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xf5v"></em>

      <delect id="zxf5v"></delect>

      <b id="zxf5v"></b>

      <mark id="zxf5v"><menuitem id="zxf5v"><ol id="zxf5v"></ol></menuitem></mark>
        <strike id="zxf5v"></strike>

          <rp id="zxf5v"><span id="zxf5v"></span></rp><mark id="zxf5v"></mark>

          <pre id="zxf5v"><listing id="zxf5v"></listing></pre>
          <delect id="zxf5v"></delect>
          群穿小說網 > 大晉一統 > 第1章 應是穿越了
              有生于無。

              天覆地載,中位空處,是以,高山巍峨聳立,地深海闊,萬物成于其上。

              一塊地上,起了一棟新樓,四壁可擋風,屋頂可防雨,堂中可安居;也賴于,原本起這新樓的地上,便空無一物;也賴于,這新樓中空無物,方可納人,置物。

              一副畫,妙不可言,有山有水,有山有林,有茂竹叢生,有人物鳥獸,色彩或濃烈,或素雅,層次分明,栩栩如生。但試想一下,如果并非是一張雪白的宣紙,上面空無一色,而是已有色彩斑斕,又如何畫得出青山碧水,林木葳蕤,又如何畫得出“遠看山有色,近聽水無聲,春秋花還在,人來鳥不驚”?

              張華讀初中高中的時候,政治學得稀爛,“風動還是旛動?又或是心在動”,他一直都弄不明白。要是心動,就能讓旛動的話,那是不是一個意念動,就能讓美帝國毀滅掉?這個范疇,就超出了哲學領域,成了玄幻修真了。

              十八歲那年,家里的親人相繼離世,讓張華對生命的無妄產生了恐懼,于是,他便花了幾塊錢,買了一部《金剛經》,翻了很多遍,猶只記得“云應何住,云何降服其心”,根本就沒有看懂。

              張華將那部《金剛經》收在了書柜里,從此再也沒有拿出來過。直到二十八歲這一年,他慘遭橫禍,醒來的時候,躺在一個茅草屋里,身下是破爛的毛氈,身上是縫補漿洗得基本上看不到本來面目的褐被,通過手感可以得知,里面塞得應該是某一種枯草。

              他才似乎,對從前想不明白的諸多問題,有了一點了悟。就好似,一個人在一間黑漆漆的屋子里,突然出現了一道縫,得見一線天光。

              呼嘯的北風從四面冒風的墻壁外吹進來,寒意侵入身體里,無一處不難受。張華扭動脖子,左右張望,茅草屋里,靠北面是灶臺,上面放著一個陶釜,沾滿了黑乎乎的百草灰,灶臺上抹得還算干凈,灶口前的柴火歸攏在一起,收拾得很齊整。

              張華躺在西面的炕上,正對著他的東面,放著一張斷了一條腿,一角支在土墻凹處的桌子,比前世凳子還要矮,不知道有多少年代了,看不出木頭本來的顏色,整個面都是黑乎乎的,張華可以保證,如果拿把刀刮的話,可以刮起厚厚的一層木頭腐后的黑泥。

              桌上蓋著一個用竹篾編織成的罩子,罩子下面應該是放著碗碟,就不知道碗碟里裝了什么好吃的。

              張華不知道自己怎么會來這里,他出了車禍,就算躺著,也應該是躺在醫院里。這樣的茅草屋,這樣的家具擺設,張華覺得在二十一世紀,哪怕是最偏遠的山區,基本上也不會存在了。

              一個家里,就算再窮,也不至于窮得買不起一口鐵鍋,要用這種陶釜做飯吧?

              他心里升起了不好的預感,待目光落在南面的門上時,不安猶甚。這算得上是傳說中,中規中矩的柴門了,全是用木棍拼接,藤蔓捆綁而成,但看上去非常結實,足以可見,做這手工的人,技藝之高超。

              咩咩!

              幾聲羊叫的聲音,穿透了墻壁,傳到張華的耳中,如同拉開了記憶閘門的上帝之手,他全身的冷汗直冒,兩手無意識地抓緊了身下的破爛被褥,清晰的記憶所帶來的恐懼,如同潮水一般將他湮滅。

              他是在放羊的時候,不小心從坡上滑下來摔死的。

              不,不應該是他,而是他這具身體的前主,一個十三四歲的男孩子。

              張華強忍著不適,從床上坐起來,他意外地發現,二十八歲,牛高馬大的他,已經不復真實的樣子,伸出來的皸裂不堪的小手細胳膊,分明是孩童才有的模樣。

              張華如遭雷擊!

              不論是存在腦海之中的,不屬于他的記憶,還是如今的樣子,都在提醒著他,他的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意識與形態,到底是什么關系?心與形到底是如何合作的?

              張華深悔讀書的時候,不求甚解,以至于他現在根本無法解釋,他到底是死了還是活著?如果死了的話,這里并不是陰間,沒有閻王,沒有牛頭鬼面,透過墻上指頭寬的間隙,還能夠看到冬日陽光。

              如果他還活著的話,他不應該是現在這個樣子。兒時的家是筒子樓,他家住六樓,爬上爬下很麻煩,但家里有雪白的墻壁,天花板上吊著老式的吊燈,兩室一廳的房子,絕不是現在茅椽蓬牖,瓦灶繩床的窮酸模樣。

              一縷苦澀涌上心頭,即便太過荒唐,張華也不得不承認,他應是穿越了。

              這具身體的前主在放羊的時候,滾下山坡死了,魂飛魄散,于是留下了這具空空的軀體。就好似,一座好生生的屋子,里面空無一物,沒有主人,便會有人前來霸占,于是出了車禍的他,魂魄被撞得離了體,想必也是因此霸占了這具幼小的身體。

              到底是應該怨前面那個幼小的靈魂呢?還是應該怨他自己呢?

              張華說不清楚。他是一千個一萬個不樂意現在的生活的。前主留下來的記憶中,混沌一片,不知是何年何月,更不知是哪個時代朝代,最深刻的印象是每天都吃不飽穿不暖,一對老翁老媼與他生活在一起,艱難度日。

              從一個每天吃肉都生厭,盡量吃粗糧養生,天冷了有暖氣,天熱了有冷氣,蓋棉被太重,嫌羽絨被太輕,到一公里以外的地方要打的,一千公里以外也能朝發夕至的時代,一下子穿越到了衣食沒有著落,哪怕改造生活都沒有本錢的環境之中,是個人都難免心生怨懟吧?

              張華腹中空空,但他并沒有想要飽餐一頓的想法,因為這于他而言,簡直是一種奢望。他扭動著幼小的身體下了塌,地上是一雙破爛的草鞋,趿著鞋子,他站起身來,與榻高一比,他身高約莫只有一米三四。

              何等發育不良!

              哀嘆一聲,張華蹣跚著來到了桌子邊,掀開篾罩子,哪里有什么碗碟?桌上放著一只缺了口的瓦罐,里面是一個黑乎乎的,看不出材質的窩窩頭,頓時,那種饑餓感糾結起來,很餓,很想吃,可是根本就沒有胃口。

              “小郎君!”

              一聲飽含深情的呼喚從門外傳來,張華嚇得手一抖,篾罩子砸下來,正好砸在了一個瓦罐邊緣,將瓦罐砸翻,張華連忙伸雙手去捧,只可惜,他人小胳膊短,意識對這具身體的掌控也不是那么熟練,瓦罐在桌上轉了半圈,終于還是掉了下來,摔了個粉碎。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色狠狠亚洲爱综合网站入口|在线看片1788|中国农村夫妇做人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