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新換天 > 章六 天黑黑欲落雨
    羊肉串,骨肉相連,燒茄子,烤玉米,秋刀魚,青椒,墨魚仔……

    還有萬鑒非特意加的鐵板韭菜。

    小岳燒烤攤的老板娘端上一碟又一碟,撲鼻的香味經路旁的大風扇一吹,瞬間就四散開去,惹得蘇運四人直咽口水。即便蘇運一遍遍地在心里提醒自己明早還要晨練,最終也還是受不住誘|惑和伙伴們一起大快朵頤。

    在雷風翔狼吞虎咽之際,潘帥只是拿著一串羊肉,繼續說道:“既然我們的自媒體品牌已經初步擬定,那么作為一個團隊,接下來就應該細化一下分工了。結合大家在班會上的自我介紹,我簡單確定了各自負責的工作。”

    雷風翔一邊撕著雞翅,一邊含糊說道:“你說吧,我們聽著呢。”

    “萬鑒非,你好像說你在暑假研究過PS和圖像剪輯?”潘帥望向萬鑒非,待得到萬鑒非肯定的答復后,他才接著道,“那好,以后你就主要負責圖片素材的加工處理和影像資料的剪輯后期。”

    蘇運一聽這話,隱隱覺得有些不妙:“可……我們哪來的圖片和影像啊?”

    “這正是我要和你說的事情了,”潘帥正色道,“既然我們是要以孤星、夏蟲語冰這兩個玩家為自媒體內容的切入點,那么我希望你能在以后的游戲中有意識地去關注孤星和夏蟲語冰,最好能夠鎖定他們倆,為我們提供最佳視角的素材。”

    蘇運心道果然,吞吞吐吐地道:“這……這……”

    潘帥見蘇運沒能應承下來,又道:“我們這里只有你一個是玩家,這件事非你不可。”

    蘇運說道:“可雖然游戲中有玩家第一視角的影像資料,但我并沒有看到哪里能夠將其導出啊……”

    “這你不用擔心。”潘帥道,“我已經咨詢過真玄紀官方客服,玩家的第一視角影像資料是可以無條件導出來的。”

    “可……可……”蘇運面露為難之色。

    潘帥問:“還有難處?”

    蘇運立即回答:“有!”

    開玩笑,“孤星冉冉升”這個ID可蘊含著不小的信息量呢,怎么能讓你們知道我就是他?蘇運苦笑一聲,在心里這樣想著。

    潘帥聽出了蘇運回絕的堅定之意,不免有些黯然:“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可能就沒法辦了……沒有核心的內容素材支撐,我們是不可能拼得過別人的……”

    此言一出,桌上氛圍立時低沉。

    萬鑒非輕嘆一聲,指尖不停地扣著桌面,發出噔噔的聲音。

    雷風翔吃東西的動作也放緩了。

    掃了一眼桌上其余三人,蘇運也不想因為自己而導致這個看上去還不錯的點子胎死腹中,但又想到自己堅決不能暴露孤星冉冉升的身份,為難之際,他自己也很頭痛。

    看著桌上情緒低沉的三人,他底氣不足地解釋道:“其實也不是什么難處……就是我每次進入游戲都是打醬油,沒什么存在感的……真打起來,我逃命都來不及,哪還有時間去跟蹤孤星大神啊……再說了,現在已經更新到2.0版本,以后能不能遇到孤星和夏蟲語冰都還是兩說呢……”

    “算了,沒事兒。”雷風翔拍了拍蘇運的肩,開了瓶哈啤,給蘇運和自己倒滿,“搞不了就不搞唄,多大的事。”

    蘇運和他碰杯,小抿了一口。

    雷風翔昂頭,一口干。

    萬鑒非又嘆了口氣,勉強笑了笑:“那……就這樣吧。”

    潘帥默默收了電腦,雖然沒什么表情,但蘇運很清楚地看到了他隱藏在黑框眼鏡底下的失落。蘇運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拒絕雖然看上去合情合理,但對潘帥卻是很不公平的,潘帥花了一晚上整理的心血,就因為無法提供素材這一環節的脫節而全部付之東流。

    盡管他們今天只是第一次相見,但蘇運卻覺得自己仿佛對不起桌上的其他人。

    “要不……”他忽然靈機一動,想到了另一個迂回的辦法,“我想辦法直接搞到孤星的第一視角資料?”

    萬鑒非三人先是一愣,隨即又興奮起來:“你認識孤星?”

    “不不不,不認識。”蘇運矢口否認,“只是我高中同學的一個朋友認識,吃散伙飯的那一天那哥們喝高了,當著我的面吹牛說他可是孤星的朋友,我當然不信,再三追問,才得知是他的朋友認識孤星。”

    蘇運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最后連他自己都差點信了。

    潘帥疑道:“你確定能搞到?”

    蘇運拍著胸脯打包票:“要是搞不到,我就去真玄大陸上當你們的御用狗仔好吧?!”

    眾人見蘇運信心滿滿的樣子,激情立馬重回,潘帥扶了扶眼鏡,笑道:“既然最困難的一關我們已經度過,那就還剩文案內容和運營推廣了。雷風翔,你關注真玄紀這游戲已經很久了,雖然沒有親身體驗,但我看你文字功底不錯,你就和蘇運合作,爭取能夠在拿到素材的第一時間形成專業的分析文案。”

    雷風翔拍著胸脯:“沒問題。”

    餐桌上氣氛再度活躍起來。

    高興之余,雷風翔連開了四瓶啤酒,萬鑒非來自西北玉門,潘帥來自東北,都不是不沾酒的主兒。所以三人酒瓶一碰,咕嚕咕嚕就捧起瓶子吹了起來。蘇運一邊羨慕著三人的豪放,一邊倒了半杯小口慢飲。

    潘帥雖然對蘇運的行為有些不喜,但想到是第一次見面,不便強求,也就壓下了心中的負面情緒。

    瓶杯頻頻相撞,盡管蘇運多次提醒明天還要參加開學典禮,但其余三人仍舊開懷暢飲。

    ……

    ……

    轟隆~

    滿月高懸于中天之上。

    遠處一聲悶雷,震得蘇運耳邊嗡嗡作響。

    燥熱的晚風往西北方向吹送。

    大片的烏云順風而來,悄悄地遮住了那一輪圓月。

    “小伙子,看今兒這天,似乎要下暴雨。我看你們也吃得差不多了,盡早回宿舍吧,別讓輔導老師擔心。”

    小岳燒烤攤的老板娘過來善意地提醒道。

    此刻雷風翔已經趴在桌上,不斷地喊著“喝喝喝”;萬鑒非倒比他安靜得多,沉沉地睡著了,還在打著呼嚕。蘇運沒有想到,喝到最后神智依然清晰地竟是看上去弱不禁風的潘帥,他的心里再一次對東北人刷新了認知。

    潘帥結了賬,看了看已經人事不省的雷萬二人,攤開雙手道:“這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蘇運也很無奈,“都這個點了,出租車怕是很難遇到了。你還行吧?我們先扶著他們倆往宿舍方向走,路上要是有車就打車?”

    “只能這樣了。”

    于是,潘帥攙著萬鑒非,蘇運扶著雷風翔,四個人跌跌撞撞地離開了燒烤攤,往南校區走去。高高的街燈將他們四人的身影拉得老長,就在小岳燒烤攤對面的公寓樓三樓,陽臺上正站著一個雙瞳異色的年輕人,他眼看著蘇運四人搖搖晃晃地消失在視線之內,然后右手打了個清脆的響指。

    陽臺陰影處走出來一個挺拔的身影:“確定是他了么?”

    年輕人點了點頭:“這天……果真是要下雨啊。”

    “夜黑,月隱,雨驟,風急。像極了電影中連環殺人案的背景啊……”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