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xf5v"></em>

      <delect id="zxf5v"></delect>

      <b id="zxf5v"></b>

      <mark id="zxf5v"><menuitem id="zxf5v"><ol id="zxf5v"></ol></menuitem></mark>
        <strike id="zxf5v"></strike>

          <rp id="zxf5v"><span id="zxf5v"></span></rp><mark id="zxf5v"></mark>

          <pre id="zxf5v"><listing id="zxf5v"></listing></pre>
          <delect id="zxf5v"></delect>
          群穿小說網 > 佔有姜西 > 第1697章 人已走,后效還在
              在德國的幾天都沒失眠,回深城的第一晚,榮一京一|夜沒睡,上午九十點鐘才勉強睡著,下午一點多就被電話打醒,助理打的,工作上的事,榮一京頭昏腦漲,連|發飆的力氣都沒有,知道睡不著,索性報復性的起來去公司。

              榮一京平時并不是掛臉的人,別人是喜怒不形于色,他是一直掛著喜色,幾年到頭都難得見他面露不悅,他今天一到公司,助理馬上說:“老板,沒休息好?”

              榮一京淡淡:“嗯?!?br />
              助理:“早知道我不給您打電話了,但那邊催得有點急?!?br />
              榮一京:“打都打了,馬后炮?!?br />
              助理沒覺得榮一京有任何異樣,心底還得給他豎大拇哥,榮一京平時有多會玩,就有多認真工作,也從不把私人情緒帶到工作中,不會無緣無故跟下屬發脾氣,所以除了他這張臉和這副身家之外,大家愛他都是有原因的。

              喝了幾杯咖啡,工作到晚上八|九點,剛散局又接到朋友打來的電話,正好就在附近,榮一京很快就到了,這一兩年大家都知道他跟嚴宇的妹妹談戀愛,潔身自好,所以不敢弄些烏煙瘴氣的,雖有酒有玩,但是健康綠色。

              榮一京不想回家,跟一幫人坐著喝酒打牌,尚禹坐榮一京上家,中途聊天,“京哥,暑假要帶嫂子出去玩嗎?我家在日|本開了個度假酒店,正好暑假試營業,你們有空過去玩?!?br />
              榮一京盯著面前的牌,其實精力有些不集中,只不過旁人看不大出來是困的,只以為是喝了酒。

              話音落下好幾秒,榮一京才開口回:“她在德國?!?br />
              尚禹抬眼:“嫂子在德國嗎?”

              榮一京:“嗯?!?br />
              尚禹打量榮一京面色,試探性的問:“去德國干嘛?”

              榮一京摸牌,出牌,“公費留學?!?br />
              下家說了聲:“碰?!蹦闷饦s一京打出的二條,笑著說:“厲害啊?!?br />
              尚禹說:“太牛了,我只聽說她每個月都拿獎學金……京哥你這幾天不在,就是去德國送嫂子了吧?”

              榮一京:“嗯?!?br />
              房間里頻頻傳來麻將聲,桌上聊得也都是丁叮,有人問:“公費留學,要去多久?”

              榮一京:“兩年?!?br />
              尚禹有些驚訝:“這么長時間?”

              榮一京不置可否,打出一張萬字,下家一推牌,“不好意思…”

              榮一京這把點的很大,他們又上不封頂,下家打趣道:“京哥人太好了,前腳剛送完女朋友,后腳就來給我們送錢?!?br />
              榮一京笑了笑:“我今天狀態不好,看你們能不能把我贏得破產?!?br />
              “那不能夠,最起碼得給你留個娶老婆的錢啊?!?br />
              這話不是榮一京這桌上的人說的,是隔壁桌上的一個人,大家也都很熟,本是一句玩笑話,但榮一京卻聽著不順耳,沒接話茬。

              尚禹知道榮一京不打算結婚,尤其榮一京又沒出聲,他岔開話題:“既然嫂子沒空,那京哥有時間過去玩,到時候也給點意見什么的?!?br />
              榮一京道:“我的意見可不白給?!?br />
              尚禹笑說:“哥,我這點小錢你也看不上,你就當定點扶貧了?!?br />
              榮一京唇角勾起,似乎心情好了些,偏偏隔壁桌那人沒有眼力見,又橫插了一句:“京哥你和你女朋友談多久了?好像一兩年了吧,以前都沒人讓你花這么大心思,這次我們能不能成功隨上禮?”

              尚禹道:“你小子有錢沒處花了是吧?”

              男人道:“我這不是好奇嘛,家里一催婚我就把京哥擋在前頭,哥哥不結,我們怎么能結在前面,我就怕京哥哪天突然說要結婚,那以后我拿誰當擋箭牌?”

              榮一京面色無異的開口:“你要不想結就跟家里直說,拿我當擋箭牌,你爸媽哪天再打到我家來?!?br />
              男人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他們不知打哪聽說你有女朋友,還談了蠻久,成天嘮叨我,讓我也趕緊找一個安頓下來,像是你明天宣布結婚,我頂天月底就得接著辦?!?br />
              榮一京心里已經很煩,偏偏面上不露痕跡,淡淡道:“讓你爸媽失望了?!?br />
              男人扭頭看了一眼:“什么意思?你不是在等你女朋友畢業之后結婚嗎?”

              榮一京:“誰告訴你的?”

              男人噎了一下,突然嗅出氣氛不對,硬著頭皮往回圓:“這種事只有家里著急,只要你們戀愛談的好,多久結,結不結都無所謂?!?br />
              榮一京又一次沒接話茬,房間氣氛變得有些怪異,中途榮一京起身去洗手間,余下一群人擠眉弄眼的看向話多者,男人也是一臉后悔和無辜,誰知道馬屁拍到馬腿上了。

              也巧了,陸鳴推門從外面進來,一進門就發現氣氛不對,出聲問:“怎么了?”

              尚禹小聲把事一說,陸鳴微頓,緊接著道:“你們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br />
              尚禹:“什么意思?”

              陸鳴:“京哥跟丁叮分了?!?br />
              話音落下,一眾人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他,像是聽到了一個重大八卦,頓了幾秒,尚禹問:“什么時候的事?”

              陸鳴:“有一陣了吧?!?br />
              尚禹:“那你怎么沒跟我說?”

              陸鳴:“我跟你說這事干嘛?”

              尚禹:“你怎么知道的?”

              陸鳴:“嚴宇哥跟我說的?!?br />
              眾人沉默,如果是八卦小道消息,還值得商榷,但這都是從嚴宇口中傳出來的,可見其真實性。

              尚禹改不了好奇的性格,壓低聲音問:“你知道為什么嗎?”

              陸鳴:“不知道?!?br />
              尚禹:“嚴宇哥沒跟你說?”

              陸鳴:“你去問他吧?!?br />
              正聊著,榮一京從洗手間里出來,一幫人立馬恢復到之前的狀態,絲毫不敢表露出打聽他八卦的模樣,但往后的一段時間里,他們都樂忠于觀察榮一京的臉色和微表情,總想從榮一京的臉上看出些蛛絲馬跡,都分手了,還分手好多天,為什么還親自去德國送人?而且分都分了,為什么沒有說分了?

              榮一京可不是個把分手當丟人事的人,那就足以說明,跟丁叮分手,于他而言是不同的。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色狠狠亚洲爱综合网站入口|在线看片1788|中国农村夫妇做人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