沒,那不是我的廠。”楊曉青連忙否認。

    “不是你的廠子?”大強皺著眉頭,慢騰騰地走到楊曉青,面前突然暴怒,一把勒住他的脖子,“你騙啥子呢!?你是不是當我是傻子?”

    楊老田被眼前這一幕嚇得半死,連忙上前拉住大強:“大強哥啊,他還是個孩子,你別動手,別動手啊!”

    “滾開!”大強一把推開楊老田,用額頭抵著楊曉青的腦袋,“你再不說實話,我就把你頭給擰下來!”

    “我說,我說!”楊曉青是真怕,他感覺自己的膀胱都快漏了。

    “敬酒不吃吃罰酒!”大強冷笑道。

    “這廠子確實不是我的,是我們家一個房客的……哎喲!我的耳朵!”楊曉青大叫,一手捂著耳朵,眼淚一下子疼得掉下來。

    “那你跟我說說,你前幾天跑到工商局干什么去了?”大強喝問道:“總不能去那兒賭一把吧?”

    “我……”楊曉青朝楊老田瞟了一眼。

    大強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楊曉青腦袋上,“看什么看?!趕緊說!”

    “我去辦了個證,想著以后正規一點……”

    “寫的是誰的名字?”

    “……”楊曉青半天不說話,大強抬手又是一巴掌。

    “我……”楊曉青這下是真哭了,大強是斷掌,別說真打,就是挨一下都能把人打傷。

    楊老田還沒有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兒,但隱隱覺得這事兒不對。

    “你看,還說這廠子不是你的?”大強笑道,“不是你的,你辦什么證啊?”

    “我……我……”楊曉青我了幾聲,還是沒說出來,他實在是心虛,這事兒他做得不地道。

    “明天工商局一上班,就去把廠子轉給我,聽見沒。”大強拍著楊曉青的臉,道:“乖乖的,你那些賬就一筆勾銷,聽見沒?要是這些機器有一點差錯,我扒了你的皮!”

    “知道,知道了!”

    ……

    “曉青啊,剛才你們說的是怎么回事兒啊?”等混混走了,楊老田才出聲問道。

    “哎呀,別煩了!”楊曉青煩道,推開楊老田,就走了出去。

    楊老田愣了半天,最后還是嘆了口氣什么話都不再說了。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