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xf5v"></em>

      <delect id="zxf5v"></delect>

      <b id="zxf5v"></b>

      <mark id="zxf5v"><menuitem id="zxf5v"><ol id="zxf5v"></ol></menuitem></mark>
        <strike id="zxf5v"></strike>

          <rp id="zxf5v"><span id="zxf5v"></span></rp><mark id="zxf5v"></mark>

          <pre id="zxf5v"><listing id="zxf5v"></listing></pre>
          <delect id="zxf5v"></delect>
          群穿小說網 > 大晉一統 > 第5章 這原身原本還金尊玉貴過?
              一個十幾歲的小屁孩,居然想要和他一個二十八歲的人斗,簡直是不知死活!

              張華朝氣得齜牙咧嘴的柱子淡淡地一笑,一手提了兔子,一手牽著老媼的手,進了柴門。

              他一進門,就看到老翁站在榻邊,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和方才獵戶看他的眼神不同的是,老翁的眼中有審視和懷疑。張華的心咚咚地就忍不住節奏快了很多,那種傳說中心律不齊的感覺。

              從昨晚偷聽的話中,張華早就知道,這老翁頗有些見識。而且,貌似,他們還有生存危機,在危機中存活下來的人,敏感度是非常高的,任何一點變化都逃不過他們的法眼,很容易被他們察覺。

              張華只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走過去,將兔子遞給老翁,“阿翁,這兔子是要剝皮的!”

              老翁收回了目光,也是一副平常若素的樣子,“我記得你說過,是絕不肯再受隔壁恩惠的!”

              張華“嗯”了一聲,“那是去年的事了,阿嬸在河邊洗衣服的時候,跟村子里的人說,我們受了他們天大的好處,這些年冬天,若沒有阿叔的照拂,我們早就餓死了。后來,柱子哥常常拿這事堵我,我想,身為男兒,可以餓死,卻不能沒了骨氣?!?br />
              老翁再看張華的眼里便沒有了之前的戒備,他問道,“那你如今,又是怎么回事?”

              “以前是我想左了,我即便現在接受了阿叔的扶持,將來難道我就沒有機會去報答這份恩情?阿嬸本就是女流之輩,山野村夫無甚見識,平日里胡言亂語還算少了?村子里誰又沒受過她的編排?我若和她這樣的人計較,那我和她也沒甚差別了?!?br />
              老翁的眼里閃過一縷精光,讓張華再一次深信自己之前的推斷,這老翁絕非尋常之輩,他神色不變,繼續盤問道,“你當知道,你今日若受人恩惠,來日或許要十倍百倍地還之,甚至滴水之恩,需涌泉相報,若將來,你阿嬸他們提出了很過分的要求,你是還還是不還?”

              換成張華很納悶了,這老翁是哪里來這么大的自信,覺得,他將來有那么大的出息,值得別人提出很過分的要求來償還今日這一只兔子的恩情?

              就他這原身原本“金尊玉貴”的身份?

              但張華一向沒有滅自己威風的習慣,再說了,他現在既冷且餓,沒有這么多的精力來耍這嘴皮子,便道,“阿翁,我自有分寸!”

              “好!”老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這才拎著兔子出去剝皮。

              張華躺到了榻上,原本很想提出把這土炕改一改,改成前世在山區旅游的時候,親眼見過的火坑的模樣,前邊在燒火,后邊炕上就很暖和,但現在,他只能先忍一忍了,這老翁開始懷疑他了。

              雖然他也知道,這具軀殼一直在老翁的眼皮子底下,老翁就算懷疑,怕也做不了什么。但誰知道這是個什么時代呢?誰知道那種傳說中的鬼附身,跳大神之類的,這里的人信不信呢?

              若是真有這回事,請來個道士和尚,或是用些要死人的土法子來給他驅鬼,到時候受罪的,不還是他嗎?

              一切只能徐徐圖之,最好,明天一早醒來,他躺在醫院里,缺胳膊斷腿都比現在強。

              因物質缺乏,烹飪條件有限,連鹽都沒兔肉沒什么味道,一股土腥味,要不是餓得狠了,張華真不想吃。他也沒吃多少,只喝了兩口湯,看著老翁和老媼在自己的陶碗里倒了一口湯,沒有沾一點兔肉,只一人一半拿著那黑窩窩頭在細細地啃,張華心里真不是滋味。

              要是可以,他真的很想帶著這兩個老人一起穿回去,他那個時代的狗活得比這里的人,真是貴重不知道多少。

              那一條條狗啊,吃的是火腿,雞脯肉,比糧食要貴上百倍的狗糧,穿得那些怪模怪樣的衣服也一點兒都不便宜,哪頭狗沒幾套拿得出手的裝備?至于像他現在這樣,整個屋子里,一件像樣的都拿不出來,連著陶碗比鄉仆從豬屋頂上的瓦片都要粗糙。

              張華忍不住拿起竹筷,一人夾了一塊兔肉到兩位老人的碗里,“我也吃不下這些,阿翁和阿婆好歹也嘗一點?!?br />
              老媼捏著筷子,緊張地問張華,“小郎君可是嫌這肉不夠爛?早知道我就多煮一刻功夫了?!?br />
              說著,老媼忍不住朝灶膛門口看了一眼,那里,其實沒有多少柴火了。

              張華猜都猜得出來,老媼把這兔肉勉強弄熟,沒有多燉,也有心疼柴火的原因。他忙道,“阿婆,挺好的了,是我不想吃?!?br />
              “明日我去撿些柴火回來,你去把這肉再多燉一會兒?!崩衔炭戳丝刺胀肜锏耐萌?,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低下頭去,將那一塊肉吃了下去。

              老媼正要起身,被張華攔住了。沒有加什么調料,連咸味都嘗不出來的兔肉,他曾經吃慣了精美的食物,實在是,餓死都難張開口。

              “阿婆,等晚間的時候再燉,現在不急,我下午出去撿柴火吧!”張華道。

              “那怎么行?這等粗活,你怎么能干?”

              到底張華還是沒有讓老媼重新燉那兔肉。

              吃過飯后,張華以出去撿柴火為由,出了門。他這身體的確很虛弱,和曾經那個泡在健身房的強壯孔武的身子相比,何止是弱爆了?

              “哎,我說,你怎么還敢出門?你居然敢喊我是胖子,你信不信我揍你?”

              張華才走出幾步遠,隔壁的柱子似乎一直在盯著他,就趕緊攆上前來,在他面前揮舞著胖乎乎的拳頭,耀武揚威。張華目測了兩人之間目前的武力值,這胖子其實體胖氣虛,拳頭也沒多少斤兩,但關鍵問題在于,現在的張華,身體薄得像門板,也的確經不起他推搡一下啊。

              “你又想把我推到地上,害得我差點丟了性命?”張華瞇著眼睛,看著這胖子,絲毫不被他的威脅影響,而是輕描淡寫地道。

              胖子果然朝后退了幾步,結結巴巴,“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阿娘,阿娘說,讓我,我不要告訴你!”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色狠狠亚洲爱综合网站入口|在线看片1788|中国农村夫妇做人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