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穿小說網 > 新換天 > 章一 流放之地終章
    北京時間下午六點二十分。

    流放之地開服一周年慶典。

    游戲橋接通道第五十二次限時開放。

    郝運早就做好了準備,拿出手機,給一個昵稱叫“夏蟲語冰”的QQ號發送了條消息,然后選了個舒適的姿勢躺在剛剛鋪好的鐵架子床上。當電子時鐘一跳過六點二十分,他就戴上了枕邊那如同VR眼鏡一樣的腦意識橋接器。

    “連接中……”

    “當前連接人數過多,系統正在拒絕過往戰績不合格的玩家……”

    “玩家‘孤星冉冉升’過往戰績達到要求……”

    “連接中,請稍候……”

    此時此刻,郝運雖然靜靜地躺在床上,如同睡著了一般,但他的意識卻十分活躍。極具未來風格的游戲主面板呈現在他腦海之中,上面loading字樣不斷地在閃爍。

    “這游戲越來越卡了,最開始玩的時候都是秒進……哎。”

    他正嘀咕之際,系統聲音提示道:“歡迎來到真玄紀,已抵達流放之地!”

    冰冷的系統提示音剛剛落下,就有好幾束白光從天而降,白光落處,身穿各種古樸樣式服裝、佩戴著各式各樣夸張武器的玩家降落在地面之上。

    這里的土地十分貧瘠,棱角鋒利的巖石布滿四周,有如戈壁灘,四周沒有樹林,連青草也無法生長,肉眼能看到的只有低矮的荊棘叢。天上的云壓得很低,給人一種沉悶的感覺,就像是暴風雨將至。

    這就是流放之地的終章所在了。

    《真玄紀》自去年今日發行以來,不論玩家數量如何猛增,始終只在周末會限時開服兩天。而且一年時間過去了,雖然宣傳過程中提到了各種各樣吸引眼球的酷炫地圖,但真正對玩家開放的目前仍然只有流放之地。

    而今天,第五十二次限時開服。

    將是流放之地的終章。

    官方宣稱,只要經由系統挑選出來并且成功連接的一百位玩家,能夠將今夜出現的流放之主——“萬骷王”斬殺,就會激活《真玄紀》第二個地圖——鬼沼蛇域。

    同時,官方還提到,若是無法成功斬殺萬骷王,鬼沼蛇域則不會開放。

    官方的態度很堅決,為這次終章預熱了一個月的時間,每一次官方都會加以強調。即使《真玄紀》官網、運營賬號被數以萬計的玩家爆破,但官方的回應始終不變。

    郝運看了看周圍摩拳擦掌的玩家們,心里也很激動,能夠成為激活鬼沼蛇域的一百人之一,讓他覺得自己的大學算是有了一個不錯的開端。相對于其他玩家而言,他并沒什么夸張的武器和服裝,只有一件繪著簡單線條的披風,腰后面別著兩把直刃長刀。

    這讓他在一眾身著重鎧,手執鋼錘、關公刀、方天畫戟的玩家之中,顯得毫不起眼。

    通紅的落日已沒了光芒,逐漸落向西方的海平面,郝運聽著從身后傳來的海嘯聲,心中的澎湃之意逐漸高漲。

    “一百位玩家全部橋接成功,系統已經關閉橋接通道。”

    “流放之地,真玄大陸極西的蠻荒地區,這里人跡罕至,充斥著死亡的氣息,凡是被流放至此的人或物,都將被死亡吞噬……”系統機械性地念著游戲背景,現場響起了低沉凄涼的背景樂,烘托著氣氛。

    “現在是北京時間十八時二十八分十七秒,萬骷王將在一分四十三秒后出現,請玩家們做好準備。”

    嗡!

    如一聲悶雷震響。

    場地中間陡地爆發出一股不可抗力,將留在中央的幾十名玩家全部推開,留出了一個五米見方的真空地帶。毫無疑問,一分多鐘后萬骷王將在那里出現,而一百名來自全球各地的玩家正在等待著。

    “七點就得開班會,希望時間趕得及。”

    郝運喃喃自語的同時,開始操控自己的屬性面板。

    “武器選擇:白級雙刀,無附加屬性。”

    “服裝選擇:白級披風,增加5%的源炁抗性,無物理抗性。”

    “服裝選擇:白級追云靴,增加5%的敏捷性。”

    ……

    “傷害轉化率……”看著面板上最后一個屬性,郝運停頓了片刻,說道,“調到百分之五吧。”

    “系統提示,傷害轉化率會對玩家本體產生影響,建議該值上限2%。”

    “2%的話,我這裝備打不出什么傷害啊……”他暗自嘀咕著,不過想到殺掉萬骷王后還要去參加班會,他還是聽從了系統建議,“那就2%吧。”

    五。

    四。

    三!

    二!

    一!

    在冰冷的系統聲音和一百名玩家的齊聲倒數下,紅日落到海面之下。

    頭頂的天空如被籠罩上了一層血色。

    轟隆一聲炸響。

    中央的大地完全爆開,一個個骷髏頭從地下飄了出來,在半空中拼接成了一個有著人形的怪物。這就是萬骷王了,它渾身都由骷髏組成,黑乎乎的空洞遍及全身,讓人看了不寒而栗。

    萬骷王大概三米來高,左手空空,右手抓著一根骷髏拼成的狼牙棒。

    呼呼——

    就在玩家們還沉浸在萬骷王那惡心的模樣中時,只見萬骷王手中狼牙棒橫掃而出,一股勁風刮過,距離萬骷王最近的近十名玩家被狼牙棒擊飛出去。咔嚓聲響不斷,那是鎧甲破裂的聲音。

    “玩家‘開天辟地’陣亡。”

    “玩家‘我是屠夫我怕誰’陣亡。”

    “玩家‘一不小心就死了’陣亡。”

    冰冷的系統音回蕩在上空。

    眾玩家們這才反過神來,萬骷王一棒子就送了三名玩家出局,由此可見其攻擊力之高,絕非他們平時刷副本遇到的那些小怪。

    “沖啊!”

    有人高呼,于是玩家們操著兵器蜂擁而上。

    郝運也混在前沖的人流之中,他還沒有拔刀,加上追云靴的移速加成,所以他很快就超過了身旁那些穿著鎧甲手拿重錘或是巨斧的玩家。他和一般玩家對這游戲的理解不太一樣,在別人追求重型武器的攻擊力和升級鎧甲提高物理抗性和源炁抗性時,他反而追求的是敏捷性,也就是移速和攻速。

    很快,他來到了進攻的第一梯隊。

    萬骷王近身處,有兩個身穿重鎧的人扛在最前面,接連兩次硬接了萬骷王的狼牙棒。而在萬骷王的左右兩翼,有六個玩家迅速切入,趁著萬骷王攻擊重鎧玩家的機會,六個人極有默契地打出了成噸的傷害。

    這八個人的水平,顯然比在場其余人要高上一截。

    能夠在互不認識的情況下,這么快進入到戰斗狀態并且形成有效的默契配合,這可不是一般玩家能夠做到的。

    六個負責切入進攻的玩家,打完一輪傷害后,都沒有戀戰,直接后撤,因為這時不斷飆血的萬骷王已經將注意力轉移到了這六個攻擊力不俗的玩家身上。按照常理來說,這時候就該有第二梯隊的進攻從后方切入,以持續轉移萬骷王的仇恨,并在這種轉移的過程中打出傷害,將之消磨至死。

    可遺憾的是,此時殺到了萬骷王后方的竟只有郝運一人!

    唰!

    郝運一躍而起,背后披風迎風招展,颯颯作響。

    他雙手抽出腰間雙刀,刃與鞘的摩擦發出刺耳的銳鳴,盡管沒有人跟上他,但他深知機會難得,雙刀揮舞,叮叮當當的聲音響起,剎那間便已砍了十刀,這便是他敏捷性加成的效果。

    “漂亮!”有玩家高聲喝彩。

    可身在半空的郝運苦笑一聲,犧牲了攻擊力的他實在打不出什么傷害,雖然動作迅捷,可傷害輸出乏力,根本吸引不來萬骷王的仇恨。

    也就是說,他原本想和第一梯隊的玩家們打出的combo,失敗了。

    萬骷王揮舞狼牙棒,擊打在了沒來得及后退的兩位重鎧玩家身上。

    “玩家‘我肉得飛起’陣亡。”

    “玩家‘流放之地的蒙多’陣亡。”

    頃刻之間,第一梯隊的兩個高抗性玩家出局。

    萬骷王雙臂平伸,如風車般原地旋轉,姍姍來遲切入近身的十幾名玩家被拍飛出去,如同拍打蒼蠅。

    “玩家‘失落的羽毛’陣亡。”

    “玩家‘放飛自我’陣亡。”

    “玩家‘XX你個圈圈’陣亡。”

    “玩家……陣亡……”

    切入攻擊的都是偏重攻擊力的玩家,物理抗性和源炁抗性不高,被萬骷王擊中,頓時就有七八個玩家出局。連全部資源都用來升級鎧甲的重鎧玩家都扛不住萬骷王的傷害,更何況他們。

    “來坦克補上!”

    人群里有人高喊。

    “用源炁遠程攻擊,風箏它!”

    “有人學了治療術沒?快用啊!”

    隨著陣亡玩家逐漸增多,場地上指揮的聲音也多了起來。

    玩家們漸漸穩住了陣腳,由防御屬性玩家頂在前面分擔傷害,其余玩家不再近身攻擊,而采用源炁技能遠程消耗,另外有部分升級了治療術的玩家在場外奔走,與萬骷王收割生命的鐮刀展開拉鋸。

    攻防變得井然有序。

    玩家畢竟人多,萬骷王血量飛速下降。

    就在眾玩家松了一口氣時,系統那冰冷的聲音響起:“警告,萬骷王進入鎖血狀態!警告,萬骷王進入鎖血狀態!”

    所謂鎖血,便是鎖住血量。

    通俗地講,就是無敵狀態。

    “快退!”

    有人疾呼。

    余下的幾十名玩家爭先恐后地遠離中央的萬骷王。

    郝運進得快,自然也退得快,早在系統提示音剛剛響起的時候,他就憑借老辣的經驗做出判斷飛速后撤。等到提示音說完之時,他的身影早已退到了安全距離。

    “游戲官方挺雞賊啊,選的人良莠不齊,誠心添亂。”

    一道清甜的聲音在其背后響起。

    郝運放下雙刀,沒回頭:“我還以為你有事忙去了,沒空登陸呢。”

    “嘻嘻,”悅耳的笑聲之中,一個身穿青色及地長裙的女生走上前和郝運并肩,她道,“小女子哪兒敢啊,難得孤星大神發消息催我,就算有天大的事兒,也得給大神個面兒不是?”

    “別貧了,準備解鎖。”郝運說道,兩手再度握緊雙刀。

    青裙女立馬正色,收起了笑容。

    所謂解鎖,便是解除敵人的鎖血狀態。

    在《真玄紀》游戲的設定中,鎖血是一個bug級別的存在,而解鎖也相應地成為了一個很難完成的操作。要想完成解鎖,就得在單位時間內輸出足夠的攻擊密度,而判斷密度是否足夠的標準一般是敵人血量的百分之三十。

    也就是說,解除萬骷王鎖血狀態的唯一途徑,是在一分鐘內打掉其血量的十分之三。

    而此前他們一百人奮戰近十分鐘,也不過才打掉百分之七十而已……

    鎖血狀態的萬骷王將手中狼牙棒掄圓,尋常玩家根本不能近身,這就導致場內半數以上的玩家根本無法有效輸出。余下一些點了特殊技能的玩家,則可以通過技能遠程攻擊,但強度實在不夠看。

    “ready?”郝運手握雙刀,重心下沉,腿作弓步,力從地起。

    “Go!”青裙女秀目頓亮,輕喝一聲,長裙如蓮般綻放,一股寒意以她為中心散發。

    咻一聲響,在追云靴的移速加持下,郝運如離弦之箭沖向萬骷王。

    與之同時,一股裹挾著寒氣的能量流在他上方一丈處齊頭并進,電射而去。

    “那小子找死嗎?”

    “又一個演員……”

    在郝運之前,已經有好幾撥實力玩家試圖沖破萬骷王的防守,但無一例外都被那舞得密不透風的狼牙棒給逼退回來,有的甚至躲閃不及當場殞命。所以,那些有遠程技能的玩家才會對郝運此時的行動不以為然。

    狼牙棒帶起的勁風如利刃般刮在身上。

    郝運渾身有種酥酥麻麻的感覺,那是2%的傷害轉化率造成的。

    他的速度很快,眨眼間已經來到了狼牙棒的范圍之內,一抹巨大的陰影和壓迫壓來,那是狼牙棒劈頭砸下的威勢。但他不為所動,依舊前沖,仿佛根本不怕被那“殺死”幾十玩家的狼牙棒正面擊中。

    呲呲呲。

    正在這時,一種仿若結冰的聲音窸窣響起。

    只見萬骷王的右手肘關節已經被透明的堅冰凍住。

    青裙女的攻擊命中目標,寒意凍結,阻滯了萬骷王的動作。

    “好機會!”

    人群中能挺到現在的都是實力超群的玩家,自然知道青裙女這冰霜攻擊創造了極佳的機會。他們正要趁機殺入萬骷王近身,可密集的叮當聲頓時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使得他們沒有第一時間行動。

    只見郝運在冰凍萬骷王右肘的瞬間,已經切入萬骷王身前。

    “傷害轉化率,提到5%!”

    他在心里下達指令。

    “系統溫馨提示……”

    “給我提!”

    他渾身微震,頓覺力量充盈,雙手雙刀起落,如砍瓜切菜,眨眼已交替砍出數十刀。可惜萬骷王依舊鎖血,手肘一曲,便將堅冰震碎,接著揮舞狼牙棒砸向對他來說如同蒼蠅的郝運。

    咻!

    而此時的郝運早已收手,身形一晃,便向左橫移了半丈。

    但萬骷王并非死物,手中狼牙棒如影隨形,跟蹤而至。

    呲呲呲……

    這時,又一股徹骨的寒意襲至,再次將萬骷王的手肘冰凍。

    郝運借機雙刀連揮,瘋狂輸出。一套打完,換氣的同時移動身形躲閃攻擊力可怖的狼牙棒。狼牙棒追蹤擊打,可總會在即將擊中的前一刻被冰霜凍住肘關節,那冰霜雖然無法完全限制它,但卻為郝運創造了足夠的輸出空間。

    就這樣,在冰霜和雙刀的巧妙配合之下,萬骷王渾身那象征著無敵狀態的紅色光暈開始閃爍。

    而玩家們呆若木雞,仿佛在夢囈:“三……三十秒……百分之十的輸……輸出!他可只是一個人啊!”

    “不對,是兩個人!”

    人群很快將視線轉移到那個青裙隨風飄揚的女生身上。

    “還愣著干什么,幫忙解鎖!”高端玩家畢竟是高端玩家,盡管內心驚駭,但很快就又進入到戰斗狀態。

    眾人如法炮制,加入到了青裙女和郝運的配合之中。雖然他們對時機的把握不比郝運,配合的默契度也有所不如,但畢竟都是高手,在郝運的切身示范之下,他們依然打出了足夠的輸出。

    “啊!”

    伴隨著一聲震天價的吼聲,萬骷王身體炸開,無數骷髏頭作飛灰湮滅。

    解鎖的前提是造成百分之三十的輸出,而此前眾人已經打出了百分之七十,所以,萬骷王一旦被解除鎖血狀態,便是被“殺死”了。其實,鎖血狀態不過是它的最后一搏。

    “恭喜,你們完成了流放之地的試煉任務,開啟了鬼沼蛇域。”

    “感謝你們為真玄大陸做的貢獻,你們的名字將載入大陸史冊。”

    “……”

    系統提示音響徹天地間。

    青裙女撣了撣長裙,走到郝運身邊,嬉笑道:“游戲而已,說得跟真的一樣。”

    郝運喘著粗氣,這一仗他實在累得不行:“這不是體現了游戲官方的專業和情懷嘛。”

    冰冷的聲音依舊在回蕩:“下周同一時間,鬼沼蛇域將對所有玩家開放。和鬼沼蛇域同期開放的,還有官方制作的戰力、等級兩大天梯榜,和源炁功法修煉系統。”

    天梯榜?

    還能活到現在的玩家們,頓時對這榜單來了興趣,與之相比,鬼沼蛇域的開放和源炁功法修煉系統的注入反倒變得沒那么引人注意了。

    “參與到此次終章的一百位玩家,將獲得相應獎勵,獎勵也會在下周發放。”

    青裙女聽到這話,雙眼頓時放光:“孤星,你說我們會得到什么獎勵?不知道《真玄紀》有沒有打算開發靈寵養成系統,要是能獎勵我一只靈寵的話……”

    “女人就是小家子氣,這么恢弘的游戲,非想著養成靈寵。”

    郝運沒好氣地哼了一聲,可一下子氣沒理順,頓時咳了起來。

    青裙女正要還嘴,可見郝運臉色漲紅,咳嗽不停,語氣一轉:“又把傷害轉化率調到5%了?讓你逞能……這么多人,還打不死這死骷髏頭不成?”

    郝運強忍住咳嗽,道:“我趕著參加班會,不想耽擱時間。”

    “是趕著參加班會,還是趕著見她啊?”青裙女又恢復了嘻嘻哈哈的神情,打趣道,“話說孤星,我幫你刺探軍情都整整一年了,你沒打算請我吃吃飯還個人情什么的?”

    “我這不是帶你來創造歷史來了嘛。”郝運避開話題說道。

    青裙女哼了一聲:“誰帶誰還不一定呢,要是沒我,你可不一定搞得定。”

    郝運看看時間,已經六點五十分了:“不行,我得走了。”

    青裙女問:“不看看今日操作TOP3?”

    郝運笑回:“論壇上會掛出來的。”說著就準備操縱游戲主面板下線。

    這時青裙女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問道:“孤星,你對我就沒有一點好奇,或者說興趣?”

    郝運一愣,掃了青裙女一眼,只見對方游戲主面板上,那叫做“夏蟲語冰”的熟悉ID下面,是廣袖聽雪裙幾個字兒。于是,他上下打量著青裙女,青裙女眸眼低垂,悄悄地放開了郝運的手。

    “不錯啊,你這廣袖聽雪裙已經升到了青級。”

    留下了這一句“贊許”的話后,郝運就匆匆下線。

    看著身旁迅速虛化的人像,夏蟲語冰狠狠地跺了跺腳:“孤星……你個鋼鐵直男!你個呆子!你……你個流|氓!”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