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xf5v"></em>

      <delect id="zxf5v"></delect>

      <b id="zxf5v"></b>

      <mark id="zxf5v"><menuitem id="zxf5v"><ol id="zxf5v"></ol></menuitem></mark>
        <strike id="zxf5v"></strike>

          <rp id="zxf5v"><span id="zxf5v"></span></rp><mark id="zxf5v"></mark>

          <pre id="zxf5v"><listing id="zxf5v"></listing></pre>
          <delect id="zxf5v"></delect>
          群穿小說網 > 禁區獵人 > 第九百五十九章 好戲開鑼
          獵門總魁首人攔在遲向榮跟前,臉上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神情,淡淡說道:
          “這種情況,借物修力都不這么好使,只有煉神手段是最省事兒的。你在這里稍安勿躁,讓蘇家獵人去處理吧?!?br />林朔這個神情這個話音,不僅把遲向榮震住了,章進都嚇了一跳。
          章進看了身邊的賀永昌一眼,輕聲說道:“賀哥,我叔什么情況,這么看上去這么瘆人呢?”
          賀永昌白了章進一眼,直接在兩人之間開了一個巽風傳音的通道:
          “這叫戲,總魁首這會兒應該就是要扮演一個黑化的角色?!?br />“哦?!闭逻M點點頭,然后又疑惑道,“我叔他一向是個正面角色啊,怎么忽然就成反派了?”
          “可能是劇情需要吧?!?br />“可這是哪一出???我怎么看不懂呢?”
          “我其實也看不懂,總之看下去唄?!?br />兩人就這么聊了一會兒,巽風通道里的聲音能瞞得過遲向榮,卻瞞不過林朔。
          林朔聽著心里是直搖頭,心想這兩個憨憨可怎么辦呢,戲配合不上。
          既然眼下同伴指望不上,那這臺戲就只有他自己挑大梁了。
          這會兒林朔其實挺難的,是既要激發遲向榮對自己意圖的懷疑,又不能太過分,逼得它直接翻臉。
          這種分寸的拿捏,得是老表演藝術家了,苗成云肯定駕輕就熟,林朔就覺得很吃力。
          不過好在,遲向榮這個實際上的女魃人,滿打滿算占據這副身體也才五年時間,稱不上是個人精,察言觀色沒那么厲害,好糊弄。
          林朔這么一說,它還真被嚇住了。
          小伙兒現在神情很迷茫,似是不知道下一步應該怎么辦,到底是翻臉沖過去救人呢,還是聽從林朔的安排再等等。
          結果它這邊一猶豫,小五那邊就完事兒了。
          兩個地方隔著不遠,那對母女和俘虜她們二十三個人,跟林朔等人只隔著一個山頭,小五趕過去很快。
          動手那就更快了。小五現在能調動的力量是有限的,不過這種有限是以西王母的力量而言,擱在人類修行圈,那是實打實的煉神九境巔峰。
          以煉神手段制服二十多個人,再把那對母女帶出來,那是小菜一碟。
          林家五夫人厲害就厲害在,不僅把這對母女救出來,還做上了一個顯而易見的標記。
          三人出現在遲向榮眼前的時候,三人六只眼,都是紫色火焰狀態。
          不僅僅是小五本人,遲向榮的老婆孩子,兩雙眼睛里都燃燒著熊熊的紫色火焰。
          小五現身的時候,這是她的唯一特征,當然比起西王母的那兩團火焰,她要黯淡不少。
          之前遲向榮見到這雙眼睛的異狀,還以為這是這個女人某種煉神手段的外在表現。
          這是獵門總魁首的夫人,肯定是個高手了,具體什么情況他也不敢多問。
          如今這副場景意思就很明顯了,等于是自己的妻女二人,被這個林家五夫人給制住了。
          而且這種制住的手段他還毫無頭緒,根本不知如何破解。
          當然在明面上,小五是有說辭的。
          林家五夫人微微笑道:“這是我蘇家煉神的秘術,能護佑人的神智,也能激發身體潛能,這樣一會兒她們跟我們走的時候,安全就有保障了?!?br />遲向榮臉上的肌肉抖了抖,這會兒他也沒辦法,無論是明面上自己身上的戲,還是暗地里自己對這對母女的關切之情,都不允許他翻臉。
          于是他只能對著小五抱拳拱手:“還是林夫人考慮得周到,多謝了?!?br />遲向榮跟小五說話的時候,林朔在觀察這對母女的情況。
          這個華夏女人他不認識,看上三十來歲,當然實際年齡應該會小一些,主要是密林生活艱難,把人給折磨得顯老了。
          五官模樣其實挺周正的,就是身子很瘦,同時還挺著個肚子,胎兒得有六個月以上了。
          再看她旁邊這個小女孩兒,林朔心一下子就軟下來了。
          林朔自己有兩個女兒,林映雪在他印象中是一瞬間長大的,畢竟他在西王母意識空間里待了幾年。
          而他跟小女兒林映月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映月就跟眼前的小女孩一樣大,三歲,剛會走路。
          這小女孩被這個女人握著手領著,又黑又瘦,胳膊細得讓人看著心疼。
          林朔趕緊在小女孩面前蹲下身來,開始在自己身上翻找。
          他記得之前杜志明那串花生醬,遲向榮吃剩下一包,小杜大大咧咧的擱在地上這就忘了,被林朔默默給收起來了。
          眼下這包花生醬能用上,好歹能給孩子吃一口。
          結果剛摸到這包花生醬,眼前這小女孩就掙脫了女人的手掌,一下子撲進林朔懷里了。
          林朔舉著花生醬一臉詫異,然后看向了小五。
          眼下無論女人還是女孩,神智都是被小五控住的,小女孩有什么動作肯定是小五干的。
          小五攤了攤手:“她看到你心生親近,我也只是順水推舟?!?br />林朔被這小女孩抱著,再聽到這番話,心里頗有感觸,眼眶都有些紅了。
          可他馬上警醒過來,自己對小女孩的憐惜疼愛之情要是流露出來,那這場戲就砸了,遲向榮看著呢。
          所以自己要喂她花生醬的動作,才會小五打斷,這是五夫人在提醒自己。
          于是他趕緊一手把小女孩抱起來,站起來淡淡說道:“看來我跟這小孩算是有緣啊,遲家主,我抱著她趕路,你不介意吧?”
          遲向榮還能說什么呢,妻兒被林家夫人控住了,女兒干脆落在了林朔手里,只剩下點頭了。
          當然這個臉色夠難看的,似是隨時都要暴起傷人。
          林朔就不管他這個了,只要這人暫時不翻臉,就好辦,大伙兒等冬冬那邊完事兒就行。
          當然了,演戲歸演戲,正事兒不能耽擱。
          如今林朔這支狩獵隊跟后方的聯絡,衛星指望不上了,被女魃破壞了,不過無線電還能夠利用上。
          無線電主要靠電離層反射傳播,不需要借助衛星,這趟杜志明就背著一套無線電發射器。
          林朔讓杜志明用事先約定的頻率,給聶博藝發了一份電報,簡單說一下這里的情況。
          那么接下來,狩獵隊的任務就是要把手里的這對母女送過去,其實還是趕路的事兒。
          ……
          之前來的時候,要整體速度,可同時也要盡量隱蔽一些,不能因此暴露了這對母女的位置。
          如今要走的時候,那就不怎么顧忌了,速度第一,趕緊完事兒。
          孩子林朔直接抱在懷里,這個省事兒,關鍵是遲向榮的老婆。
          女人大著肚子,自己跑又跑不快,背又不能背,只能抱著。
          這個活兒,林朔就交給章進了,章進腰板硬體力好,做這事情比遲向榮本人得心應手。
          當然林朔這個安排,也有刺激遲向榮的意思,讓他看清楚現在的形勢,老婆孩子都在自己這行人手里。
          這趟返程,就不用遲向榮帶路了,獵人在山里走過一趟的路,那肯定不會忘記。
          林朔和章進兩人就比上腳力了,在前頭跑得飛快,遲向榮本身不是修力的獵人,身體狀況如今還挺差,完全追不上,雙方距離拉得是越來越遠。
          要是距離拉遠了,林朔就給章進遞個眼色,歇一會兒等等遲向榮,等他快追上了,繼續抱著人家老婆孩子往前頭跑。
          老賀和小五在后面屬于殿后壓陣,同時稍微護著點杜志明。
          賀永昌看著前面的狀況,那是直搖頭,心想這對叔侄實在太損了。
          到了這天中午,在獵人們的一路疾奔之下,雨林這趟道就快走完了。
          而這個時候,蘇冬冬雙眸中的紫色火焰,慢慢熄滅了下去,露出一雙人類的眸子。
          賀永昌第一時間就察覺了,試探地問道:“冬冬你回來了?”
          “嗯?!碧K冬冬嘴角掛笑,“小五這個家伙,真是損透了,居然讓我辦這種事情?!?br />蘇冬冬話音剛落,眼眸中又燃起了紫色火焰,小五說道:“冬冬你少裝正經了,我看你辦得挺興奮的,怎么樣了,成了嗎?”
          “那還能不成嗎?!碧K冬冬說道,“我好歹是世界第一刺客,當年我接的買賣可不光是殺人。偷個文件換個檔案,偽造一些數據,這也算是我老本行了?!?br />“你可要確保萬無一失啊,否則老公那里我就沒面子了?!毙∥逭f道,“回頭他巴掌落在屁股上,疼得是你不是我?!?br />“放心吧,天衣無縫?!碧K冬冬笑道。
          賀永昌就在蘇冬冬身邊跑著,就看著蘇家女獵人這雙眸子一會兒燃燒一會兒熄滅的,實在是有些眼暈,提議道:“你們倆就不能一人占一只眼嗎?”
          “那叫異瞳,多詭異啊?!碧K冬冬說道,“我要是這個形象,林朔不喜歡我了怎么辦,我還怎么跟林家那些女人爭?”
          “就是?!毙∥逭f道,“小賀你一點都不懂人事兒的?!?br />“好吧?!辟R永昌翻了翻白眼,沒跟林家兩位夫人計較。
          “永昌你就在后面守著,防止遲向榮翻臉,我去跟前面的林朔匯合?!碧K冬冬吩咐道,“你看著吧,有好戲要上演了?!?br />說完這句話,蘇冬冬忽然一個加速,消失在了賀永昌身邊。
          ……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色狠狠亚洲爱综合网站入口|在线看片1788|中国农村夫妇做人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