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xf5v"></em>

      <delect id="zxf5v"></delect>

      <b id="zxf5v"></b>

      <mark id="zxf5v"><menuitem id="zxf5v"><ol id="zxf5v"></ol></menuitem></mark>
        <strike id="zxf5v"></strike>

          <rp id="zxf5v"><span id="zxf5v"></span></rp><mark id="zxf5v"></mark>

          <pre id="zxf5v"><listing id="zxf5v"></listing></pre>
          <delect id="zxf5v"></delect>
          群穿小說網 > 農女崢嶸 > 第11章 成長
              將軍少見表情的面容上浮現焦急的神色,又湊得距離將軍夫人很近問她,“怎么樣?彎彎……”

              楚月魚站在一旁還沒走,不等將軍夫人說話,她便好心提醒,“夫人這是肺疾,多數肺疾由風寒引起,治療需發表解寒?!?br />
              將軍立馬蹙眉,又看向她一臉嚴肅問,“你怎么知道?”他看這個小姑娘,人才屁點大,倒還挺多事。

              楚月魚有點被他的氣勢嚇到,不自覺的后退半步,再說,“我爹是大夫啊,他以前經??催@種病的?!?br />
              將軍還是一臉嚴肅,一動不動看著楚月魚。楚月魚不知道他為何這樣看著自己,也就瞪大眼睛一直看著他。

              劉鳳簫覺得楚月魚闖禍了,又連忙起身把楚月魚拉回自己身邊,再點頭哈腰向將軍和將軍夫人賠不是。

              此將軍雖然年輕,只有二十出頭的樣子,但是舉手投足間自帶威嚴和氣勢,一看就不好惹。

              楚月魚也意識到了什么,不再靠近將軍和將軍夫人。

              晚一點時,他們休息夠了,準備離開驛站,啟程趕路。剛一起身,將軍又看到了桌上那個香囊,隨手將它收起,放進自己兜里。

              下午,為了安全起見,母女倆又悄悄跟在他們后面。趕路的時候,劉鳳簫不忘教誡楚月魚,“女兒啊,你要記住,以后盡量不要管別人閑事,不幫別人我們能力范圍之外的任何忙。無論身在什么環境下,都要少說少問,多聽多想。像將軍和將軍夫人,他們身份高貴,生病了自有很好的大夫醫治,不必我們操心。實在是沒人幫他們,你能幫他們才去幫他們?!?br />
              劉鳳簫的話,楚月魚不知道它是不是就是真理,反正她記住了。

              回到老家后,她跟劉鳳簫就著月光,很快把屋子的里里外外都打掃了一遍。

              這老家他們已經有四五年沒回來住過,所剩東西不多,特別容易打掃。

              楚月魚還去灶房看了一下那株人參,然后假裝成沒有見過,讓它繼續待在那里。她一看它就是很珍貴很值錢的,擔心它如果暴露在外會被別人偷走。

              深秋的山間,夜里有點涼,母女倆同睡在一張床上,床上就鋪著一張床褥,同蓋一張單薄的棉被,感覺那么冷。

              第二天天色剛亮,劉鳳簫還沒有起床,楚月魚便出去外面撿了一些干柴回家。劉鳳簫起床時看到她在劈柴生火燒飯,內心五味雜陳。女兒很懂事,也很勤快,她很欣慰,但是她也覺得真是難為她了。

              為了過好日子,每天母女倆分工勞動。楚月魚負責撿柴砍柴,洗碗洗衣,打掃衛生。劉鳳簫則負責燒飯挑水,種菜澆菜,養雞養鴨。

              幾個月后,她們屋添置的東西越來越多了,小日子開始變得有模有樣。

              只是,楚月魚又想著怎么去賺點錢。

              那怎么賺錢呢?把多余的農產品拿去集市上變賣,去山中采摘和挖掘一些比較名貴的中草藥拿去集市上變賣。

              楚月魚是喜歡錢的,因為她想攢錢交學費,像大戶人家的小姐一樣去私塾念書。她喜歡念書,也喜歡私塾的環境,很多公子哥相貌堂堂,斯文有禮,就像她的陸大哥那樣。而這鄉下山野間,多數都是莽漢村夫,每天都是打架斗毆。

              反正對劉鳳簫和楚月魚來說,自楚如海死后一切都變了,她們得親自動手去干很多體力活,無論干啥都沒有一個男人照應她們。

              在劉鳳簫和楚月魚走后幾天,陸元欽和陸辛錚終于從京城回來了。

              聽說楚家的變故,陸辛錚怎么都不肯相信。直到他跑到楚家藥鋪,看到那家店已經被其他人占用。

              然后,他發了瘋似的滿城尋找著劉鳳簫和楚月魚。

              最后,他當然沒有找到。

              時光如河水般向前流淌,悄無聲息,卻很快速,不知不覺三年過去。

              某一天,陸辛錚無意間聽到靖遠侯府一個家丁在說,說他在鄉下某個集鎮上碰到了楚月魚。

              陸辛錚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楚月魚跟她母親是回了鄉下老家!

              后來他拿出地方志,查了好久終于才找到楚月魚老家所在的具體鄉村。緊跟著,他找去了她們鄉下老家。

              這天晌午,楚月魚跟往常一樣干著活,坐在一張木質小板凳上,拿著一把小斧頭慢慢地劈著柴。

              她小姑娘,沒多少力氣,所以劈的慢。

              看到楚月魚嬌小的身影坐在那里劈柴,陸辛錚差點喜極而泣。

              “月魚!”他大聲喚她,推開矮小的院門,大步流星朝她奔去。

              他的隨從緊隨其后。

              忽然聽到熟悉的聲音,楚月魚怔了片刻。而后她回頭起身張望,還沒做其他反應,陸辛錚已經撲上來抱住了她。

              “月魚……你真的在這里,可算讓我找到你啦……”陸辛錚還好高興的說著,說完還抱著她轉了一圈。

              楚月魚長高好多了,身姿婀娜,亭亭玉立,少女感更足。陸辛錚那樣抱她,她顯得有點羞澀,本就粉嫩的鵝蛋型小臉瞬間漲得透紅。

              “陸大哥……”她細聲喚著陸辛錚,待他放她下來后,又昂著腦袋問他,“你怎么找到這兒來了?”

              陸辛錚又抿抿唇,一臉慚愧說:“你爹的事情我跟我爹已經知道了。對不起月魚,當初我們不在,沒有幫到你們?;厝ズ笪掖蚵犃撕镁貌胖滥銈兂龀橇?,也找了好久才找到你們這鄉下老家?!?br />
              陸辛錚說的令楚月魚心里怪難受,因為她確實那樣想過,如果當初他們父子在,她爹或許就不會死??墒悄嵌螘r間,他們父子偏偏不在。

              但是她強壓難受,還沖他輕柔一笑,“陸大哥,別那么說,你們不欠我們,進屋坐吧,我做茶給你們喝?!闭f完把他們倆領進了屋。

              她們住的是茅草屋,比較簡陋,就一間正屋,正屋兩邊各一個小房間。西邊是獨立的茅房,東邊是獨立的灶房。雞鴨養在西南邊,蔬菜種在東南邊。屋子里的家具也比較陳舊,看得出來都好多年了。

              看到陸辛錚來了,劉鳳簫吃了一驚,然后也輕笑著招呼他坐。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色狠狠亚洲爱综合网站入口|在线看片1788|中国农村夫妇做人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