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xf5v"></em>

      <delect id="zxf5v"></delect>

      <b id="zxf5v"></b>

      <mark id="zxf5v"><menuitem id="zxf5v"><ol id="zxf5v"></ol></menuitem></mark>
        <strike id="zxf5v"></strike>

          <rp id="zxf5v"><span id="zxf5v"></span></rp><mark id="zxf5v"></mark>

          <pre id="zxf5v"><listing id="zxf5v"></listing></pre>
          <delect id="zxf5v"></delect>
          群穿小說網 > 黑蓮花女配重生了 > 529一更


              項心慈轉頭看向玉煥,眉眼間的笑意又掛了起來:“你猜她走了多遠回來的?”

              玉煥聞言小心的看眼明大人,見明大人神色無異,才開口接娘娘的話:“以小郡主的體格,必然是走了很遠?!?br />
              項心慈笑的不行:“哭聲這么近,也能誤判,本宮反而覺得她一進去就嚇哭了?!?br />
              她的聲音很輕,笑的時候眼睛里閃著光,淡淡的引人浮動的香氣隨著風傳來,卻不是因為他。明西洛心頭突然有些熱,想轉身對她說:以后再也不會發生那樣的事,是他考慮不周,讓她失了顏面,他也是因為嫉妒,能不能……讓事情過去。

              但話沖到嘴邊,因為生疏、因為不能,到底開不了口?;蛟S他還沒有準備好將卑微獻在她的腳下卻依舊被人棄之如履。

              玉煥多多少少察覺出明大人的情緒,明大人到底因為出身不好、人品端正、性格溫和,即便位高權重,一時間也走不出項家七小姐給他定的圈子。

              何況……太子身體不好,明大人未必不是覺得現在退讓的結果,是以后的和和睦睦,可惜狄大人的出現,讓他亂了手腳,身為男子,明大人會對狄路出手,玉煥絲毫不奇怪。

              她甚至覺得經過這次事情后,明西洛會很快從‘異想天開’里抽身,走他自己的康莊大道,現在看來……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但出會影響一個處理朝局干凈利落的人對女人的判斷?“娘娘,您不能盼小郡主點兒好?!?br />
              項心慈笑容不便:“好,我希望她走到中間,打了虎才哭的,行了吧?!?br />
              明西洛已壓下那股沖動,靜靜的站在一旁。

              玉煥笑得無奈,思緒卻在明大人和太子妃娘娘上,這兩人真配,明大人若不是出身差,與太子妃娘娘站在一起,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更何況這兩個人還有過一段女不嫌男貧的開始。

              帝安是自己哭著跑出來的。

              項心慈立即扔下玉煥,蹲下身。

              帝安義無反顧的撲入母親懷里,緊緊地抱著母親的脖子,哭得撕心裂肺。

              林無競跟的輕松寫意。

              項心慈笑著撫著她的背:“好了別哭了,都告訴你別去了,你偏不聽?!?br />
              林無競看向明大人,恭手。

              明西洛看了他一眼,算是回禮。

              玉煥垂下頭,不敢揣測明大人過多的態度。

              帝安旁若無人的靠在母親懷里,訴說著自己的委屈:“安安也沒說去?!?br />
              項心慈想翻白眼。

              明西洛的視線已落在兩人身上,目光溫柔。

              林無競腦海中再次閃過一絲異樣,可又不知道哪里不對,明大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擔心小郡主的安慰一直陪在這里也正常?

              項心慈幫她擦擦哭到脖子上的淚珠,頗有雅興的、惡趣味的逗著她。

              “不要吃掉——”

              “老虎就喜歡吃小孩子?!眱扇恕[’了很久,項心慈拍她的小屁股:“行去找爹爹吧?!?br />
              帝安一陣風一樣跑了。

              明西洛轉頭見太子早已停在不遠處,剛才只是為了讓七小姐先與郡主說話,沒有上前。只是因為‘先’。

              玉煥轉著手腕上的玉鐲,她不是秦姑姑,她看到的更多,卻不得不說,太子妃人品不好,但挑男人的眼光其準,看看這兩人,哪個敢‘忤逆’了她去。

              如果皇后在世,太子妃定安穩的過不到與狄大人有染,可皇后去了,玉煥臉上揚起笑容,心想,命吧,項家七小姐命好、運道好。

              帝安已添油加醋的向父親訴上委屈,眼淚又大顆大顆的擠了出來,全方位的要著父親的安慰。

              看臺上的人們在帝安奔向太子的一刻,隱約能聽到全體屏息聲,等著太子認清那個女人的真面目,畢竟這么多人看著,誰也不能說冤枉了太子妃。

              可一刻鐘過去了,兩刻鐘過去了,什么事都沒有發生。

              尷尬的聲音響起:“帝安郡主到底還是個孩子,學不清話?!?br />
              誰說不是,有的人恨不得幫帝安郡主長張嘴替郡主說了。

              等下,小郡主是不是指向太子妃的方向了?

              哪里?哪里?

              眾人的腦袋恨不得伸直幾公分、再長出一雙千里耳,好知道下面在說什么。

              看臺下,帝安正指著她進去的地方,控訴里面扎到她臉頰的高壯草木,傷心的潸然淚下。

              郡主哭了,哭了。

              剛才不是一直哭著?

              這次不一樣,哭的更厲害。

              對,看那個女人如何為自己的行為開脫。

              項侯夫人本來沒注意下面的情況,她周圍的人也沒人會覺得有什么,太子妃帶孩子而已,可漸漸的有些話被人遞了上了,她一看,雖然看不出什么,但立即讓人去找世子。

              可不能出事!心里不禁有些緊張,但又覺得不可能,項七雖然會頂撞長輩,但沒聽說過這孩子十惡不赦啊,何況還是一位郡主。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色狠狠亚洲爱综合网站入口|在线看片1788|中国农村夫妇做人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