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新換天 > 章二 女神冉冉
    呼——

    郝運長舒一口氣,摘下了腦意識橋接器。

    “我去!”

    橋接器剛一摘下,映入他眼簾的不是雪白的天花板,而是兩個各具特色的腦袋。他哪里料到剛一睜眼就看見兩顆人頭,嚇得大罵一聲,直接從床上彈了起來。

    “兄弟,有錢人啊?”床邊一胖一瘦兩人,胖的戴副黑框眼鏡,瘦的皮膚黝黑如墨,兩人差不多都是一米七六的身高。這時,那胖子眼睛盯在郝運手中的腦意識橋接器上,努了努嘴,道,“這橋接器可是高端貨。”

    “看片兒神器?”黑瘦哥們湊上前,用他那還帶著些西北味兒的普通話擠眉弄眼道。

    “去去去。”郝運大概已經知道這就是自己未來四年的室友了。

    胖子拍了黑瘦哥們肩膀一掌,說道:“想哪兒去了!這可是登陸《真玄紀》的腦意識橋接器,可貴了,現在官方標價似乎是一萬塊一個吧,而且還是限量發售。我求了我老爸一個暑假,他愣是沒答應給我整一個。”

    “一萬塊一個!”黑瘦哥們立馬指著郝運,“哥們兒,今晚夜宵你請,靠譜。”

    “我說,”郝運擦了擦臉上的汗,說道,“你們都不用參加班會的嗎?”

    “干!”胖瘦兩人聽到這話,幡然醒悟,大罵一聲。

    胖子看看時間:“還不是為了等你,快!這里離新校區有兩公里,還有十分鐘的時間,我有小電驢,抄近道應該能趕上。”說完極其靈活地推門沖了出去,黑瘦哥們緊隨其后。

    郝運抖了抖身上已經有些汗濕的衣服,鎖好宿舍門,也追了出去。

    胖子的電動車就停在宿舍樓下。

    三個大老爺們擠著一輛小電驢,在胖子形象的引擎模仿聲中,風馳向兩千米外的新校區教學樓——今晚新生各個班級的班會都在那里召開。

    電動車上,迎面的風將三人的發型吹得凌亂。

    趁著這檔口,三人各自做了自我介紹。

    小電驢的胖主人,名叫雷風翔,是廣東人;黑瘦哥們名叫王劍飛,來自甘肅。

    王劍飛被夾在中間,一邊不安地扭動著,一邊大聲問:“郝運,你那橋接器到底是啥鬼玩意兒,要一萬塊一個?”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這是我花99塊淘的山寨貨。”

    郝運湊到王劍飛的耳邊回應道。

    前面掌舵的雷風翔聽到了,立即破口反駁:“你個鬼佬賊得很,以為這樣就能不請客了嗎?我覬覦這玩意已經兩個多月了,報價難道還有假不成?不僅如此,腦意識橋接器現在已經是一種有價無市的高端品了,官方說只有等到原有玩家死亡,才會發售新的橋接器。”

    “這倒不假,”郝運接著道,“目前全球好像也就發售了十萬臺吧……據說是為了嚴格控制游戲人數。”

    正說話間,小電驢極速沖入新校區電動車停放區。

    雷風翔嫻熟地停好車,一看時間六點五十九分,三人瘋也似的往教學樓跑。郝運和王劍飛分到了四班,雷風翔是在五班,所以三人分道揚鑣,各自朝不同的樓棟跑去。

    “誒,郝運,我跟你說,”王劍飛操著他那帶著西北腔調的普通話,一路上就沒停過,“我們班雖然只有四個妹子,但各個不凡,本來我還以為工科班全是一群僧人,哪里想到還有四個女神……誒,你別走那么快,等等我……”

    “剛才老雷在我不方便說,”郝運算是看出來了,這王劍飛就是個話癆,“我告訴你,其中有一個簡直就是天仙下凡,我先給你打個預防針,免得你待會兒看見了流口水,破壞我們寢室在女生心中的形象……”

    “流口水的是你吧?”郝運淡笑一聲。

    王劍飛“呃”了一聲:“這不重要,重要的是……”

    郝運直接打斷王劍飛,問:“你直接說吧,女神叫什么名字?”

    “冉冉!”王劍飛脫口而出,“怎么樣,聽這名字是不是就有一股仙氣?”

    “還行吧。”

    郝運嘴角輕鉤,露出了一個不易察覺的笑容。

    兩人緊趕慢趕終于趕到了約定的教室,門外有個筆挺的青年身影正靠著欄桿在打電話,青年看見了郝運和王劍飛后,點了點頭,然后指了指耳邊的手機,禮貌地示意過后,接著打手勢讓兩人先進教室。

    郝運和王劍飛悄悄地松了口氣,放慢腳步準備輕輕地進入教室。

    可他們沒有想到,講臺上這時正站著一人。

    “怎么回事?兩個導師?”

    兩人連忙立正,站在門前,王劍飛碰了碰郝運的肩膀,低聲嘀咕道。

    郝運聳了聳肩,表示不知。

    講臺上那人手里拿著一張名單,走到郝運和王劍飛身前,問道:“郝運?”

    郝運點了點頭:“我是。”

    “看你大汗淋漓連衣服都舍不得換的樣子,想必很喜歡運動咯?”

    那人聲音低沉,似是有些生氣。

    “還……還行。”郝運哪里料到第一次班會遲到就被逮個正著,心里發虛,自然說話也底氣不足。他埋著頭斜著眼,瞥見講臺下坐著的同學們都還在言笑自若,仿佛沒有注意到自己,這讓他松了口氣。

    那人沉默了片刻,又道:“你遲到了,耽擱了大家的時間,這是很跌份的。作為懲罰,你現在做二十個俯臥撐,不過分吧?”

    “不……不過分。”郝運硬著頭皮應了下來,盡管俯臥撐對他來說并沒什么難度,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這導師的作風這么剛硬……這讓他沒來由得擔心起了以后的幸福生活。

    講臺下傳來一陣歡笑聲,似乎是有人講了個笑話。

    郝運蹲下身,正準備開始,這時門外打電話的青年走了進來:“怎么了,木銳?”

    講臺上拿著名單的那人恭敬地答道:“于老師,郝運和他室友遲到了,我代老師小小地懲罰他們一下。”

    被叫做于老師的青年向郝運和王劍飛點了點頭,說道:“第一次見面就算了吧,下次可不能再遲到了。”

    郝運有點兒蒙圈,但王劍飛已經將其拽了起來,連連說道:“不會了,一定不會了。”然后拽著郝運就小跑到了教室最后面,找了個角落位置坐下。

    “這……”郝運一頭霧水,“怎么回事?”

    前排有個哥們轉過頭來,笑道:“他是我們代理班長木銳呀,那才是我們班導師于老師呢。”

    王劍飛哼道:“木銳……我們被他耍了……”

    “關你什么事,”那哥們又道,“人家木銳可沒罰你。沒事兒,說不定人家跟你們開個玩笑呢,多大點兒事。”

    哥們說完后就轉過身去了,因為班導師的講話正式開始。

    直到此時,郝運才算反過神來,明白了剛才那是怎樣一出事兒。

    “誒,郝運,你得罪木銳了?”

    王劍飛見郝運一臉郁悶,小聲問。

    剛來就被整了這么一出,郝運心里正憋著呢:“得罪?我連他丫是誰都不知道!”

    班導師初次和學生們見面,無外乎以過來人的身份給學生們提些建議,然后聲明一下學校和學院的規章制度,開明的老師最后還會嘮嘮家常,盡量營造出一種朋友談話的氛圍。于老師是個挺不錯的導師,并不迂腐刻板,時而還會將兩個段子,把全班逗笑。

    總之,四班的班會總體氛圍很活躍。

    除了郝運心里有些不爽之外,其余人都開懷暢言,有說有笑。

    不過,于老師似乎很忙碌,講完之后就匆匆離去,將整個場子留給了代理班長木銳。說是整個場子,其實也就只剩一件事兒了,那就是班委人選的確定,于老師走前已經安排好,得通過自薦加投票的方式決定。

    “各位同學大家好,于老師臨時有事,接下來由我來組織班委競選的活動。”

    木銳站上講臺,簡單說明了情況之后,轉身在黑板上寫下了“班長、副班長、學習委員……”等班委職務。接著他道:“第一個職務:班長。作為代理班長,我就先給大家起個帶頭作用吧。”

    說著他就開始發表自己的競選宣言。

    他顯然是有備而來,講話通順流利,思路清晰,即便是郝運對他心有芥蒂,但也不得不自愧不如。不過也正是因為有過準備,所以他的宣言更多的像是朗誦,讓人覺得是程序化、沒有活力和生氣的東西。

    木銳足足講了五分鐘,才微微欠身,在黑板上班長一欄下添加了自己的名字。

    教室這時變得安靜了許多,似乎都在屏息等待下一個人上臺競選。

    可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始終沒有第二個人上臺,木銳看了看時間,說道:“如果沒人的話,那班長一職就不用投票了哦。”

    木銳話音剛落,教室另外一邊的角落響起一道座椅挪動的摩擦聲。

    眾人紛紛轉移視線望向聲源處,這一望就再也移不開了。

    那是一個身穿淺藍色齊腰襦裙的漂亮女生,漢服是很考驗女生顏值的,可穿在她的身上,卻絲毫沒有不搭或者違和的感覺。一切都是那么地契合,讓人一時之間甚至忘了她身上穿的長裙異于常人,那淡雅的風格與她的氣質交相映襯,深深地吸引著所有人的視線。

    “大家好,我叫冉冉。”

    她在這么多雙視線的注視下并沒顯得慌亂,似是已經對類似的目光見慣不怪。她十分自然地走到了講臺上,微微欠身過后,開始了她的競選演講。她嘴角始終含著適度的微笑,既不會顯得過于輕佻,也不會讓人覺得虛假,她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自然得美!

    教室里掌聲響起,冉冉已經講完并走回到自己的座位。

    郝運被掌聲驚醒,推了身旁王劍飛一把,王劍飛趕緊用手擦了擦嘴角。

    木銳盯著冉冉下臺的背影看了兩秒,然后果斷收回視線,在自己的名字下加上了“冉冉”一名。

    “有了木銳和冉冉兩人,班長這一職已經毫無競爭可能了。”有人竊竊私語道。

    果然,又等了三分鐘左右,始終沒人再次上臺,于是木銳宣布開始投票。

    郝運拿著投票紙張,遲遲沒有動筆,倒是身旁的王劍飛毫不猶豫,龍飛鳳舞地寫下了冉冉兩個大字,寫完后還對郝運眨了眨眼:“美女的魅力可是正無窮的。”

    待大伙兒差不多寫完之后,木銳開始收集投票紙張。

    他挨個收集,很快來到了郝運的桌前,見郝運面前紙張依舊空空,笑了笑說道:“同學,之前開個玩笑,你不會介意吧?”

    郝運聳了聳肩,并不說話。

    木銳又道:“同學,你可得公平對待哦,別見了美女就失了判斷力。”

    看著木銳那含笑的嘴臉,郝運忽然覺得有點虛假,他又聳了聳肩,揮筆在紙上寫了“冉冉”兩個字,然后遞給木銳道:“我只是在等你過來,想親口告訴你我投冉冉!”

    “你!”木銳臉色轉青,郝運的聲音并不小,幾乎全教室都聽見了。

    同學們的目光都看了過來,木銳深吸了口氣,道:“同學想投誰就投誰,這是你的權利。”說完轉身繼續去收集其余人的投票了。

    待木銳走遠,王劍飛小聲道:“你在報復!”

    郝運聳了聳肩:“我沒有……我本來也沒想投他……”

    “同學。”就在王劍飛和郝運交頭接耳之際,一道熟悉的女聲在身后響起。

    郝運轉頭看了看,連忙從椅子上彈了起來:“你……你好。”

    王劍飛慢了半拍,也趕緊站起來。

    “你叫郝運?”冉冉邊說邊遞給郝運一張名單,是簽到的花名冊,郝運和王劍飛因為遲到還沒有簽到。

    郝運雙手接過,點頭應是。

    冉冉看著郝運緊張的神情,依舊春風含笑,突然問:“你認識我?”

    郝運連忙擺手:“不不不,不認識。”

    冉冉輕皺了皺眉:“你不是南蜀八中的嗎?”

    郝運愣了一下:“我……我是,你……你也……”

    冉冉微微一笑,道:“謝謝你支持我,簽完到放回講臺上就行。”說完帶著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轉身離去。

    郝運輕抽了自己一個耳光,心里懊惱道:“真是白癡,都是來自南蜀八中,怎么可能不認識她呢?郝運啊郝運……你真是遜爆了!”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