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新換天 > 章九 三尺青鋒破雨
    呼呼呼。

    黑衣人左手握拳,右手倒執傘柄,緊貼右臂。

    他雙臂舒展,拳未至,聲已起,獵獵風響昭示著他拳勁的剛猛十足。

    陳無雙依舊站在原地,并不主動進攻,待黑衣人殺到近前,他才抬起雙手。看他動作,很明顯就是廣場上那些大爺大媽經常打的太極拳,可就是這樣軟綿綿的拳勢,卻十分精準地架住了對手的雙峰貫耳。

    啪嗒!

    四臂相交,竟發出了音爆般的聲響。

    黑衣人對于一擊無果并沒有任何意外,他雙臂掄出,巨大的力量釋放出去后,他就變幻身法,另取角度再次擊打而出。他的身法靈巧異常,就像是一只猿猴般圍繞著陳無雙持續奔走,再加上他那雙臂如鞭般地不斷抽擊,使得他酷似猿猴的形象更加生動。

    啪嗒聲響在黑衣人速度的提升下不斷加快頻率。

    起初蘇運還能數出黑衣人拍打了多少次,可大約一分鐘后,那啪嗒之聲就如同鞭炮一般,一聲未盡,另一聲又起,讓人根本無法分辨出到底有多少聲響。大雨之中,蘇運只能隱約看見兩道人影貼身短打,其拳速之快、身法之靈動,即便他這個外行人也嘆為觀止,瞠目結舌。

    轟!

    不知道多少次臂掌相交之后,一聲沉渾的悶響將連串的啪嗒聲終結。

    陳無雙雖然能以太極卸力之勁化掉黑衣人剛猛的進攻,但無奈黑衣人臂如鐵煉,不僅力量奇大,而且十分堅硬。陳無雙每每去化對方進攻,卻總會有一部分力量無法及時化掉而作用在他的雙臂之上。

    再加上黑衣人攻擊頻率逐漸提高,饒是陳無雙浸淫太極大半生,也終究比不過黑衣人年輕力壯。噔噔噔,在劇震之下,陳無雙雙臂顫抖,連退五步,才再次站定,看他白眉皺起的樣子,竟似在剛才的交手中吃了暗虧。

    “冷、彈、脆、快、硬……好純熟的通背拳!”

    陳無雙撩開衣袖,只見手臂已經通紅。在剛才的對打之中,他深知雙方力量差距,故而外以太極卸去敵力、內運真氣回護本體,可即便這樣,他的雙手依舊止不住地顫抖。

    黑衣人傲然說道:“一力降十會,陳門主,你到底還是老了。”

    在認出白須老者無雙太極門門主的身份時,黑衣人還持有七分敬意,另有三分忌憚。可這番硬碰硬的貼身短打之后,黑衣人自覺已經占據絕對上風,因而開始出言不遜,對陳無雙的無雙太極勁隱有鄙夷。

    黑衣人還欲再說,可等在一旁的異瞳人沉聲催促:“別浪費時間!”

    聽其話中語氣,竟已經有了些焦躁與不耐。

    “拳已比過,讓我來領教領教無雙太極劍法!”

    黑衣人手腕一抖,貼在他右臂上的長傘便舞了個圈,他手握傘柄,做了個出劍的起手式。聽他意思,似乎已經認定無雙太極拳不是通背拳的對手,所以才以傘為劍,請陳無雙賜教。

    陳無雙收束了左手雨傘,同樣以傘作劍。

    夜雨霖霖,雷聲不絕。

    連綿的雨聲之中,如大珠小珠落玉盤般地響起叮當聲,那是鐵質的傘骨頻繁敲擊而發出的聲音。兩人手中雖然都是雨傘,但一招一式間卻全都是削、刺、撩等劍招,黑衣人劍如其拳,一旦勢成,便如山崩海嘯,永無斷絕,一劍快過一劍,一劍疾過一劍。

    反觀陳無雙,身如海中扁舟,定似不老青松,身、步、劍三法如一,圓轉如意。動作并無任何華麗花哨之感,就像是公園里的大爺大媽在舞劍,可他的“劍”卻總能將黑衣人的“劍”牽引圈轉,“劍鋒”交處,竟如有磁鐵般,每每能將敵劍黏住。

    蘇運早已渾身濕透,但他全然顧不上了。

    他努力地眨著眼,不斷用手抹去臉上的雨水,他想看清楚兩人的動作。

    可惜的是,他始終只能看見白須老人慢吞吞的動作,卻捕捉不到黑衣人“劍傘”的影子。這種情況下,他只好將注意力集中在白須老人的身上,漸漸地,他發現白須老者和黑衣人的周圍出現了一個真空地帶,在那里,瓢潑的雨水根本無法進入。

    “那……是劍意嗎?”

    蘇運想起了以前看過的武俠小說,不由自主地聯想到了那個他從不曾相信的名詞。直到現在,他依舊不相信,他是個喜歡華國傳統文化、喜愛華國武術的年輕人,可不代表他不相信科學,然而眼前所見,很顯然已經超脫了科學的管轄范圍。

    陳無雙腳下的雨水開始回旋,那模糊的太極雙魚圖旋轉了起來。

    鐺!

    密集的聲音終于停止。

    黑衣人足尖點地,飛退五步,右手一抖,只見傘骨和傘面脫落,一柄二指寬的明亮劍刃露了出來,即便天上明月被遮,但那柄劍仍舊反射出寒冷的光芒。原來他的傘,本就是劍。

    “他是怎么過安檢的?”

    都到了這種時候,蘇運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還會冒出這么奇怪的念頭。

    就在他疑惑之際,他看見黑衣人平舉長劍,向前一掃。

    剎那間,他仿佛失去了聽覺,又像是時間被暫停了,他感覺自己看到了那無數的雨水懸停在半空的瞬間……突然,他肩膀生疼,“哎喲”一聲叫了出來,他才再次聽到風聲和雨聲,擒住他肩膀的那只手用力地將他往后拉,同時有一道消瘦的白色身影擋在前面。

    他這才發現,自己竟不知不覺從那角落沖了出來。

    唔……

    前方的白色身影一陣微顫。

    蘇運探頭去看,只見陳無雙潔白的胡須上不知何時多了兩個紅點,那是血跡!

    再看陳無雙胸膛,那里練功服被破開了一條筆直的細縫,朱紅色的血液正從中往外滲透。

    “大爺……”

    蘇運明白了,黑衣人最后這一劍本是沖著自己來的,現在卻讓陳無雙代自己受了。

    陳無雙松開蘇運的肩膀:“跟我做。”

    說著他雙手于腹下交疊,做著示范,蘇運趕緊照學。

    “這是子午陰陽訣,有驅邪除魔、隔絕幻覺之效。”

    陳無雙見蘇運雙眼中的紅色漸漸退去,這才解釋道。

    “幻覺?”蘇運愣了一下,隨即想起自己剛才那瞬間的失神,原來是身處幻覺之中。一想明白,他立即望向那異瞳人,起初他只覺得那一黑一紅兩只眼睛很是妖異,現在看來,更是詭譎得多!

    唔……

    突然,陳無雙面色潮紅,哇地噴出一大口鮮血。

    “大爺,你怎么樣了?”

    蘇運趕緊攙住陳無雙。

    可陳無雙左手運掌,用力震開了蘇運,蘇運不解其意,再看陳無雙時,只見其手中的雨傘頃刻間斷成了十幾截。與此同時,陳無雙身上的練功服接連裂開,橫著的豎著的斜著的……前前后后幾十條裂縫,每一條裂縫中都在往后沁血……

    “洞庭劍波?你是君山翁傳賢?”

    扔掉手中斷傘,陳無雙用衣袖拂去了嘴角鮮血。年邁的他,雖身受這數十劍,但卻仍然如松而立。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