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xf5v"></em>

      <delect id="zxf5v"></delect>

      <b id="zxf5v"></b>

      <mark id="zxf5v"><menuitem id="zxf5v"><ol id="zxf5v"></ol></menuitem></mark>
        <strike id="zxf5v"></strike>

          <rp id="zxf5v"><span id="zxf5v"></span></rp><mark id="zxf5v"></mark>

          <pre id="zxf5v"><listing id="zxf5v"></listing></pre>
          <delect id="zxf5v"></delect>
          群穿小說網 > 大晉一統 > 第4章 柱子這狗崽子坑死他了
              太陽照在身上,的確暖烘烘的,哪怕天氣很冷,張華身上的衣服穿得很單薄,但坐在門口,這背風的地方,曬著太陽,總比躺在屋里那個冰涼的榻上要強。

              這到底是個什么社會?明顯就是古代,到底是哪一朝,哪一代?華夏的古代,從有記載的年月開始,一直到清朝滿人入關止,穿得都是長長的袍子,如果不是專門研究漢服的傳承與變遷的人,說實話,根本就認不出來兩個朝代之間,這寬袍長袖的,到底有何區別。

              更別說張華這種理科生,尋??匆恍m廷劇,古裝劇,就算是那些專業人士列舉出來的槽點,他都未必看得懂,讓他根據看到的區區兩個人,這衣服,一聲“夫主”,推斷出大約是公元前后多少年至多少年,根本就是笑話。

              “大郎,你這身子可是大好了?”

              張華連忙起身,朝柱子爹手里的弓箭兔子看了一眼,推斷出這人大約是個獵戶,難道說這附近就有深山老林子?散了幾息功夫的神,張華點點頭,“大好了!”

              “你自來身子骨弱,這一次差點把命都丟了,若無事的話,還是要多休養,別起得這么早?!敝蛹业墨C戶將死兔子遞過來,“這兔子是我昨日獵的,原本想獵只狍子回來,讓老嬸給你補補身體,可如今天氣漸寒,山間路不好走,獵物也都躲起來了,只能空了這一回手?!?br />
              張華不敢接,他記憶中,隔壁這家和自己這一家關系并不好。起因呢,說起來也不復雜,他們家的柱子一向很欺負張華這個前主,打過兩次架,每次都敗北而歸,回來后,在老媼和老翁面前哭過,老翁還好,不往心里去,老媼就沒那么寬廣的胸懷了,和剛才那肥婆娘狠狠吵過幾回。

              “拿著吧!”獵戶將兔子往張華手里一塞,“你這次出這么大的事,也賴柱子,要不是他推了你一把,你也不會摔下去。你放心,阿叔一定會想辦法補償你的!眼看天放晴了,林子里估摸著會熱鬧些,回頭阿叔再多跑兩趟,定能逮住只狍子回來,讓你阿婆熬一陶釜湯了,給你補身子?!?br />
              張華心里此時真是恨得牙癢癢了,他記憶中,柱子這狗崽子生得和他娘一樣胖,又是在獵戶之家,平日里油水本就比張華家要厚實一些,再加上,柱子的年齡也比張華要大,都高出張華一個頭了。

              要不是柱子爹說出來,死去的那個張華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是被誰推著摔下去的。糊里糊涂的,也著實就沒留意有沒有人推他一把,就這么丟了一條命了。

              這么說,柱子家還欠張華家一條人命了?

              欠不欠的不打緊,要命的是,如果不是小張華死了,大張華他說天也不會成現在的樣子??!

              俗話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這個世道,哪怕是當皇帝,入閣拜相,上馬統兵,下馬治民,威風八面,也未必有二十一世紀的普通人幸福。

              誰又不是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呢?

              更何況張華現在過的是什么日子?睡在那冰冷堅硬的土炕之上,說是炕,都是抬舉了那榻不是榻,炕不是炕的玩意兒了。今日早起到現在,連口水都沒得喝,下一頓還不知道在哪里,真真是日了狗了。

              張華毫不客氣地拿了兔子,手里掂了掂,還有點份量,三四斤的樣子,也不知道剝了皮還能有幾兩肉?

              “那就多謝了!”張華也不好太拿喬,不管怎么說,人家欠的是小張華的命,也不是他的命。從前,他不太信因果報應,只覺得那是封建迷信,現在有了這一茬魂穿之事,他也不敢說自己不信了,柱子弄死了小張華,上天只有公道,與他也沒什么關系。

              “我也好得差不多了,您也不必費心去山林弄獵物了。這天氣不好,冰天雪地的,還是安全要緊!”

              這人怔愣著看了張華許久,似乎不認識他一般,張華在這人目光的注視下,格外緊張,他已經盡量在模仿這里人的說話方式了,誰知還是分分鐘露餡的節奏。

              張華朝遠處看看,日正當午,霧靄漸收,遠處的青山漸漸地顯出清晰的輪廓,綿延向前,高邈而悠遠,卻不知青山仰止,姓甚名誰?

              “大郎如此懂事,也是你阿翁阿婆的福氣!”這獵戶一陣欣喜,丟了弓箭,一廂情愿地握住了張華的手,“阿叔不怕,山林里阿叔去得多了,知道哪里能找到獵物,阿叔這就去林子里,給大郎多尋點好東西來!”

              說完,這獵戶就匆匆地走了。

              張華提著獵物,看著獵戶離開的方向,并不是前面張華才看到的山脈,而是轉過了茅屋,往后面去。

              “望山跑死馬”,張華在想,前面那山,看著不遠,實則距此應是很遠。

              他走了幾步,站在茅屋的旁邊,一條崎嶇不平的路一直通往前面,緊接著是下坡的路,蜿蜒又向遠方,要翻越過好幾塊坡田,才能到達幾里地外的林子,說是山林子,實則,山并不高,應當是一段余脈,如果是真正的大山,離得這么近,也是沒法安穩生存的。

              那些野獸不跑出來把人給吃沒了?

              目送著那獵戶離開后,張華便拎著兔子回來了,他走到茅屋門口,一抬頭看到了害死小張華的“兇手”柱子,真正是人如其名,名副其實一柱子,將他娘和爹的顯性基因遺傳得絲毫不差,高高的個子,樹墩子一樣的身材,活生生一潛在屠夫。

              “又吃我家的兔子,也不怕被骨頭卡死!”柱子陰陽怪氣地道。

              茅屋里,老媼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了,將柱子的話一字不落地聽了進去,她沖了出來,要奪過張華手里的兔子,看那架勢是準備用兔子砸死柱子,卻被張華制止住了,“扔回去,不正如了他的意了嗎?我這么大的人了,連吃魚都是不怕刺卡的。胖子,多謝你提醒,一會兒我吃兔肉的時候,一定小心點!”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色狠狠亚洲爱综合网站入口|在线看片1788|中国农村夫妇做人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